|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61章 强势回归
  “巡风,你和我是同年的吧?”蔡伯尧突然说道。

  米巡风愣了愣,“嗯,是啊?瞧瞧,现在你看起来可一点也不像五十多岁的人呀,人家肯定以为有七八十了…你可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呀……”打着哈哈,也不忘随口挖苦两句。

  蔡伯尧不理会对方的挖苦,而是一本正经地说道:“五十六岁了,都是知天命的年纪了,你还这样去算计,你不嫌累吗?”

  米巡风顿时不悦,脸色冷了下来,“老蔡,我是看在我们多年交情的份上才来好言相劝。想必你现在也很清楚你们蔡氏的处境,不出一个月,就得宣布破产,到时候就会被zf强制性拍卖抵偿债务。到时…我们同样可以将其拿到手。而蔡氏将不复存在。”“而现在,你把股份让出来,我可以让景山以原本市价进行收购,而且还可以继续保留蔡氏的名号,这对你而言却是一点损失都没有。我言尽于此,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蔡伯尧腾地站起,挺直了腰板,硬气道:“哼,破产就破产,到时你要收购你就来吧。方叔,送客!”

  方叔是蔡家管家。“以后不要随便什么人都让进来,看着就膈应人。”

  米巡风气的身体发抖,败兴而归。

  ……

  三个月后。

  梓箐终于回到x市。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以及监视中。

  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股权收回。因为企业已经处在非常时期,所以她可以以总裁身份启动应急预案,以新的注册公司的身份强势介入,而后她以总裁身份将股份分割并重新整合。

  因为集团真正决策权仍在梓箐手上,所以她以挽救公司的名义,将外面的股份强制性转给新注册公司……当然这个注册公司也是她自己搞出来的。

  对此,澳门赌博网站:米氏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谁叫gj有一条保护企业的法律:在企业濒临破产的时候,若是谁能注入新的资金挽救企业,那么他就有权分得股份。而总裁有权重新分配整合公司资产。

  其实梓箐也是沾了这个“总裁文”剧情的光了,将总裁的权力无限放大,让男主可以无限装逼,正好她也拿来“合理”利用一下。

  梓箐将股份收拢后,几个新兴的矿业公司归附到蔡氏旗下,并纷纷向总部资金回笼,几百亿,直接让岌岌可危的蔡氏结冻。

  让那些运筹数月之久没有啃下的骨头,顷刻间重新焕发了生机。

  工厂立马恢复生产,至于销售渠道,梓箐当然不指望那些背弃了合约的公司,而是重新开拓了市场。

  人们终于觉察出苗头不对啊,莫非是这个女人在几个月时间找到某个更厉害的大佬,帮助蔡氏摆脱困境?

  如此,先前那些撤资的股东纷纷想要回来,要见总裁,说当时自己都是听信小人言意志不坚定之类。

  梓箐压根就懒得理会这些墙头草,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整个集团上下进行一场空前的大清洗。

  在她离开的这几个月时间里,除了自己在各地疯狂地寻找新矿源,赌石赌圹,产业倒买倒卖聚敛财富。

  她还让几家侦探社对蔡氏集团那些中高层管理进行全方面的摸底大调查。她要完全清楚这些享受集团给他们优渥薪资待遇和荣耀的人,究竟干了些什么,为集团做出什么贡献?以及在集团最艰难的这段时间他们的态度以及做出了什么样的努力?

  所以,这次回来,她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以铁血手段,将那些尸位素餐蝇营狗苟之辈通通请辞。

  其实任何一个大企业,里面的关系都如同森林里的树一样,下面的根系早已盘综错节,任何一个高层人员的任免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比如要调动一个部门总经理,必定会有某个股东站出来说,哦,那是我侄子,或者那是某某人的某某…即便是蔡伯尧自己,想要撤掉一个高层管理或者调整一下股东,都会三思再三思,董事会讨论再讨论后才会下达文件。

  可是梓箐压根就懒得理会这一套形式主义,在她眼里,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钱摆不平的事情。以前股东左右集团的经济命脉,所以总裁也受制于股东,现在,这些股东已经先叛出集团,她干嘛还要臼于虚伪的“人情世故”而对那些蝇营狗苟之辈姑息?

  再说了,当初米氏对蔡氏咄咄相逼之时他们落井下石,现在蔡氏绝境逢生,便有折回来请求继续合作,口口声声拿昔日对蔡氏“功劳”说项,他们也真是说得出口。

  梓箐没有回应他们的要求,甚至将所有跟他们有关系的人全部捋下,让他们恼羞成怒,开始对集团各种从舆论到各种信息的攻击和破坏。

  比如那些人当初在自己的职位上,得知自己被炒掉时,便删掉自己曾经工作的资料,毁坏更改等等。

  这些小手段,梓箐早有预料。不过说实话,这种程度的资料损毁对集团的运作一毛钱影响都没有,反倒更加显露出这个人的本性。让她越加笃定自己这次人事清理实在太及时和明智不过了。

  对于这些人,梓箐也没打算让他们搞了破坏还逍遥,直接全权委托给律师行,让他们身败名裂,至少没有公司敢随便用一个会破坏公司资料的员工了。

  短短一个月时间,梓箐就将整个集团上下全部梳理了一遍。

  莫说,没有那些污浊的关系网,整个公司的气息都变得清新起来。

  虽然新上任的人对职位有一定熟悉过程,但是这并不影响公司的运作。而且他们会更努力和珍惜现在集团给予他们的一切。

  当然,他们在忠于自己事业和利益的同时,也会更忠于集团。

  梳理完集团内的事务,梓箐立马调转重心,放弃先前以中间生产为主要方向的经营模式,强力发展远洋贸易、药业和矿业。

  有她的强势插手,矿区选择勘探,药物配方,远洋航线选择等等,只稍稍显露一下手段,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