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60章 一一应验的真相
  若不是梓箐先前留下几粒对安抚情绪的宁心丸,蔡家二老这次都被气死几次了。

  短短两个月时间,蔡伯尧从年富力强的中年人一下子老了几十岁。

  可想而知,在原剧情中明明要两三年才完成的剧情,一下子被浓缩到这两三个月内,其来势之猛烈可见一斑。

  可是不管米氏如何的收购蔡氏股份,可蔡家因为在一开始手中就握着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也正是因此,蔡家才能在集团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才能让蔡馨媛稳坐总裁位置。除非家族内部决定总裁人选,否则没人能动摇她的位置。

  所以此刻即便米氏将其余股份全部聚在自己手里,他们也拿不到公司的决策权。

  先前各种合作项目纷纷终止,所以蔡氏旗下的公司也完全停产。于是米家放出话来,只要蔡家愿意放出手里的股份,他们就立马出资挽救已经完全陷入瘫痪的蔡氏。

  正合适现在蔡氏的最高决策者蔡馨媛不在x市,业界以及社会舆论都议论纷纷,一说是这蔡馨媛先前被米总裁退婚,没脸见人,躲起来了;二则传言蔡氏现在濒临破产,她一个女人家面临大事只有逃避撂挑子之类。

  然而实际上梓箐在临走就制定了应对这次打压的完备计划:预留了工人三个月的工资,让他们带薪留职……当然,若是此刻有人要自动离职,那么也一切也按照劳动法办事。所以,这次看似对蔡氏异常大的打击,但是除了中上层的管理人员们为自己的前程担忧而有些慌乱外,真正影响生产的底层工人力量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动荡。

  对于中上层的决策者管理者们,梓箐却是一点也不担心他们会叛变跳槽之类。因为蔡氏给予他们的财富、职位和荣耀,还没有几个公司能给的起。再说了,这世界上永远缺少的是实干者,不缺管理者。给你一个职位,谁又管不来人?

  蔡氏现在几乎成了一个空壳子,唯一的安慰就是蔡馨媛提前做了安排,将他们的家庭和集团完全分开,所以集团账户被冻结,但是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生活。

  不管是社会舆论还是公司内部上下,都齐齐向蔡家施压,让他们把握在手中的股份放出来。

  蔡伯尧又不是傻子,自己现在把股份放出来也就是直接将公司拱手让给米氏。想着先前米氏的动作,着实让人心寒,就此给他们,实在不甘心。当然,他也清楚,若是得不到强力的资金注入,蔡氏破产是迟早的事。

  更要命的是,就在蔡氏受到各方打压牵制关的键时刻,公司内的股东们齐齐来找蔡伯尧。他们一方面要求见总裁,要她给当前集团困境给个明确说法。

  其实就连蔡伯尧现在也不知道梓箐在哪里究竟在干什么,只是现在他唯一能信任的就只有自己女儿了。

  既然总裁不出面,他们一致要求弹劾总裁,任命新的总裁来主持大局。

  蔡伯尧当然不同意,他手上拿着绝对股份,说话具有决定性分量。

  这些人就像是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像是早就商量好的一样,说,既然总裁不出面解决问题,又不能弹劾选任新总裁,他们就只有撤资了。

  蔡伯尧想,其实他们这次来的真正目的就是想要撤资的吧。却弄得像是别人逼迫他们一样。

  其中两个老股东说:米氏给出很好的条件,老蔡,你就别那么固执了。现在全公司上下都等着开锅啊。难道你想把那几千员工都下岗失业吗?

  另一个接着道:就是,想来以你和老米之间的交情,即便拿出手中股份,他也不会为难你们的。

  蔡伯尧心中就更膈应的慌。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些人压根就是来当米氏的说客,给蔡氏来个釜底抽薪的。

  想着当时馨媛离开之前就说过,到时这些股东肯定会倒戈一击……他还不信,觉得这些都是跟着蔡氏几十年的老人,不会在集团最艰难的时候背信弃义的……没想到他们果真在公司最艰难的时候来个釜底抽薪。撤资不说,还将自己手上股份纷纷专卖给了米氏集团。

  这下,就算蔡伯尧再淡定,此时也无法平静面对了。或者说懒得跟这些人在这里虚与委蛇了,直接下了逐客令。

  这些人便挂着一幅“我是为了你好”的感慨表情离开。

  米氏对蔡氏久攻不下,米巡风亲自来找蔡伯尧。

  蔡伯尧心中五味杂陈,这两三个月内发生的事,一如当初馨媛离开时所预估的一样。

  他想,如果不是当初馨媛做出那些安排以及给他打了预防针,恐怕他现在真的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面对昔日生死之交的老友,蔡伯尧还存在最后一丝希冀。

  “老蔡啊,我们也是几十年的交情了,你说怎么就弄成这个样子了呢?”米巡风穿着考究的定制服,红光满面,却装处一幅很是惋惜的样子。

  蔡伯尧刚刚吃了一颗宁心丸,所以此刻情绪已经没有那么激动了。他算是看出米家的野心。心道,其实在很久以前,他们主动说要跟蔡氏合作,将那些企业引荐给他们,其实就是为了从上到下的控制他们吧。

  还有那几个股东,当初融资也是他们从中牵线……

  其实他们一直都想吞并蔡氏的吧,只不过蔡伯尧一直都把公司的控制权决策权牢牢抓在自己手里,所以对方才一直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而这次,正好趁着米蔡联姻的事件一起发作了,呵,真是好深的算计。

  蔡伯尧哼了一声,撇过头,他很失望,更多的是心痛。毕竟曾经在战场上他们过命的交情没有任何掺假。

  米巡风说道:“你不要这个样子嘛,其实关于景山和馨媛的婚事,也不是不可以再商量的。不过你们也得拿出你们的诚意来不是?”

  蔡伯尧何等精明的头脑,他一下子就听出对方话里的意思。

  如果只是觊觎他们的公司,他可以理解为这是商业人的野心,很正常。

  可是对方却想以自己女儿的婚事做要挟?这就触到他的逆鳞了。

  他这一辈子,交友和办企业都失败,现在就只剩下不离不弃的妻女,无论如何也要守护好她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