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57章 不得不“做”的事
  付云站在领奖台上,看着一身浅灰色西装的木习染手里拿着一朵花型的水晶奖杯朝她走来,脸上是温文尔雅的浅笑,直女癌晚期的她竟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她早已过了少不更事的年纪,她知道,自己竟对这个才一个照面的男人心动了。

  木习染例行公事地说“恭喜”,并伸出手。她愣怔了好一会才回过神,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双手握住对方的手,毫不掩饰自己的眼里的花痴和倾慕。他嘴角平淡的笑意微微放大,顷刻间晕染了付云心间的一池春水。

  付云在这次的花艺比赛上竟然拿到第三名!实在是意外惊喜。

  木习染不是别人,正是心愿连锁花店幕后真正的大老板,他还有一个身份:世界顶尖级的花艺师。当然,最让人侧目的还是他显赫的身世,父亲是某跨国集团大股东,母亲是中央级某主席,他明明可以靠父辈荫蔽和或者颜值来吃饭,可是他偏偏长了一身的艺术细胞,然后挥挥手指头就创办了全国最大的花艺连锁店。

  付云回到出租屋就开始绘声绘色跟秦紫沫描述在花艺节上的见闻,自己获奖,以及…终于见到一个让她心动的男人。她说:“虽然我们之间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我会用一百倍千倍的努力去争取,让他能看到我的存在……”

  她说了半天,才回过神,发现秦紫沫神情很是黯然地拿着一份报纸。她连忙问:“沫沫,你这是怎么了?是还在为工作的事情发愁吗?这样,明天我陪你一起去人才市场……”

  秦紫沫见对方竟然还没注意到自己手里拿着的报纸,便一把推塞到对方胸口,眼里噙着泪水,“你自己看吧。”

  付云拿着报纸翻来翻去,茫然,“什么?看什么?”

  秦紫沫用一种像是看到很好笑很陌生的眼光看着她,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呵付云,你这么装有意思吗?枉我一直把你当我最好的朋友,你却这样对我?!”

  付云把报纸一把扔到沙发上,上前拉秦紫沫,“沫沫,你这是怎么了?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心情不好,可是…我…”

  秦紫沫斜眼轻嗤一声,“装,你就继续装吧,一切都到此为止吧。”说着竟是直接拎起一个花格收纳包开门走了出去,神情无比决绝。

  付云有些懵,“喂,沫沫,你这是怎么了?你要搬出去?你到哪里去?喂……”

  这时付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房间里变了样,她的东西被乱七八糟地扔在地上。想到刚才秦紫沫的举动,看来她是早就准备好要离开的…可是这一切是为什么呢?在大学里她们就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不管她得罪了人还是捅了篓子,都是她去帮她收场。毕业了找工作,她也陪着她一起找一起换。以前也这样闹过别扭,但是……

  付云瞥眼看到沙发上被她揉皱扔在那里报纸,捡起来展开,仔细看了一遍…没什么特别的啊。哦,这上面有一个x市国际花艺展的专版,上面还有获奖人以及作品展示,她赫然在列。

  这,这没什么啊?难道她是在嫉妒自己?也不应该啊,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难道不应该为自己感到高兴吗?

  她百思不得其解秦紫沫对她的态度转变,是因为这一切来得实在是太突然太快了。

  在原剧情中她和秦紫沫友谊的小船是在一年后才翻的,现在被浓缩到一个星期内,当然会显得突然咯。

  且说秦紫沫哭哭啼啼地一个人拎着包走在街道上,对,又是凄凄凉凉地一个人走在街道上,她心中无比怨恨。自己最好的闺蜜竟然偷了自己的花艺创意去领奖,那可是她的心血啊。凭什么她就应该被开除,而她就拿着她的创意去获奖?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一直以为都很仗义的付云,竟然也是如此的“深藏不漏”,一边在自己面前装清纯一边却拿自己的创意去参赛……她有种自己被整个世界都背叛了的感觉。

  走着走着,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她身边,车窗滑下,一张冷毅的俊脸探过说道:“上车。”

  秦紫沫心中正怨忿,可是看到米景山的时候,心中委屈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哭着叫道:“为什么每次我糗的时候你都在?你……”

  大手直接接过她手里的包放到车后备箱,然后宽厚温暖的大掌将她推到车里。突然她觉得好想哭,哭老天对自己太不公平了,如果当时自己没有被开除,那么这次在花艺展上获奖的人肯定是自己,而她的前途也会一片光明…可是这一切,都因为蔡馨媛,林慧和付云这几个贱人,亏自己先前还一直那么崇拜她,尊敬她,信任她,现在才发现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她覆在宽厚的肩膀上大哭一通,觉得整个人都舒坦了。

  秦紫沫看着面前这栋远景别墅,疑惑地看向米景山。后者手揣在裤袋里,依旧用他冷冷酷酷的声音说道:“听说你被你闺蜜赶出来了,要找房子,正好我有空的,索性就租给你住吧。”

  “我?我可没那么多钱能租这么好的房子……啊,唔——”话音未落,秦紫沫猛地感觉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袭来,然后在她还有些懵的时候,那种让人窒息的悸动再次席卷了她全身。

  他已经禁欲很久了,每当想随便找个名模明星来纾解纾解什么的,可是满脑子都是那天她被他强行索吻的场景。

  没想到上天再次给了他这个机会,只是无意间瞟了眼报纸,看到上面花艺照片,有些眼熟,可是细下一看,获奖的人并不是那个小东西。于是他觉得自己的小东西被她珍视的友谊和好朋友背叛了,肯定会很伤心很失望,便想着到她住的附近来转转,好巧不巧,正好看到那个小东西小小的身体拎着比自己还大的包可怜兮兮地走着…

  秦紫沫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融化在他强有力的臂弯里了,不可自拔地沉醉在这种近乎自己的悸动里。她鄙视自己,明明不喜欢这些自以为有点臭钱的公子哥,可是身体却实诚地做出了反应。

  ……(此处省略五百或者一千字,就是总裁和沫沫之间不得不“做”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