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55章 亲自出马
  揉揉眉心,看来原剧情中米氏稍微动动手指就让蔡氏翻不了身,还真是不假。

  因为现在蔡氏集团业务的上方和下方的企业都是米氏旗下的公司,或者跟米氏集团有着非常密切联系的企业。

  这剧情君真是比男主的亲妈还亲妈,若不是要冠上“总裁”的头衔,就差把整个天下都装在男主的光环上了。

  既然剧情君都扭曲到这种程度了,梓箐也不含糊,混了那么久的剧情世界,是时候把自己的手段拿出来亮亮。

  她将公司里的事情做了大致安排,日常事务有她没她这个总裁都会自行运作。她做的安排都是应对即将到来的各方打压。

  她自然不会如原剧情中那般去求饶,去跟那些公司一个个交涉。

  就像前面说的那样,商,就是一个利字,当自己真正“有钱”的时候,他自个就巴巴的上来求合作了。

  所以她只是全权委托给律师,但凡有那些企业要来终止合同的,一律按照合同约定和法律程序办!

  而那些正在竞标而被放了鸽子,或者想要抽回融资之类的,通通来去自由,不求,不留,不送,一切照章办事。

  请律师团就是要保证完全按照“程序”走。

  至于资金方面……

  嗯,不管做什么事,资金都是头等大问题。

  所以这也是梓箐当下急需解决的。

  原剧情中企业最后被拖垮,不就是因为资金短缺,银行直接把账户冻结,如此所有的交易周转都陷入瘫痪,然后在米氏的推波助澜下,被逼上拍卖的境地。

  而米氏趁此机会以最低廉的价格拿下蔡氏集团。

  所以钱才是所有问题的关键!

  来钱最快的莫过于赌石,堵矿坑。

  蔡氏集团旗下有两家矿业公司,不过只有几座贫矿,入不敷出,一直都是从总部拨款维持。若不是不让那几百工人丢饭碗,早就关闭了。

  这次梓箐便是亲自到各个矿区“考察”。

  从赌石到赌矿坑,短短两个月时间,她所过的每寸土地在强大神识下显露无遗。为她赚回第一桶翻本的资本。

  整个世界都是财富,就看有没有一双善于“发现”它们的眼睛。

  ……

  且说就在圣母大教堂传出米蔡两家竟然因为一束捧花而取消婚礼的消息传到心愿花店,老板林慧心中一突,连忙打电话来询问事情缘由。

  心愿花店在x市人脉也很广,而且一般都是面对上层消费群体,所以立马就知道了事情的全部详细过程。

  当初蔡馨媛将婚礼上的花艺设计全部委托给心愿花店,很大程度上都是她和她有些私交,所以整个婚礼现场的布局她也是很费了一番心血的。

  可是百密一疏,竟然让那个冒失鬼硬要争取用她独特的创意做捧花。结果弄了一上午才火急火燎的弄出来,本来让专人送去的,结果她说那是她的心血结晶,她要亲眼看到新人捧着她的花送上祝福什么的…敢情这不是祝福而是诅咒吧。

  第一次送去就把花搞砸了,听说还把人家的婚纱弄破了…这第一次竟是去把人家的婚礼搞砸了。

  她还真是能耐呢!若不是看在付云是店里老员工,而且也很有花艺天赋的份上,几次私下里求情,说她和秦紫沫是好姐妹,就当是让她留下来给自己做个伴…

  现在想想,当时就不该心软,现在闯了这么大的祸,该怎么跟蔡馨媛交代呢。

  ……秦紫沫红着脸,心中小鹿乱撞地跑回花店就坐在角落里,也不管花店里顾客盈门,伙伴们都忙不过来,她还愣愣怔怔地坐在角落里眼神迷蒙地发呆。这时店里的人还不知道那边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她的闺蜜兼死党付云抽空来叫了她几次,都没得到回应,因为关切,显得有些焦急,抚着对方肩膀摇晃,“沫沫,你这是怎么了?怎么送了一次花就变成花痴了?”

  “啊?哦……”秦紫沫回过神,身体一个激灵,噌地站起来随便抓了一个抹布作势。

  付云抢过对方手里的抹布,“好了好了,不要这里做样子了,那只母老虎没在这里。”私下里她们都把付云叫做母老虎,就是因为对她们要求很高,比如店里的卫生,花艺包装以及服务态度等等,说话都是一板一眼的。紧接着又问:“沫沫,你没事吧?”

  “啊,我我没事啊?我我像有什么事吗?”秦紫沫神情慌乱眼神躲闪,“我我只是……”

  付云一看就知道这丫头肯定又闯什么祸了,在她再三逼问之下,秦紫沫才说:“……那个,蔡家大小姐和米总裁…没有举行婚礼…”

  她话音未落,付云就“啊——”地出声,“什么?没举行婚礼?不是今天中午就在圣母大教堂举行宣誓仪式的吗?哦,对了,你送的捧花呢?”

  她的话将店里另外几个人也吸引了过来,围着秦紫沫问“究竟什么情况啊?好好的,都已经到教堂了,怎么说取消就取消啊?”

  秦紫沫面对众人洋溢着热切的八卦和潜意识的担忧,变得更加慌乱,胡乱地摆手:“哎,我都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我就只是把捧花送去了而已,可是蔡大小姐不接,然后那个新郎官就说‘既然没准备好,婚礼就取消’之类的话,然后然后……”

  “然后呢?”人们觉得很不可思议,紧紧追问。

  秦紫沫俏脸再次变得像熟透的红苹果…结结巴巴地辩解:“我我怎么知道啊…那个是她自己不接我的捧花的,亏我想了一晚上,弄了一上午做出来,结果被摔在地上,又巴巴的重新做了一个送去…”撅着嘴,一幅“我的好意被无情的辜负了”的表情。

  就在这时,一声冰冷的喝斥声传来,“都围在这里干什么?连客人都不招呼?”

  人群顿时散开,付云吐吐舌头,一幅俏皮的样子,悄悄递眼色:“还不快做事?”

  付云径直从中间通道走过,到了里间的办公室门口顿住,头也不回地说道:“秦紫沫,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众人虽然都开始各自忙乎着,可他们的八卦心都已经被吊起来了,听到“母老虎”叫秦紫沫的声音,再联想到先前接收到那么劲爆消息,不由得心中揣度起来,交相递眼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