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54章 谋而后动
  米蔡两家取消婚约,以及米氏总裁在教堂外搂抱花艺小妹的劲爆猛料。

  光是想想就让人肾上腺素激增,他们料想其中定有更让人“激动”不已的猛料。可是他们去采访米氏总裁,人家高冷范儿直接将他们拒之门外。

  所以一听蔡氏女总裁主动召开记者会,于是都巴巴的赶来了。

  他们不像经济评论家那么关心两家旗下企业以后的发展走向,经济大势等等,他们更想八卦的是,米蔡之间为什么悔婚?是感情破裂了?还是有第三者插足?亦或是有什么更隐秘的事之类?

  梓箐说:“米蔡两家联姻的确是出于商业联合的考虑,当然,就我本人而言,在此之前,可能和在座大多数人对米氏总裁的认知差不多。想必一个能在那么年轻就坐上总裁位置的人,定会有其超越常人的实力魄力和担当,对于我而言,找一个这样能干的丈夫恐怕是最好选择……”

  “这么说你其实根本就不爱米总裁了?”

  梓箐看向那个带着大大黑框眼镜的女记者,“在幻象破灭之前的崇拜和倾慕算不算爱?”

  倾慕和崇拜不就是爱的极致吗?

  就像……她们之前貌似也觉得身上披着那么多光环的米总裁好帅好有范儿啊,巴不得自己就是被对方推倒“爱|上”的那个女人。

  可是细究起来,她们究竟崇拜的是什么呢?

  是高大俊朗帅气的颜值?是他身后的米氏集团?是他年纪轻轻的总裁身份?

  嗯,这一切都可以归结为一句话:颜值和财富,好吧,其实颜值也只是财富的锦上添花而已。

  梓箐很好地掌控整个记者会的进程和现场秩序。

  “想必大家从上次教堂事件已经看出来了,米总裁的轻率和幼稚,并不值得我的倾慕和崇拜,所以对于他主动取消婚约的事件,我蔡馨媛表示完全赞同,并且以后,也绝不会与他有任何除了公事以外的交集。”

  “……这可以理解为你与米景山总裁的彻底决裂吗?”

  “你怎么避免只在公事上合作而没有私下交情呢?”

  “听说蔡主席和夫人去拜访了米家,双方家主对这件事如何看法呢?”

  梓箐:“以上便是我今天召开记者会想要向公众传达的我以及我代表的蔡氏集团的观点,敬谢各位媒体朋友莅临,告辞。”

  这,这些信息简直就是隔靴搔痒嘛,好像说到重点,可…这完全不是他们想要的那种结果啊。

  他们见梓箐起身欲走,蜂拥聚龙过去,长枪短炮,各种尖锐刁钻的问题连珠炮一样从他们机关枪一样的嘴里发射出来。

  梓箐优雅转身离去,她主持这次记者会就有了全方面的准备,这点小场面直接几十个保安就给她一个安静空间。

  且说梓箐竟然以蔡氏集团的身份发话,这分量就重了,社会舆论又是一片哗然。反正对于真正的普通人来说,这就是一时谈资,不吝在茶余饭后胡吹乱侃一番来标榜自己是有多么关心“时事”。

  米蔡两家本是世交,祖辈曾一起奋斗,在蔡伯尧这一辈又与其父米巡风一起过兵役,在一次援助战中有过生死之交,所以他们之间的情谊是非常深厚的。

  两家人想将这份友谊一直延续下去,所以便订了娃娃亲。更喜人的是随着两个小娃长大,郎才女貌…所以说这场婚姻与其说是一场利益联姻还不如说是家族的友情延续。

  而在原剧情中蔡馨媛对米景山的确是一往情深,只可惜对方压根儿就觉得这一切都是蔡馨媛心机biao,死缠着他,用父辈来猥亵他,所以原主对他越好他就越反感越厌恶。

  今天蔡家二老去找米景山父母问“情况”,回来便更加郁闷了。

  他们问为什么突然取消婚礼,当时在教堂的时候米巡风还说回去好好教训忤逆子,然后拧着耳朵来给他们赔礼认错,然后再风光的迎娶馨媛。

  可是当他们主动前去问的时候,对方却一点也没有责备自己儿子莽撞幼稚的行径,反而跟他们说孩子都长大了,他们要学会放手,孩子之间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处理之类的话。

  这完全就是在打太极,不拿他们当一回事嘛。想着两家几十年的交情了,竟也不过如此。临别,那米巡风还说,他已经把米氏集团全权交给幼子打理,他老了,也该享享清福了。

  他们突然想起来先前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原本两家一起竞标合作,可是米景山不同意…如果米巡风让米景山全权处理的话,那么那个项目…

  蔡伯尧连忙问“那…我们以后的合作……”

  然后米巡风就开始打哈哈,“喝茶喝茶,我们好久都没有这么一起坐下聊聊了。”搪塞了过去。

  都是人精,他们岂会还不明白米家的态度?

  所以这才是他们现在忧心的重点,现在被人在婚礼现场悔婚不说,恐怕还要在公司项目上给他们下绊子。

  一家人吃过晚饭,坐在客厅里,喝着茶,在一片平静的氛围中开诚布公。

  梓箐将今天召开记者会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表明自己的观点看法。

  蔡伯尧心中微微震惊,虽说知女莫若父,女儿很有魄力很有商业头脑不假,可是能做得如此凌厉的,对一个她一心一意想要嫁的人做的如此干脆利落,着实不简单。只听梓箐说了大概,心中就认同对方的做法。

  说白了,他们高门大户,女儿能干又漂亮,要钱有钱要貌有貌,而且在平常也温驯有理,还愁没有婆家要么?当撕开表面的伪装后,既然对方要方难他们,又岂有坐以待毙之理?

  于是在原剧情中引发蔡家二老郁郁缠绵病榻的事情被梓箐消弭于无形。

  而后她以最快的速度将整个集团上下所有信息梳理了一遍,产业结构,管理层,资金链以及与他们建立合作关系的企业。

  整整两天时间,梓箐才将这庞杂的信息汇聚脑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