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50章 总裁文里的女主和女配
  梓箐总结出一句话:总裁文里的女主是不需要闺蜜、死党的。

  准确地说是不需要同性,只要是女闺蜜女死党女上司,那一定是要跟女主抢男人抢风头即便现在不抢以后也一定会抢即便现在对对女主多么好多么真心,以后也一定会因为羡慕嫉妒恨而变得内心阴暗,而成为处处陷害女主的恶毒女人好吧,即便这一切你什么都没做过甚至连想都没想过,剧情君也会让你们误会几次,让女主在你面前各种刷幸福刷恩爱

  总之,奇葩剧情君肯定会设定为好的创意是女主的,好的男人是女主的,好的生活更是女主的,女配们的任务就是在旁边用自己的恶毒、嫉妒来无限承托女主的高贵纯洁用悲惨凄凉的生活来显示女主生活是多么的被宠爱。

  所以,在“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套路里,女主的闺蜜和死党最后铁定会在剧情据的安排下沦为内心恶毒手段阴险的人,成为处处跟女主抢男人抢风头抢的恶毒女配。

  当然,她们是铁定干不过女主的,并且最后铁定都成为女主一步步走上女王的垫脚石,被各种啪啪啪打脸。

  而为了彰显女主是多么的成功多么的有优越感,甚至还要硬要拉上几个白富美来垫背,貌似只有这样才能更承托出女主是多么的优秀和与众不同。

  原主就是那个被强行拉来垫背的“女强人”。明明以原主的实力财富声望和地位,想要什么类型的男人还不是自己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还不是随心所欲?却偏偏要去跟女主抢那个男人,这不是自找没趣嘛。

  梓箐轻吁出一口气,呵,真正的生活其实很简单。

  稍微长脑袋的人都不会把自己一生用来跟别人杠上的,也只有在这种文里,所有的配角才会围绕着女主转悠吧。

  梓箐在须臾间就将原主所有信息梳理清楚,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那个长着一张乖巧小圆脸的女子咋咋唬唬地撞开大门,风风火火地朝她冲了过来。

  就在对方像原剧情中那般要将捧花往她面前一塞的时候,梓箐轻盈转身,灵巧避开。

  虽说她捋清了剧情和思路,正如米景山说的“婚礼搞没搞砸不是一束捧花决定的”,而是对方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想必原主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即便被总裁文剧情扭曲的偏执心理也应该醒悟过来,是不会再在乎这场婚礼了。

  于梓箐而言,她对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资本就高傲的二五八万的男人没有一点点好感,自然更是不稀罕这场婚姻。

  但是她却不想白白的让那么一个冒失女人弄脏自己衣服,更不想听对方来一句“不就是勾了一根丝”的话,看似洒脱不羁,实则对别人没有丝毫尊重,粗鲁至极。

  秦紫沫原以为稳稳“送”到对方手里,自己这趟差事就算了结,却不料送了个空,身体往前一栽,然后如狗啃s一样华丽丽栽倒在地。发出啪的一声闷响。

  梓箐牙齿都有些发酸,心里却道:实在是抱歉了,自己不是那个“突然觉得你好特别,你好清纯”的霸道总裁,所以不会及时地将你拦腰搂进怀里,趁势来个“地咚”“壁咚”让你“愤愤然”的“索吻”之类的。

  “哇”秦紫沫竟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嘟着嘴看向梓箐,“你,你我把花递给你,你干嘛要让开啊?”

  梓箐愕然,她不明白怎么这也算自己的责任?难道她不应该好好检讨一下自己做事不要那么毛毛躁躁的吗?

  梓箐只瞥了一眼,却是连一句话也不想跟这种奇特脑回路的人说。

  旁边的贵熙上前把她扶起,客气地问“有没有摔着哪里?”

  秦紫沫捋起自己袖子,把自己手肘递到对方眼前,嘟嘴:“呜呜,皮都摔破了,完了完了,这下肯定要破相了”

  梓箐终于忍不住搭腔了,“贵熙,送她到医院去,好好检查一下,看还有哪里摔着了却肉眼看不见的。所有医药费记我账上。”

  “是,小姐。”贵熙很有眼力价,拉过还要嘟嘴分辨的秦紫沫朝门外走去。

  都走到门口了,秦紫沫这才看到掉在地上已经惨不忍睹的捧花,顿时惊叫一声,“啊,天哪,捧花怎么变成这样子了?这可是我昨晚上构思一晚上,今天上午做了一上午才弄出来的,天哪”

  梓箐感觉一个头两个大,眼看着秦紫沫就要挣脱贵熙朝这边奔来,她连忙向沐婶递个眼色,不由得加重了语气:“把她给我送到医院去,好好检查检查,这里我自己来就行了。”

  沐婶连忙上前,与贵熙一起,一左一右搀着秦紫沫的胳膊强行拖到外面。

  秦紫沫扭过头大叫:“那个捧花都摔坏了,新娘子总不能捧着一束烂花吧新郎怎么会喜欢呢?”

  “烂花?”“不喜欢?”这些字眼竟然就这么随随便便从她口中说出。

  梓箐轻嗤一声,这个秦紫沫是真的不谙世事天真单纯呢,还是在装纯洁无辜?

  看年龄也二十四五了,跟原主差不多大。难道她不知道在所有的节庆喜事,人们都喜欢讨个彩头吗?最忌讳就是那些寓意不好的字眼。可是这些不好的字眼她竟是张口闭口就来,说话完全没经过大脑似的,这样的“单纯”还真是唔,只有“霸道总裁”才欣赏的来。

  看来在原剧情中说她一年要换几个工作,每次都做不长久,还真是有一定道理的。

  只不过被剧情君说成她心直口快,性格爽直,做事不够圆滑,不适应同事间的阿谀我诈,不习惯上司的阴险之类,总之所有人都不理解女主的一片纯洁善良。所有一切都是别人的错。

  且说经过这个小插曲,这边婚礼一切准备就绪,她直接换了一套婚纱,换了一束捧花,在梓箐眼里都很漂亮。好吧,原谅她都快穿越成老妖怪了仍旧没提高一下下自己的审美能力,无法欣赏这样的艺术。

  在她眼里这鲜花就是被人从身体上剪下来,然后修建成人们想要的样子。好吧,这样说出来肯定显得太矫情,所以梓箐从来不会在剧情世界中表露出超越任务之外的本体意识宣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