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48章 试炼4:总裁文里的女强人
  梓箐没有等来返回主神空间的消息,而是被直接送入下一层连锁试炼的剧情世界中了。

  她不知道怎样才算试炼通过,但是现在唯一办法就是继续下去。

  不过从先前的三个连锁任务来看,并没有多少难度。

  而这一次的任务,梓箐的灵魂甫一进入原主身体,一大波的记忆便涌入她的识海,好在上一个任务就经历过如此猛烈的信息轰炸,此次应对起来更游刃有余。不过梓箐还是从这两次接收记忆中感知其中有细微差别。

  蔡馨媛是标准的白富美,最关键她还非常自强自立,有着非常强的商业头脑,不过二十五六岁就是几家公司的幕后老板。样貌气质俱佳。这样的人落在哪都绝对是一道令人仰止的风景。

  可惜的是这样的角色被安排在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狗血总裁文理,于是悲催了,这样绝对风光的女子却只能成为一个从“灰姑娘”最后爬上“女王”宝座的草根女生的垫脚石!

  原主唯一输的就是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爱的疯狂,所以输得彻底。

  那个男人正是这篇总裁文里的冰山,腹黑“总裁”,米景山。

  ……梓箐一边接收和整理原主的记忆,意识已经归复身体,慢慢进入当前状态中。

  极尽奢华的化妆间,鎏金的梳妆镜前,一个身材婀娜有致的女子正在两个侍应的服饰下穿婚纱,前面抹胸完美承托出原主高挺饱满的****,后背镂空的蕾丝设计更显美背光洁肌肤,纤腰盈盈一握,即便没有穿束身衣,也有极妖娆的腰肢。

  下摆白色的纱裙轻扬拽地……

  耳边是两个女侍应由衷的赞美:“这件婚纱穿在小姐身上真是绝美……”“就是……”

  女子脸上不由自主地洋溢着幸福的笑意…

  其中一个拿着头纱上前别在精心梳理的发髻上。

  一切收拾停当,唔,还差一束捧花。

  婚礼的每个细节都是原主精心挑选和设计的,细致到这婚纱上的每一朵珠花,鞋子,指甲油…也包括捧花。可以说捧花对于新娘子来说仅次于婚纱第二重要的…道具。

  就在这时,一个尖利的女生从门外由远及近的传来:“捧花,捧花来了……”

  她跑到门口,看到一身婚纱的梓箐,咧嘴笑道:“还好终于赶上了,没有迟到。”拍了拍胸口,便跑着朝梓箐冲了过来……

  梓箐眼睛微眯…这一刻,她总算是弄清楚为什么系统要在这个节点把她送进来了。

  ……这个送捧花来的正是x市心愿花店里的一个花艺小妹,秦紫沫,也是这篇总裁文里的那个被“总裁爱|上”,然后从草根女变成众人追捧的女王的女子。

  一张干净白皙的圆脸,带着些婴儿肥,红唇嘟嘟的,两只眼睛乌溜溜地转,显得灵动又活泼。

  她冲进来的速度很快,然后将手里捧花直接往原主怀里一推。花束下面用精美的花纸包装,可是上面的花叶上有刺,一下子勾住原主胸口婚纱上的蕾丝…这对于本来要求极度完美,想要一个最完美婚礼的蔡馨媛来说,婚纱突然被勾掉一根丝,而且还在胸口那么…显眼的位置,简直是不可饶恕的。

  秦紫沫从她风风火火的动作和尖利的声音不难看出她真的是一个神经很大条的人,当原主叫道:“啊,你把我婚纱勾破了……”时,她竟然还一脸懵懂地一边伸手去摸对方胸口,一边顺手把手中捧花往旁边化妆台上一放……

  于是悲催了,那根刺非常顽强地彻底地将整条丝都勾断了…而花束也因为她随手往旁边放的,不仅将梳妆台上的东西推到地上,花束也没有放稳而掉落地上,不仅好好的造型没了,连花瓣都掉了不少……

  蔡馨媛柳眉倒竖,刚要发怒,“你……”才说了一个你字,秦紫沫便抢白,“哦,只是勾了一根丝嘛,没啥大不了的,别人站那么远看不出来的。”而后自顾去把地上的花捡起来,“唔,这花倒是可惜了,这可是我想了一晚上设计出来的造型,又包扎了一上午才弄出来的…这可怎么办呀?”

  她倒是先在那里诉苦埋怨起来了。

  什么叫做“没啥大不了的”?这可是她最最重视想要呈现一个最最完美最最漂亮的新娘子在他面前的婚礼啊,她把结婚看的跟自己命一样重要,一样神圣,自己准备那么久,不要有任何瑕疵,为的就是那一刻的完美,而现在这一切都被这个冒失鬼搞砸了,竟然还说“没啥大不了的”?!

  “你,给我滚出去——”

  蔡馨媛好歹也是久居上位的女总裁,虽然被对方冒失而把婚纱和捧花弄糟了,但还拎得清轻重缓急,她强压下心中怒火,立马让人帮她看婚纱还有弥补余地没有,至于捧花,她正叫旁边贵熙用加急从新让人做一束捧花来。

  秦紫沫一见对方竟然为了这么小的事情发怒,很是委屈地求饶:“求求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们老板啊,不然我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工作又要泡汤了。”她看到旁边几人正在忙活着弥补那根被勾断的丝线,说道“不就是勾断一根丝线嘛,宾客站那么远又看不见,要不用朵绢花遮住就行了……”

  她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听起来倒是很爽直,可是就连旁边帮着蔡馨媛忙活的人都看不下去了,“这位小姐,麻烦你先出去吧,我们……”

  “哎哎,你们别推我啊,我这不是在帮着你们想办法嘛。哦对了,你们现在叫其他人现做捧花怎么来得及啊,这样吧,我马上回去重新做一个来,这个捧花设计我早就记在脑袋里了,做起来也快…”她噼里啪啦说了一通,蔡馨媛烦不胜烦,可是想到这是自己大喜日子,不想动怒计较,挥手让她离开。

  蔡馨媛这么年轻就管理数千人的集团公司,怎会没点魄力?

  不管这个冒失鬼怎样捣乱,她都不能把这场婚礼搞砸了,所以立马吩咐启用第二套备用方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