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45章 一语中的
  “他?”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虽然古里是海生和水娘的儿子,可是他们知道自己儿子非常自闭,即便对妹妮要格外亲近一些,但是这些年因为渔村对外开放,也接收到很多新知识。

  他们也知道这样的人其实并不适合成家…

  他们很想让两人在一起,让妹妮留下,可是却不想因为自己私念而耽搁了妹妮终生。

  花家二老更是不可置信,“这,这怎么……”可以两个字还没说出来。

  倒是旁边的亦然开口了,“不,不行!”

  他是陪着花家二老的名义同行的。

  他成功将人们落在梓箐身上的视线和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不等别人发问,他手臂一伸,指向古里,“他…他就是一个傻子,你跟着他有什么好?”

  虽然他说的是事实,可是未免太刺耳了,海生和水娘两人脸色很难看,可却反驳不得,不仅因为这是事实,更因为…对方的光鲜和背后的光环所威慑住了。

  梓箐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缓步走到古里身旁,很自然地牵起他的手,说道:“我和古里两情相悦,求两位爸爸和妈妈成全。”

  “妹妮……”“玥儿——”

  几人同时脱口而出。

  梓箐说道:“我已经决定了,非他不嫁。”

  就在所有人为之不解,古里突然紧着梓箐的话后说道:“非她不娶。”

  “你是不是疯了,他能给你什么?”亦然很显然没想到自己等待和运筹了近两年时间,竟得到这么一个结果,他不甘心。

  不管是家世,人品样貌,他那样比那个…那个自闭症的傻子弱了?

  在他人生字典里还从没有过去主动追求别的女子的经历,只有那些女人以各种方式来勾搭他。

  没想到第一次主动追求竟然被莫名其妙地拒绝,被完全无视掉,失败的如此彻底。

  梓箐眼眸倏地看向他,眼底寒芒闪过,冷声道:“看来今天我若是不给你一个明确交代你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亦然没来由的心底一颤,有种被剥光赤果果展现人面前的感觉。

  “玥儿,我对你是真心的,从那天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被你所深深吸引了。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给你最好的生活,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梓箐神情淡然地打断他的话:“我的生活我自己做主,不是你给不给我才会拥有最好的生活,也不是因为你让我成为最幸福的女人我才幸福。”

  情人间这样的话甜腻的让人情不自禁,可是之前却不是随便两句情话便能打动的女人。这世上说出这两句话的情侣数不胜数,可真正能给对方一个世界的…木有。

  原主前世所迷恋的,在剥开真相后,其实不过如此。看起来情深一片的人,却只是因为在那个时候刚好花瑶就是他所喜欢的样子…或者说是他所“需要”的样子。

  而现在…虽然梓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变成他所“需要”的样子了,但这绝不是她应该感到荣幸的事。

  亦然有种被戳破的慌乱和急促,看向花家二老,“伯父伯母,你们要相信我,我对玥儿是真心的,爸爸妈妈也完全赞成我们……”不得已只有把家族抬出来了。而他也笃定以向天的能力,随便两句就可以说服他父母的。

  花家二老一直打心底觉得亦然这孩子不错,因为从没传出他有作风方面的传闻,这在公子哥的圈子里是非常难得的。可是在听到梓箐说出那一番话后,心中隐有触动,所以并没有搭亦然的话,而是看向海生和水娘,“孩子们长大了,有些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我们…出去走走?”

  两边二老离开,他们打心底对对方充满抗拒,却又不得不承认心中对对方的感激。

  感谢他们生了这样一个女儿让他们“捡”到;

  感谢他们救了他们女儿甚至还养育的如此出色。

  现在客厅里只剩下梓箐,古里和亦然三人。

  亦然并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从前世那般执着就能看出来。如果她并不知道背后真相,或许也如原主如许多旁观者一样认为,他是一个痴情绝对的男子。而对于这世上大部分的女人而言,幸福,很大程度取决于自己知不知道真相,知道多少,以及自己对现实的容忍度。

  当然,对于只有区区几十年生命而言,这些…已经足够,甚至是许多人求而不得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对我有这么大的成见,但是我会用事实证明,我亦然今生今世非你不娶。”

  梓箐不想看他故作深情的表白,径直说道:“我很想知道,你究竟看上我哪一点?”

  亦然愣了愣,“你…和其他女孩不一样,你很特别……”

  “不要说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说点实际的吧。”梓箐看向亦然,平静地说道。

  “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真心的,我发誓,我会一辈子只爱你一个人,只对你……”

  好一个苦情的男主,梓箐说:“让我猜猜,你究竟看上我哪一点了。是容貌?不,这世上漂亮女子多了去,环肥燕瘦灵巧清纯妖艳各有千秋,就算你说好我这一款,相信以你的阅历也见过不少。是花家的背景?你本来就生活在那样的圈子里,认识的接触的自然都是上流社会的人,更何况,据我了解花家的产业对你们的家族并没有什么生意往来,彼此井水不犯河水。是我的性格气质吸引了你?恐怕就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吧,会喜欢一个冷漠高傲又对自己极度贬低的人?你不是那种喜欢自虐的人。”

  梓箐顿了顿,“所以…我身上哪点是你最需要的?”微微向前探了探身,放缓了语气问道。

  亦然感觉整个空间顿时冷了下来,就连他自己都差点相信自己是真的爱上了这个女人的情话,可是却被对方几句话就驳斥的一干二净。

  梓箐轻嗤一声,“好好当自己的贵公子,享乐一生,别搞那些有的没的,你…没有那个天资。”

  没有那个天资?如果刚才他还想垂死挣扎,那么对方最后这一句话,就彻底撕掉他的伪装,戳破他心底深处的防线。

  一语中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