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44章 因为他——
  梓箐将这里灵气吸收完毕,她自己自然一时间是炼化不了那么多的,索性都给小方。

  虽说小方从一开始就是完全**于她的灵魂的存在,但是梓箐却觉得,他们之间有着某种神秘力量的联系,或许才是能够走到最后的伙伴。

  就像是母亲和孩子,给予了孩子生命,并不意味着孩子就属于母亲永远跟着母亲,他们终究是要分开走上自己的人生道路。

  梓箐顿时感觉整个人生都变得圆满了,收功,起身,正欲离开,到下一个地方去碰碰运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不料她突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古里,古里呢?

  周围没有任何他存在的气息。

  他是不可能在自己修炼中无缘无故地离开…唯一解释是,有超越她的神秘力量将他带走。

  为什么?

  一个接着一个的疑问在梓箐脑海中萦绕。

  小方突然冒了一句:“…他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

  梓箐一滞,下意识反问:“为什么这么说?”

  小方道:“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剧情世界中的一组数据,你还会这么紧张他吗?”

  梓箐笑了,“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被数据的存在,我自己也是,我从没有忘记过那些代表了我的存在和经历的数据。不过,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不是普通人?”

  这次换小方愣住了,亏他还是推衍宇宙的魔方呢,此时竟没有算出他们真正的交集和因果。

  好一会,小方悠悠的声音传来,“不过现在他就只是一组数据了……”

  当梓箐在另一个山洞中发现古里时,才真正明白小方的意思。

  此时古里如同一具被抽掉了精气神一样,和以前一样的样貌,却给人一种死气的感觉。

  他的精神世界不见了,而且连他的灵魂……也不见了。

  梓箐愣怔片刻,便明白了刚才小方说的意思。

  这绝不是普通人力可为…

  难道古里真的是某个很…很重要的人?可是她竟丝毫没有觉察出来?

  此时的古里才更像是一个人们眼中的自闭症者。

  再想下去也于事无补,这里灵气已经被她吸收的差不多。久留无益,只好带着古里返回。

  梓箐只能将原本两人的负重整合在一个包里,甩到自己背上,没想到古里竟然愣愣蹭蹭的上来抢过包要自己背。

  梓箐心中说不出的酸涩,一个没有自己灵魂和世界的人,却神奇地残留下他本能的意志力,可见他的意念是多么的刻骨强烈。

  他究竟是谁?

  梓箐愣怔地看着古里,有刹那失神。反应过来后,她怎会让一个没有完全自主能力的人负重?所以只让他跟随自己即可。

  好在古里现在还有基本的行动能力,而且对她的话有种本能的亲和力,所以梓箐让他走便走,虽然没有来时那般迅捷,但好歹不用梓箐连带他也扛着走。

  进入海沟,梓箐用能量罩将两人包裹进去,然后一手拎着包,一手托着他,慢慢浮上水面。

  现在这样想继续下一站的探险有些够呛,而且包里那么多“贵重”物必须处理掉,所以梓箐通过信号器确定哈里号位置,便拉着古里和包游了过去。

  他们在地下世界耽搁了一年多时间,尽管轮船抛下锚,仍旧被洋流带出很远。

  一路费尽艰辛返回船上,再驶回渔港,又是两个月过去。

  一回到家,梓箐就感觉气氛有些怪怪的。

  海生和水娘对两人满眼想念和心疼,古里仍旧和以前一样木讷不说话。不同的是以前他将自己世界封闭起来,不愿与人交流,而现在是他完全就是一个…被抽调了自己世界和灵魂精神力等等所有一切的…空壳。

  当然,在普通人看来,古里仍旧是那个自闭的古里,没什么区别。

  梓箐也没有残忍的去将这一切戳破。其实她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从当初感应到古里异常,再联想到小方莫名其妙的话,就一直在想,为什么古里的精神世界是封印起来的?还是说他本身就是这个封印世界的载体?

  小方触及到梓箐的思绪波动,便知道,这些事情根本难不住她,可能判断力并没有那些人的逆天变态,但是却有着非常缜密的逻辑思维,一层层的抽丝剥茧,她已经触及到真相了。

  没有人能经历起将自己灵魂和精神力世界剥离的痛苦,可是他为了坚持自己的原则,一次次都被卡在最后关头不得证道,而不得不将自己已经形成的世界剥离出自己的灵魂…

  一次,两次……九次,九九劫数,却没想到在最后一次的轮回和证道中,阴差阳错地遇到她,不是最特别的那个人,但却完成了证道。

  所有人都不理解,可是现在,小方在看到梓箐冥冥之中开启了古里封印的世界,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没有人告诉她那个封印世界的事,没有人告诉她应该怎么做,恐怕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一次次被剥离出去的世界遗落在这个浩淼宇宙中的哪个旮旯里了。

  可是她只是凭着自己的原则,下意识就那么做了,以心换心……

  梓箐此时被各种事纠缠忙的不可开交,首先是将这批货物委托出去处理掉,然后便是认亲的问题,紧接着前世对原主视而不见的亦然对她的态度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各种诚意各种殷勤。

  梓箐看着花家二老充满期待的慈爱的眼神,她知道自己没有任何拒绝认回原主亲生父母的借口和资格。梓箐情不自禁地用颤音喊出“爸爸,妈妈”,三人抱作一团,哭了半响。

  海生和水娘站在身后眼巴巴地望着他们,直抹眼眶,却说不出不让孩子回归亲生父母的话来。

  古里和以前一样,一脸平静地看着这副众人无不垂泪的场景。

  良久,当所有人情绪都渐渐平静下来,梓箐用非常真诚且郑重的语气说道:“…别人只有一个爸爸妈妈,而我却有两个爸爸两个妈妈的疼宠和想念,双倍的爱,如果那次失散和落海是不幸,可是上天却给了我最大的恩赐。不过,现在我决定永远留在这里,因为……”

  为什么?四人齐声问。

  “因为他——”梓箐看向古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