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38章 表象和真相(happyhecatd财神钱罐)
  花瑶看着两人,陷入沉思。

  他和前世一样,自闭且难以沟通。

  而她…和前世一样的尖利而张扬,可又有些不一样。

  她没有对亦然犯花痴,眼神中不再是怨恨,而是…冷漠。

  两世的人生告诉她:眼前的两个人都变了。

  她自嘲的笑笑,原本自己赌咒发誓,若是重来一世,定要让这个贱人不得好死,狠狠虐死她的。

  却没料乍一相逢就被对方给救了…这仇还怎么报?真真是天意弄人啊。

  花瑶和亦然两人在阿里号上盘亘数日,最后由梓箐将他们送到最近的港口。

  暑假即将过去,他们还要回去继续未完成的学业呢。

  临别,亦然站在岸边,顿时底气十足,昂首望着梓箐,“……账号是多少,我把钱打给你……”

  在船上几天着实把他们憋坏了,没有人在意他们在做什么,没有人同他们搭话。

  梓箐想着在原剧情中,原主以各种方式各种理由去接近他,他便是那般的高冷,连一个眼神都是施舍的样子。现在,不理会他,不正和了他的意么?!

  梓箐看都懒得看这个人一眼,或许在花痴眼里他这番话显得很有气度,可是却从骨子里透着浮夸,和对别人的不尊重。

  花瑶看着梓箐,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是么?”

  梓箐说:“见不见面,我都是我。”如果对方的重生的,便会明白她话里意思,她无意参合她的生活,各自相安。

  轮船开动,澳门赌博网站:驶离港口。

  梓箐站着船头,朝着花瑶两人迎风而立。

  亦然完全被无视,还在喊,“喂,账号,怎么联系你啊?”

  花瑶终是看不下去了,声音有些飘渺:“别喊了,她…是不会在乎你的那点钱的。”

  亦然有些懵,不是在乎自己的钱?那干嘛还挟恩以报,总把“救命之恩”挂在嘴上?他还想追问,花瑶却已经折身走远。

  花家和亦家派了专车来接他们。回去继续完成自己的学业,他们是家族重点培养对象,在享受给予他们的光环的同时,也需要同等的付出。

  他们在船上几天,没有找到听到看到丝毫有关他们的信息。就连那艘船,因为改装也与当初购买时大相径庭。而后又花大力气去查古里和梓箐两人的身份,均一无所获。

  花瑶因为前世的记忆当然知道他们的身份和落脚点,她心中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将这一层窗户纸捅破…

  这天,一家人正吃饭的时候,花家二老看到空着的位置,又一阵叹息,迟迟不愿动筷。

  这些年来,他们餐桌上一直多摆了一副碗筷,每次吃饭,他们就会对着那个空位哀伤一阵。

  花瑶心中终究不忍,踯躅一番,说道:“爸爸,妈妈…如果,我是说如果…妹妹还活着…”她语气急促地补充“并且她现在也生活得很好的话…我们还要把她接回来吗?”

  二老愣了愣,相视一眼,眼睛齐刷刷看向花瑶,眼神灼灼地叠声地问,“怎么,大妮知道妹妹的下落了?她现在在哪里?生活的怎么样啊?”

  而花母更是眼泪花花的,泪珠扑簌簌的就滚落下来。这些年她一直生活在自责中,特别是生活逐渐变好了,更是无比懊悔: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把小女儿的手牵着,为什么当时连女儿被挤掉了都没发现…

  父母十几年如一日的思念,花瑶终究不忍心看着他们每次都看着空位唉声叹气,顿了顿,继续说道:“我……这次我们去探险的时候,遇上一艘轮船,我…好像看到一个长的跟我很像的女孩,年龄也比我小一些…可是我问她名字住址家里有什么人的时候她并没有告诉我…”

  夫妻两顿时激动的站起来,索性连饭也不吃了,拉着花瑶就要去做一张画像,然后通过报刊电视等广发通告。

  亦然回到家后,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跟以前不一样了,就好像…身边所有一切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走在校园里,以前会有无数花痴女生对他行注目礼,这让他烦不胜烦,觉得那些女人实在是太肤浅了。

  现在或许还有女生看他时流露出那么一丝丝倾慕之色,但也仅仅是错身而过的一瞬,没有人来给他“发传单”送情书,没有人为他尖叫,这个贵族学院里的学生大多都有来头,非富即贵,他的光环相比之下也并不是那么的耀眼。

  这样的安静让他有些不适应。

  直到那天,赠送他护符的高人突然到访,看到他时,神情一愣,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你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亦然将自己在海上突然被一股神秘力量传送到幽灵船,而后又被两个怪人救了的事情大致叙述一番,最后问:“师傅,有什么不对吗?”

  向天突然走向亦然,一把抓出他胸口的玉坠…顿时脸色大变,赫然道:“我给你的玉坠呢?”

  亦然被师傅样子吓了一跳,“…我一直戴着的啊,咦,上面怎么多了一个孔?”他连忙解释,“师傅,这玉坠一直在我身上,从未离开过……”

  向天放下玉坠,侧过身,负手站立,声音低沉的问道,“那两个人是什么来历,知道吗?”

  亦然摇头,他也想知道啊,可是那两人在船上配合的极为默契,几天时间,他们愣是没找到丝毫关于他们身份的信息来。一想到那个女人高冷的咄咄逼人挟恩以报的样子,心中就犯堵。

  向天看了亦然一眼……心中有些可惜。本来是一个多好的花心体质,被他略施手段,变成吸引灵体的最佳载体,却不料别人轻易破解。如今没有灵体供他炼化,修为再难寸进。

  将心中怨恨和怒火压制下去,打算暗中调查那两个神秘人下落…如果真如这个二楞小子所言,那么年轻,即便有些手段也是有限。除非他们背后有高人

  ……且说对于梓箐和古里而言,这段小插曲后继续先前的航程,半个月后,他们终于靠近那座火山喷涌的岩浆形成的悬浮岛。

  整座岛最长有三十多公里,中间最宽的地方约莫十公里,如同一个狭长的黑色橄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