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37章 态度(happyhecatd和氏璧)
  这五十年,这艘游轮都到哪里去了?船上的人为何消失不见?当时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亦然猎奇心起,仗着自己拥有“天眼”,以及高人赠送的护身玉佩和手链,艺高人大胆,让花瑶留在原地等待,他开始对整艘船进行搜寻。

  一个灵体从视线边缘划过,他连忙追去,渐渐的他发现周围影影绰绰,有越来越多的灵体,都挤挤挨挨地朝向最底层的货仓。其实普通灵体对人根本造不成任何妨害,他跟着这些灵体走到货仓门口,紧闭的门吱呀打开,码放整齐的货物突然垮塌下来,一个尺余长宽高的乌木匣子正好滑落到他脚边。他鬼使神差的将匣子打开…匣子一层套着一层,在打开六层匣子后,他发现竟然放着一面和自己身上佩戴差不多的玉佩,不过上面贴着一张黄符。

  恰时他感觉到身上佩戴的玉佩竟与其有一丝共鸣。他毫不犹豫地拿起最里面的小匣子,想要把玉佩带走,不知为何,看起来打磨光滑的匣子上生了一个木刺,将他手指刺破,一滴血恰好落到玉佩上,顷刻间红光乍现。惊吓中玉佩脱手而出,掉落地上啪啦一声碎了。

  一缕黑影从里面飘飞出来,直接扑向周围影影绰绰的灵体……

  他见势不好,连忙往上面逃去,终究差了一步。就在他快要被扑上来的魔物罩住的时候,花瑶突然赶来,将他推了出去,让他快逃。

  ……然后的然后就遇到梓箐了。

  亦然觉得这种沉默让人窒息,再次开口:“你——”

  如果说因为原主的记忆,梓箐对这个人还有点好感的话,可是在刚才,就被对方的高冷和自以为是消磨的干干净净。

  梓箐自己是一个谦卑并懂得时务进退,所以欣赏不来那种与生俱来的高人一等和理所应当享受别人膜拜的人。

  倏地站起,转过身,对他说道:“你?你什么?”

  “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难道首先不应该说一句感谢吗?傲慢的不知所谓,当不得谦谦君子之称。”

  亦然顿觉眼前一亮,是被对方出尘脱俗的美色所震撼,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可是细想之下,却又找不出丝毫记忆…蓦地想起,哦对了,她像极了花瑶。

  不过旋即就被对方这冰冷的带刺的言语呛的一愣一愣的。

  “我,我……”

  他下意识朝旁边看去,而花瑶脸上的震惊不输与他的。

  “花玥”两个字几乎从花瑶嘴里脱口而出,可是亦然却先开口打断她的话:“你是谁?你是花瑶的什么人?”

  梓箐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轻蔑,不知道原主看上这个人除了一身好皮囊和故作高冷的自大外,还有什么。

  视线余光中瞥见花瑶神情有刹那的紧张,旋即便恢复如常。

  她当然知道花瑶,不过以现在的剧情发展,她们还没到认识的时候。尽管对方就在自己眼前。

  或许……对方已经认出自己。

  这一刻,梓箐已经断定,花瑶是重生者。只是不确定她是否为复仇而来。当然,即便对方为了复仇,也在情理之中,原本多么美好的人生,却因为原主的怨恨迁怒而夭折,任谁心里也不会平衡的。

  “呵,花瑶,花瑶是谁?我应该认识吗?真是一个无礼的人,看见自己的救命恩人竟然连个谢字都不会说的吗。好了,现在既然你们已经醒了,我们不便让你们屈尊降贵留在这里,送佛送到西,额外赠送一艘救生艇,你们走吧。”

  梓箐直接下了逐客令,也不管他们现在正是虚弱还没有吃饭。反正以他们在剧情中的主角地位,岂会随随便便就死掉的。

  对于这种连一点感恩思想都没有的人,就算先前他们吃剩的残羹剩渣,都懒得施舍。

  至于花瑶,前世的恩怨只在原主抢她的男人和害死她,而这一次,她已经表明自己立场,对她男人没丝毫兴趣,而且刚才还救了她一命,所以只要她不是那种特别悭吝之人,都应该懂得恩怨相消的道理。

  亦然没想到这个女人竟是如此冷血,丝毫不留情面。或者说是他一直以来在光环中的人生已经习惯了别人对他的膜拜,当遇到一个对他光环视而不见的人,就会很不习惯。

  是,他承认她救了他们,可是用得着总把“救命之恩”挂在嘴上吗?

  “真是不可理喻,我有说过我不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吗?……”

  花瑶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连忙拉了拉亦然胳膊,接过话:“那个…实在谢谢这位姑娘的救命之恩,来日定当厚报…对了,我我们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请问能不能……”

  梓箐没理这一茬,而是眼睛看向亦然,揪着先前那句话不放,刻薄地字字针锋相对:“报答?好,那你要怎么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呢?口说无凭,立字为据吧。”

  “你——”亦然感觉受到极度的怠慢,对梓箐怒目而视。可是话到嘴边,迎着梓箐冷漠的目光,却又无话可说。

  梓箐挑眉冷声说道:“别忘了立字为凭的救命之恩。写吧。”

  嗖地一声,一个记事簿朝他飞了过去。

  梓箐移过视线,看向着花瑶,“还是这位姑娘识得大体,懂得感恩。不过我们船上就只有我和我的伙伴轮班值守,怕是没有空来照顾你们饮食了,用餐区就在隔壁,看你们现在身体已经完全恢复,请两位自便。”言下之意就是好手好脚还要人伺候么。

  花瑶眼睛微眯,顿了顿,良好的素养让她含笑应道:“如此,多谢姑娘了。”折身朝旁边餐区走去。

  亦然拉住她,一脸便秘样,不知如何说起,“花瑶,你,你你看这人,简直是……”

  花瑶下意识抽出自己手臂,嘴角弯弯,声音一如既往的清越,“那么,你想别人怎样呢?”

  亦然一滞,“你…这…”

  天色正黑,他们当然不可能为赌一时之气而坐救生艇离开。而是趁机留了下来。

  古里来换班的时候,他们以为可以从对方口里获得一些信息。

  却不料这更是一个高冷到极致的主,他们在他眼里压根就一空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