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33章 没有你在,我无处可去
  丹田内的能量形态再次升华,变得更凝练。

  梓箐估计,若是自己本体使用那种形式的能量来施展法术,其威力至少是现在灵力法术的数十倍!

  不过因为灵魂在别人的身体里,修炼和灵力都会收到身体限制。

  梓箐虽然没有随身空间,但是能够直接吸收灵石里的能量,并且修炼所得全归本体所有,所以她现在的修炼也相当于本体的修炼,勤奋的不要不要的。

  不过梓箐现在已经将先前吸收的冰属性灵气全部炼化完毕,要想保持一定的修炼速度,就必须去寻找更多新的灵石才行。

  六年过去,渔村变化日新月异,他们靠自己地理优势,在村委的主持和规划下,统一建成一座座的别墅群,可以自己住,也可以出租给外来旅游的人。过上优渥的生活。

  渔村当然没有忘当初拿出启动资金吸引外资的海生家,村委将那笔钱当作村里集体建设的投资股份每年分给红利。

  以后不用向大海讨生活,衣食无忧。

  学成归来的古里和梓箐没有留在城市,也没有去找工作,或者自己干一番事业什么的,而是满载荣耀直接回到家乡。

  梓箐在校园所有生活作息都归结在三点一线,而且时间比原剧情中提前了几年,所以她并没有遇上或者说被遇上原主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亦然。

  也没有被原主亲生父母发现,自然认亲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她是学校里年龄最小且最漂亮最天才的学生,原本可以成为一段传奇,风云一时,却因为她的低调,而让这一切还没来得及绽放便消隐离场。

  其实若不是自己想要刻意去展现,没有人会刻意去在意你有多出色多优秀。

  没有“迫不得已”被推上“舞台”的人,只有自己去创造了机会,然后别人顺水推舟。

  现在梓箐这副身体刚满十五岁,养父母的下半生有了着落,一切就那么……顺理成章顺其自然。因为仙术和锻炼的缘故,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原主本来就是美人坯子,此番看来更是绝色。

  梓箐总觉得这次任务世界过的真是太顺风顺水了,不过还没接受到系统完成任务的提示,应该是还有什么事情自己没有做到,或者说原剧情中矛盾触发的时间节点还没到。

  算来,原主是在十九岁的时候认识亦然,紧接着就被亲生父母认亲带回家族,然后开始跟姐姐争男人,最后害死了姐姐和古里,而亦然对姐姐痴情绝对却碍于原主是其妹妹,爱恨不得,最后一个人孤独终老。而原主也在求而不得中怨恨一生。

  或许无法避免命运的牵绊,但是梓箐自信一定能够做到彼此相安,不僭越别人的生活。

  如此,自己正好利用这几年时间好好去探索这神秘而未知的海域。

  梓箐狠下了一番苦功,查阅了这个时空的各国各地区几乎所有有关地理方面的书籍报刊,整理出一个所有有文字记载的地壳和气喉变迁,洋流改变,绘制出一幅极其详尽的海域图。

  那艘轮船经过改装升级加强,足以应付很多突发状况。

  古里已经二十岁,因为沉闷内向,而让他刚毅俊逸的外表更添沉稳和内敛。

  两人一回来就被淳朴的村民打趣:两人走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养眼的很,而且从小到大形影不离,感情那么好,不如结婚算了。海生家捡了个女儿当媳妇,真是划算。

  其实海生和水娘心中早有这个念头。他们知道自己儿子性格有多孤僻和偏执,却只愿意跟妹妮一起,陪妹妮一起玩,一起说话,一起笑。

  而妹妮呢……曾经也有人说过捡来的娃养不家,而且长的恁好看,长大铁定飞了。可是妹妮不仅没飞,还对他们如亲生父母也不为过,对古里格外依恋。这让他们心中无限慰籍,也有着深深的……愧疚。有种偷窃了别的父母的幸福的感觉。

  若是在一起自然最好不过,可是这些年他们越加发现他们其实一点也不懂孩子的世界。他们的探索他们的奋斗,所表现出的绝不是一个孩子能有的。

  这里没有包办婚姻的习俗,所以古里和妹妮没有明确表示自己的意愿,他们也不想去强行左右他们的思想。

  或者说不想让自己一厢情愿去干扰他们的世界。所以每次别人打趣,他们都会说:“孩子长大了,他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决定,不管怎样我们都是支持的。”

  现在家庭条件变好了,古里是名牌大学高才生,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高大帅气。当然他几乎是不说话的。

  人们开始非常热心地给他介绍对象,可是不管别人怎么说,古里就像是没听到一样,完全不在同一个频率上。事实上那时他的确没有听到别人的话,或者他的精神力自动屏蔽掉。

  梓箐禁不住叹息,自闭症和普通人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除非在同一个频率上,是不可能与外界建立完整的交流。

  闲话少叙,且说如今原主人生例行的学业已经完成,养父母生计已有着落,梓箐便一门心思放在远洋探索的大事上。

  轮船改装完毕,经过一番周密计划和准备,梓箐正式辞别养父母,准备启航。

  轮船有自动设定航行的装置,而且她此行有太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并没有请水手。

  可是在出发这一天,古里却直接进到驾驶舱,在操作盘上熟练地拨动键盘拉杆什么的,俨然一副船长的样子。

  梓箐本没打算带他去,毕竟……他是养父母唯一的儿子,而且,这次行动完全是她自己的事,古里也长大成ren,他有作为平常人应该要走的路,她不想将别人的人生捆绑在自己的私事上。

  梓箐来到他身后,正想着怎样措辞,古里就像是脑勺长了眼睛一样,先开了口,声音一贯的清冷简洁:“是你开启了我的世界,没有你在,我无处可去。”

  梓箐愣怔原地,张口欲言又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