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26章 自闭症,澳门赌博网站:封印的世界
  普通人的精神力很弱,而且是发散型的,他们可以随时随地感知外界的人物和环境等变化,同时外界的任何事情都可能影响到本体的思想和行动。

  而古里的精神力却非常凝练,就像是一束激光,以一定频率对周围事物进行扫描,然后录入自己的脑海中,重建和丰富自己内心的**世界。

  梓箐渐渐有些明白了,对于重度自闭症的人,可能他们精神力对外界感知的频率会很低,或者说并没有将外界的信息录入自己的世界。所以他们本体世界是一片苍白,长此以往,便彻底断绝与外界的联系。

  而原主的出现,恰好就在古里对外界扫描时录入的与周围环境完全不同,又或者原主的形象恰好符合了他内心**世界重建的要求,所以才会显得格外呵护。

  自己虽然改变不了对方的精神力波动,却可以逐渐影响他对外界的感知力。

  只要当他的内心世界足够丰富,甚至与外面世界完全平衡的时候,那么他也就和正常人一样了。

  梓箐还发现,古里对水有着绝对的天赋,就算在激流拍击的礁石缝中,竟比游鱼更灵活。

  而那时他的精神力就会变得更加强大,可以将每一滴水的运动都纳入他强大的脑海运算中。

  梓箐想,是不是每个自闭症的人,他们封印了与外界的联系,却在另一方面异常强大?

  只不过他们的某些特异并非都被人们所认可。

  当然,也有一部分或者还没有开启自己的天赋。

  梓箐看着古里在水里自由窜梭,思绪不由得轻扬飘飞起来。

  原剧情中,他纵有非凡天赋,可是最后被原主摆了一道,连同原主姐姐一同葬身大海。

  这一次,如果她选择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是否就能完全避免悲剧的发生?

  这般惬意的生活中,梓箐终于七岁了,在这个偏僻的渔港,外面的战火硝烟还未弥漫到这里,就已改换了天地。

  按照原剧情,梓箐已经到了读书的年龄。

  这天海生和水娘两人无比兴奋地张罗着,将家里晾晒的鱼干以及收集的海产品通通那去兑换,而后带着梓箐去集市上,指着那些挂着红红绿绿衣裳的店铺,说:“妹妮喜欢哪件衣裳,阿伯阿婶给你买。”

  梓箐知道他们是想给她买新衣裳,供她上学。

  可梓箐这次却根本不打算去读书。

  读书就是在一个专门地方学习知识,准确地说是学习与别人交流的知识,增长见闻,以及通过升学这个阶梯,进入外面那个更为繁华的世界。

  梓箐拥有无数世人生累积的知识和阅历,哪还用得着去学习“11”,去跟那些真正的小孩子面前寻找优越感?

  以前剧情世界的读书只是为了按照原主的生活轨迹走,以及掩饰身份,不让自己看起来太过另类。

  当然最重要的是掩饰她本来就是一个阅历人生无数的老怪物的真实身份。

  这里的渔民都不兴读书,一是因为读书需要很多钱;二是还要占用劳力;三是,读了书要么飞了,要么仍旧是渔民,反而还荒废了打鱼技艺。

  所有的生活智慧以及捕鱼技艺都是通过口耳相传延续。

  所以,即便梓箐不去读书,也不会显得很另类。大不了说她很懂事。话说,梓箐到这个家庭三年时间,的确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身边的人。从生活习惯到生活观念等等。他们自然而然把这些理解为是她这个“大海恩赐的幸运儿”原本的生活样子,从最开始对梓箐的迁就,到后来习惯成自然。

  梓箐不想去读书还有一个更重要原因,那便是原剧情中所有的恩怨都是在原主读书,认祖归宗后才发生的。

  所以她想走一条完全不一样的人生路。

  梓箐现在已经快长到水娘胸口高了,拉着水娘的胳膊,脑袋在上面蹭啊蹭的,“阿婶,妮妮不想读书,妮妮想跟阿婶去打渔。”

  水娘与海生相视一眼,他们倒是很想将这个女儿一辈子留在自己身边,可是一看她就不属于这种贫苦地方。而唯一出路便是读书,去见识外面更广阔的世界,说不定还能找回她的亲人。

  水娘说:“妮妮乖,妮妮读书,不要打渔,以后会把妮妮晒黑的。”爱怜地轻抚梓箐脑袋,生怕粗粝的手把对方细嫩皮肉割伤了。

  梓箐凭借自己现在人小的优势,开始撒娇耍赖,不过貌似这次没什么用。他们仍旧给她买了新书包,到了开学那天,直接让古里带上好不容易凑起的钱,把梓箐送到十几里外的唯一一所学校。

  他们用自己所有力气想要给她一个完整的生活,而并不是因为单纯的想留下她而扼杀她未来的希望。

  梓箐愈加感动。

  梓箐开始耍赖撒娇,没用。

  干脆坐地上耍横耍泼……

  古里变得有些沉默了,不过神情却非常坚定,让她读书!

  就像当初想将她留在家里一样,梓箐不去,就直接动粗,揽手一抱就把梓箐竖抱在怀里,强有力的手臂环住腿窝。

  不知不觉间,曾经那个小孩已经渐渐长大了,隔着衣衫,梓箐也能感觉到鼓动的强健的筋骨。

  梓箐突然灵机一动,环住古里的脖子,撒娇道:“阿哥要陪阿妹读书阿妹才读,不然阿妹也不读了。”

  古里身体猛地一凌,深深看了梓箐一眼。

  好一会才问道:“妹妮,你……还记的以前的事情吗?”

  梓箐心中一动,嘟着嘴,“当然记得啦,妹妮记得跟阿哥在一起的每一天。”

  古里下意识将抱着梓箐的手臂缓缓收紧,眼中重新燃起光芒,“阿妈说,如果妹妮不去读书,以后长大了会怨恨我们的。妹妮,你会怨恨我们吗?”

  梓箐的心轻轻刺痛一下,呵,原主从当初被他们救起那一刻,就怨恨命运,为什么走散的人是她?为什么落水的人是她?为什么救她的是一户贫贱的渔民?

  不不,怎会怨恨?饥饿时陌生人给的一个馒头都会感激涕零,更何况是救命之恩,抚养之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