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21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happyhecatd和氏璧)
  于丽银不可置信这是曾经那么偏护自己的父母说出来的话。这明明就是魏家人故意刁难她,才害她小产的,可是他们竟不分青红皂白就说是自己脾气臭的原因。

  闹腾几次,于家二老干脆不管她了,也管不了,爱咋咋地。

  于丽银感觉整个世界都背叛了她,变得更加歇斯底里。

  梓箐面前放着刚送来的几沓信息,有照片有真相,声色俱貌。

  相对来说魏家人都是真正的农村人,骨子里的淳朴憨厚还没有被城市的浮华所侵蚀,所以他们至少会尽心照顾于丽银,买鸡鱼等补品给她,甚至每吨都端到床边。

  也是因为于丽银几次三番把端给她的食物打翻在地还破口大骂,这才渐渐让人熄了最后对她的那点歉疚。毕竟当时也是因为她自以为怀了身孕,别人不敢动她,先动手打人,对方只是不小心失手推倒她的

  呵,这样就受不了了?

  梓箐却觉得这还远远没有达到当初于家人对待金巧的苛刻程度。

  指端轻叩椅子扶手上,发出节奏的哚哚声。

  是时候撕开那张面具了。

  梓箐就像是那个开沟引水的人,只稍稍在某个节点上凿出个口子,一切便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一样的人,可是当所处的环境改变后,一切都变了。

  原本以为至少要个三五年才能将这场戏做成,没想只一年时间剧情的果实便成熟的不能再熟了。

  梓箐看着上面一张张照片,她很想知道当初那个口口声声说“孩子是无辜”的,“妻子要无条件接受丈夫外面私生子”的女人,在看到自己丈夫与外面女人生下的孩子时,会不会如她标榜的那般表里如一呢?

  扣准人生命脉,恰时拨动上面的弦,余韵缭绕。

  于丽银条件反射般弹跳而起,“什么?你要领养个孩子回来?”

  她总觉得这一幕好熟悉,一种不祥预感涌上心头,完全是下意识就反对:“不,绝对不行。”

  不过现在她在家里没有娘家撑腰,也没有自己**经济支撑,自然谈不上地位权利之类,魏东海说:“我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而是告诉你一下我的决定。”

  于丽银立马变得惊恐而歇斯底里,“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收养那个小孩?他是不是你”

  魏东海甚至连掩饰和欺骗她的心情都没有,直接道:“没错,那是我的孩子。所以我必须把他接到家里,我是绝不可能让他从小就没有父爱。”他又补充道:“当然,如果你无法接受的话,我们完全可以离婚”

  私生子?离婚?竟然就这么堂而皇之从丈夫口中说出来,这还是曾经在自己父母和哥哥面前一幅憨厚敦实的男人吗?

  于丽银指着丈夫,身体颤抖,“你,你果真背着我在外面搞别的女人,现在竟然连孩子都生了,我我我跟你拼了”

  她一个羸弱妇人那是正值壮年的魏东海的对手,挥手一挡就将她拂倒地上。

  所以,连办理领养程序都省了,魏东海直接宣布那是自己的儿子,带回家来就是了。根据律法,不管他和于丽银离不离婚,私生子都享有和婚生子同等的权利。

  也就说现在还没跟那个抢自己男人的小三照面呢,她就生生夺去一半家产。于丽银状若疯狂,她要将那个私生子掐死,要将那个贱人杀死。她越疯狂,魏家人就把小孩保护的越好,自然对她就越来越嫌恶。

  整个家闹得乌烟瘴气,不知道是谁将这件事放到网上,人们纷纷指责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正如同当初他们指责金巧一样。

  有好事者甚至深扒出,原来这个女人就是当初发表那篇帖子的人,啧啧,原来她也就是站在旁边说别人的类型,落到自己头上却比别人更为不堪。

  有记者闻腥而来,于丽银直接指着对方破口大骂,而她的这副形象则被原原本本地广告于众。

  于家知道女儿的事,直到现在,他们却仍旧只知道指责那个小三破坏自己女儿家庭的女人,却丝毫没有记起当初他们是如何对待金巧的。

  梓箐好心地让媒体介入,帮助他们回忆。

  于家二老竟然振振有词:当初媳妇和现在女儿的事完全就是两码子事,儿子在外面生的儿子仍旧是他们的孙子,可是女儿又凭什么要去养丈夫和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

  于丽银无法接受丈夫出轨还生下私生子,并让自己去养的现实,魏家所有人都谴责和嫌恶她,觉得她不可理喻,正如当初他们对待金巧一样。

  不过不同的是,她没有强硬的娘家给她撑腰,对于魏东海而言,她没有姿容没有工作,还变得那么歇斯底里,已经不可能再生活下去了,便向法院起诉离婚。

  于丽银得到这个消息几近崩溃,她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离开这个家,她一无所长,怎样生活?以后还怎么嫁人?更重要的是,现在魏东海觉得自己没用了就想把自己一脚蹬掉,好跟那小三贱人结婚。

  不不,绝对不能让这对渣男贱女称心如意。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婚,自己不好过也不能让他们舒坦,耗也要耗死他们!

  魏东海向法院起诉了几次,法院因为顾及女方的诉求,均没有判决离婚。

  呵,这样就像撇干净了?渣男贱女本来就是绝配,怎能说分就分呢。

  这里面自然是梓箐的功劳。举手之劳,表谢。

  她觉得他们就这样彼此纠缠着挺好的,极大地成全了于丽银的意愿。

  至于于家,一大家子的生活费,孩子的学费全靠于根生当保安以及于家二老的退休金支撑,兀兀穷年,生活别提多窘迫了。

  贫穷之家百事哀,当还在温饱线上挣扎的时候,那些所谓的“规矩”和孝敬就显得很多余,孩子的教育,平常琐碎,以及经常听到于丽银的如同祥林嫂一样的抱怨,数落丈夫出轨,公婆虐待,小姑子也欺负她,一家人整天吵的乌烟瘴气,父不父子不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