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20章 环境变了,人也变了
  于母刚才在抓扯中吃了亏,斜着吊睛三角眼狠狠瞪着杨敏,“一点家教都没有,你样的人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以后休想再进我于家的大门。强强不会有你这样恶毒的母亲的,他长大了也不会再叫你一声妈”

  “对,孩子长大了也不会认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滚”于丽银帮腔。

  “妈妈,妈妈别离开强强,强强一定会听妈妈的话,不惹妈妈生气的”

  于强疯狂地挣扎,想要扑到自己母亲怀里,可是于丽银和于父把他抱的紧紧的,只能徒劳向杨敏伸着小手,最后被关进房间

  “我要妈妈,我要我的妈妈”

  杨敏没来由感觉鼻子一酸,下意识装作高傲而不屑地仰头,实则不让盈眶的泪水滚落。

  挥袖摸了下眼眶,转过身,挑眉瞥了这家人一眼,彼此相互守护一团,他们才是团结的一家人呢。呵呵冷笑一声,径直转身离开。

  身后传来于母跳着脚的叱骂声,以及孩子的哭喊声。

  心中痛的近乎窒息,机械地迈着脚步。

  孩子能更好的生活成长,他以后记不记得有自己这样一个没出息的,甚至连最基本的自尊都在一开始就被放逐和践踏的母亲又如何?

  于根生看着女人决绝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

  他到处投简历均石沉大海,正如他先前料想的那般,业界已经对他实行封杀。

  切,精英?人才?不过尔尔,没有他,公司还不是一样运转的风生水起?!

  没有工作就没有钱,没有钱连房子都租不起,自然只能跟父母一起住了。

  于丽银跟自己公司的同事闹了别扭,最后竟是愈演愈烈,现在也被公司劝退待在家里。

  一家五口挤在两室一厅六十多平的房子内,转个身都撞到人。

  一时间,原本欣欣向荣的家四面楚歌。其实所谓的家庭和睦最根本还是要建立在良好的物质基础上的啊。以前金巧轻轻松松就让他们得到一切,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现在被打回原形,终于暴露出他们本性了。

  以前于根生和金巧没少给于家二老零花钱,一部分是给他们领用,一部分是给他们给孩子买东西用的,不过大多都被扣下。而且先前金巧也为他们买了养老保险,所以除了地方憋仄了点,生活却是无忧。

  可现在问题是两个儿女都没有工作,还有一个已经到了上学年龄的孙子,就只有吃他们的住他们的,赤果果的啃老。

  于是,那么和睦的家庭开始为了小事争吵。儿女埋怨家里伙食太差,父母太唠叨“不就是现在落魄了嘛,至于每天都在耳边念叨么。”“不就是买点零食化妆品衣服包之类的嘛,用得着天天呵斥训骂的?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她也有自己的尊严滴。”

  在各种矛盾冲击下,于丽银在几个备胎中选择了一个看起来最好拿捏的憨厚男人,魏东海,在父母要了一笔彩礼后,嫁了。

  没有工作,结婚后索性在家当起全职主妇,过着事事都需要“伸手”的日子。

  原本在婚前对她言听计从山盟海誓的丈夫也渐渐变得不那么听话了,甚至开始埋怨她好吃懒做,嫌她待在家里只会伸手向他要钱,还各种零食衣裳化妆品之类。

  于丽银本来就不是省油的灯,所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当初是谁说她在家里生娃带崽相夫教子,他负责赚钱养家就行了?她的据理力争,并没有让魏东海对她改观和,反而让两人关系愈加恶化。

  这种“伸手”的日子真不好受,她想出去找工作,即便洗完端盘子扫大街都愿意,只要能赚钱。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如此一来工作更不好找了。先前因为大哥那一茬事让她工作都不好找了,而是现在怀孕了。好多公司对女员工都有一些潜规则,比如在几年内不谈恋爱结婚生子之类的要求,更何况她一个孕妇,一旦进入公司,就相当于要养几年的闲人。比如人家是孕妇,就不能安排那些有辐射的笨重的活,产假,哺乳假等等一系列的事情

  于丽银于是魏东海周末“出差”“开会”的时间越来越多了,逐渐的变成连晚上也要经常“加班”,从十一二点回家,演变到最后干脆就不回家了。

  第六感告诉于丽银,丈夫肯定有问题了。可是她身子因为怀孕一天比一天沉重,而且非常疲惫嗜睡。这时魏东海将自己父母妹妹接到家里,美其名曰照顾她。

  两代人,两个截然不同的生活理念的人在一个屋檐下,就像当初他们对待金巧那般。可于丽银不是金巧,她没有金巧的韧劲,不到一个星期,她与公婆和小姑子的矛盾就发展到争吵和大打出手的程度。

  在一次与小姑子的抓扯中,不小心撞到桌子上当场诱发大出血,差点挂了,大人勉强保住一条命,而已经近七个月的小孩却没能保住。

  她朝魏东海嘶吼摔打,魏东海对他愈加厌恶,反倒说她:父母和妹妹都是很老实本分的人,从来不打人骂人的,为什么一遇到你就变成这样了?于丽银,你应该好好检讨一下自己。

  于丽银小产,很伤身,再加上与魏家隔阂更深,她那般嫌恶和辱骂别人,别人又怎会掏心挖肺地去照料她?以及她自己每天沉浸在怨怒中,终究让自己落下了病根儿。月子不到,就被逼着去找工作,四处碰壁,才二十五六,看起来比那些四十岁的人还要老。

  她向娘家寻求帮助,可是此时的于家与原剧情中的风光相比,简直天壤之别。

  于根生碰破了头也没能在进大公司,只的去当保安。于强上学读书,生活费,都是由于家二老支撑,渐渐的也显得吃力起来为各种琐事操碎了心。哪还有闲心去管那“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

  所以面对于丽银的求助,他们只是粗暴地回绝:你应该把自己脾气好好收敛收敛,跟小魏好好过日子,闹什么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