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19章 彼此彼此
  就在于家卯定杨敏会毫不犹豫进入于家,给他们当免费佣人的时候,却出了意外。

  杨敏如约来到现在于家住的那个简陋小房子,于家二老以及于丽银见这个女人果真一喊就来,想到,自己儿子(哥哥)魅力真不错啊。下意识的就摆出一副“要想当我们于家的二媳妇,就要守妇道,虽然你先前名不正言不顺就跟了我儿子,这德行是有亏的。但是看在你为我们于家生了儿子以及这些年一直都为我儿子照顾儿子的份上,我们就勉为其难让你进我于家的门…但是以后就要……”

  孝敬公婆,善待小姑子,操持家务,为丈夫分忧解难……诸如这般。

  杨敏见这几人的架势,自己还没同意呢,还没进他这家门呢,就给自己摆谱了。若是自己真嫁进门来,还不知道要怎样给自己立“规矩”呢,她不由自主想到先前金巧跟她说的话,虽然刺耳,可是随着时间和经历却于家深深扎入到她的心灵深处。

  杨敏也不是省油的灯,既然对方不给自己面子,自己也不用去迁就什么了。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和不屑,说:“当初你们暗中允诺让我生下儿子,然后给我衣食无忧,许我正室之位,可是当儿子生下来后,你们却只是想要儿子,而将生下儿子的母亲践踏进泥里。现在落魄潦倒了,就想找我来给你们当免费佣人?真以为我杨敏是那么好欺负的?不过我现在也终于理解金巧为什么会抛弃这个家了,人家不仅给你们带来荣华富贵,还要小心迎合伺候你们,真当对方是‘舍我其谁’么?看见你们现在这样子,还真是叫人爽快啊。”

  杨敏又不是笨蛋,先前于根生那么决绝地羞辱她,现在若是他依旧是站在社会上层的成功人士,社会精英,她或许会为了儿子嫁给他。可是他现在什么都没有,没房,没车,甚至连工作都没有,她还巴着赶着的上?脑袋秀逗了么?

  当杨敏如此决绝地拒绝于家后,连她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想当初她是抱着一定要跟那个男人同甘共苦,守得浪子回头金不换,拨得云开见月明的,可是……当她听到于家想迎娶她当他们媳妇的时候,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拒绝了。

  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她竟然放弃了自己的初衷?

  其实一张皮囊真没那么大的魅力。

  几人气的七窍生烟,不仅拒绝了他们对她的宽容嫁进于家,甚至还极尽羞辱之能事,简直岂有此理!

  于丽银扑上去就和杨敏扭打起来。

  于丽银以前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娇娇小姐,就是心思阴沉狭隘加嘴皮子尖酸刻薄,而杨敏这段时间都在工作,练出一把子力气,哪是对方的对手。

  于家二老见女儿吃亏,又要扑上去帮忙。

  以前他们在金巧面前可是处处占尽上风的,不是金巧真打不过,而是心中还存着敬意和顾忌,倚老卖老将对方这点敬意也消磨掉,那才是真的犯贱。

  杨敏却根本用不着对这样的人家心存敬意,心中也没有任何顾忌,出手自然是拿自己最狠的。以一敌三还绰绰有余…

  于家几人败下阵来,狼狈不堪,坐在地上呼天抢地一通嚎啕。

  于根生找了一天工作,拖着无比疲惫的身子回家,就看到这么乱糟糟的一幕,几乎是一种下意识的,冲上去就指责杨敏甚至还要动手打人。

  杨敏面对他的态度,只是冷笑,心中却没有丝毫意外。叫道:“你tm的给我放手,否则我报警了。”她一手扬着电话,手指飞快地拨了个号码。

  “你凭什么到我家里来闹,还打我家人?”于根生眼睛瞟到上面竟然真的是报警电话,没想到这个女人真的要报警?她什么时候从那个小鸟依人楚楚可怜的女子变成这么恐怖而强悍了?

  “凭什么?告诉你于根生,我杨敏压根就不想到这个破地方来。是你的父母以强强为借口让我过来的。竟然还想让我嫁给你,给他们当奴隶,真是做梦。某些人做梦不成就动手打人。别人打我威胁到我的人身安全了,我自卫反击都不行?”

  “他们可是我的父母,也是强强的爷爷奶奶……”

  “你tm的给我住口,你都说了,那是你的父母,不是我的父母,关我什么事?是强强的爷爷奶奶,又不是我杨敏的爷爷奶奶,就可以对我恣意打骂?你未免太高看自己的魅力了,跟你上过床生了孩子,就要对你家人你所有一切都无限包容和讨好吗?”

  “你,你你这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

  杨敏针锋相对,“这也是因人而异,在无法讲道理的地方去讲道理有用吗?”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恶毒女人,以前我有钱的时候就各种讨好,现在我落魄了就来踩上一脚,你和那些势力的贪慕虚荣的女人有什么分别……”

  不等对方说完,杨敏呛声:“呵,势力,贪慕虚荣?男人要求女人要漂亮身材,最好还经济独立,必须孝敬自己父母,无条件尊重理解自己,为什么女人就不能要求男人更帅气更有钱更疼宠自己?你除了拿这句话来堵我你还会说什么?你现在没有被女人贪慕和势力的资本了,所以就埋怨女人为什么不能同甘共苦为什么现实?你不觉得很可笑吗,冯根生?”

  冯根生毕竟还是理亏的,经过这段时间碰壁,终于让他认清现实。“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我告诉你,即便你想嫁进我于家我也绝不会同意的。”

  杨敏轻嗤一声:“放心,会如你所愿的。瞧,现在你父母求我来着我都不答应呢。”

  “以后你不要再在强强面前出现,我不想他知道有你这样…的母亲。”冯根生说道。

  杨敏心思通透的很,以她现在生活条件根本无法给强强一个稳定的生活学习环境,而于家也绝不会放弃强强的,所以她根本就不去争。虽然争一下抚养权见面权多少可以给自己刷一下存在感以及母爱什么的,可是她觉得根本就没这必要。于家是绝不会亏待他们唯一的孙子的,索性干脆利落地放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