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18章 零容度
  于家得知那个女人竟然连一点商量都不打,就直接把房子拍卖了?!

  气的七窍生烟,埋怨儿子没用,连个自己老婆都没管教好,当初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恶毒的女人。

  于丽银觉得金巧做的太绝情了:不仅连累大哥丢了工作,现在还把他们住的地方弄没了。

  在她看来,金巧娘家既然那么有钱,为什么一定要争这房子车子?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对他们一家人的践踏!

  上次她在网上发表的帖子受到无数人追捧,大骂那个女人自私恶毒,这让她觉得非常畅快,尝到网络舆论的甜头。

  于是这次再次将“事件后续”经过她的大肆渲染后放到了网上。

  不用想,几乎是她刚刚更新帖子不到一个小时,网上再次掀起新一轮对那个恶毒“嫂嫂”的讨伐。

  这次他们的筹码除了萱萱和那个私生子于强,还多了一个:老人。

  说梓箐为了跟丈夫赌气离婚不顾及孩子的感受,让萱萱从小就得不到父爱。对于于强而言,孩子是无辜的,不让他认祖归宗难道让他成为成为真正的孤儿么?

  不孝敬长辈,现在弄得人家连地方都没得住了,对小姑子恶言相向…总之一句话,这一场离婚完完全全就是梓箐的错。

  引导舆论的事情,梓箐有很多经验,不过此时她却觉得根本就不值得也没必要。

  对于这些在网络上大放厥词跟风的人而言,他们其实根本就不在乎事情是不是真的,只要能刺激他麻木的神经,然后可以让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大放厥词一番就可以了。

  那些肆意谩骂的人,或许在现实中便是那般汲汲营营的低贱和卑微,他们就是奋斗一辈子也不可能有自己…当然是指原主的身份所拥有的高度。

  有好事者顶着“正义”的帽子,人rou出梓箐的资料,在网络舆论的推波助澜下甚至跑到梓箐的店门前泼红油漆大粪什么的。

  梓箐本不想理会,可是这件事已经严重影响到她的生活了。

  她可就不仅仅是抓住那肇事者训斥一通,让其赔礼道歉就了事的,而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直接弄残了丢粪坑,然后暗中委托一个电脑高手弄个匿名账号,拍下照片放网上——标题:现世报。

  渐渐的,也就没人再敢来梓箐面前恣意嚣张了。

  可是又有人开始吆喝:人家不就是泼了点油漆嘛,至于把别人弄残么?

  梓箐的对这些人的态度是——零容度。

  他们内心的阴影和恶毒绝对不比那些犯下连环凶杀案的杀人凶手少,唯一区别就是他们还没提到杀人的胆。

  就像是那些碰瓷的,偷摸拐骗的,直接重典加身,看谁敢有事没事往别人车子前躺?谁敢光天化日之下窃贼集结成群?

  这所有一切都是于丽银引起的,果真不愧为读过书的聪明人,只是动动手指在网上随便发表一篇帖子,就引来如此大的波澜。

  貌似以当前这个剧情世界的律法还没有对这种行为定罪和惩戒的案例,光是想到这“元凶”得不到丝毫报应,梓箐心里就膈应的慌啊。

  哦,对了,报应?

  福至心灵,梓箐突然想到了什么。既然这个于丽银觉得妻子就应该完全接受和承认自己丈夫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的私生子,那就让她自己去好好扮演这样一个贤良淑德的贤妻得了。

  梓箐一向仁善宽厚的很,最喜欢干些成ren之美的事情了。

  不过根据原剧情,于丽银在不久后就跟一个憨厚老实的男人结婚,婚后过着悠悠然的全职太太的生活,相对原主的悲惨和不幸来说,简直是幸福的不要不要的。

  还想幸福?做梦去吧。

  毕竟苍蝇不定无缝的蛋,若是她运气逆天找了个像自己以前碰到的那种“十世佳偶”的绝世好男人,她梓箐也就只能…………戳掉!

  唔,她的那个老实憨厚的丈夫叫什么来着?魏东海。

  梓箐想了想,立马请了一家私家侦探将魏东海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以及家庭结构等等全捋了个遍。

  她原本还想着,若是这真是一个真正老师憨厚的男人,她就用手段戳掉…结果发现,她完全是多虑了。

  瘪瘪嘴,于丽银看人的眼光也不咋滴嘛,这厮也就是表面看起来老实憨厚,实则内心阴沉,只是没有足够条件足够诱惑让他们胡乱搞而已。

  梓箐略微一想就明白了,原剧情中于魏东海一直都是个憨厚的疼宠老婆的男人,那是因为于丽银娘家的缘故。那时金巧为了女儿而继续留在于家,也就相当于给于家和于根生多了一把事业上的保护伞。用原剧情的话来说,于根生是一个非常有上进心事业心的男人,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他自然趁机往上爬,达到自己事业的巅峰,仙及鸡犬,整个于家也悄然跻身富豪之列。

  由此影响到魏东海的前程也一片光明,因此,在妻子和于家人面前,他这个女婿自然是装的要多憨直就有多老实,要多疼老婆就有多宠老婆。

  梓箐心中有了谱。不过此事一点也不着急,只暗中留意动静,悄然布局。

  回过头,梓箐见于家还赖在自己房子里不肯搬走,索性打电话给拍卖机构,全权委托给他们,并让他们尽快将房子车子的事情搞定。

  不愧为专业机构,一个月后,房子车子成功拍卖出去。

  不到一个星期,梓箐就得到于家终于被赶…哦错,是搬出那栋房子的消息。

  于家二老,于根生、于丽银以及于强五人,不得不搬回自己两室一厅的小房子。不管怎样痛斥那个自私恶毒又绝情的媳妇,已经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生活还得继续。

  他们想起以前于强的亲生母亲不是一直都想嫁给他们儿子吗?于是利用于强竭力撮合两人。

  于根生心中纵使有一千个不愿意,可是看着年迈父母,每天要操持家务带孩子,真的是太累了。而他这个做儿子的连工作都没着落,什么都分担不了,想着或许让那个女人来帮着操持家务照顾自己父母和孩子也好。想着她以前那么死乞白赖…哦错,是看在她那么痴情一片的份上,自己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