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16章 交锋(happyhecatd和氏璧)
  除了少部分人觉得这个“嫂嫂”做的没错,表示换做自己也肯定不会去养丈夫的私生子,这都什么年代了?

  但更多的人却拿孩子说事,纷纷指责“嫂嫂”:

  “无论如何孩子是无辜的,怎么能为了一己之私而让孩子和亲生父亲相见不相认呢?长大了也会留下很深的阴影。”

  “就是啊,而且对于她来说,就当作是孤儿领养来就是了,非要事儿妈,没事都给她弄出事了。”

  “好好的家庭就被她这样给毁了,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只是可怜了那两个小孩……”

  就在网上对此议论纷纷,甚至要对这个恶毒女人人rou时,杨敏突然找上门来。

  梓箐有些意外,现在的第三者都这么明目张胆理直气壮了吗?

  不过作为同为女性的尊重,她仍旧把她让进了屋。

  杨敏目光赤果果地在房间内扫视一圈,原本以为这只是个出租屋,会看到一个遭乱邋遢的地方,没想到却是简洁雅致,各种家具电器一应俱全。

  梓箐径直朝客厅走去,倒了两杯水,自己在一侧沙发上坐下。

  杨敏一边走过去坐下,一边说:“看样子你离开他后真的过得很不错。”

  嗯哼,梓箐不置可否。

  “你为什么不骂我?”杨敏扑着厚重遮瑕粉的脸望向梓箐,突然说道。神情竟有种视死如归的凝重。

  “骂你?为什么?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梓箐轻啜了口水,淡淡开口。

  “你——”杨敏情绪激动,可是除了说出一个你字,竟不知怎么说了。狠狠瞪了梓箐一眼,终究败下阵来,撇过头,避开梓箐淡漠的目光。

  “难道你就不恨我吗?”

  “恨你?”梓箐轻笑,就像是听到一个什么可笑的笑话一样。

  这样的神情让杨敏很受伤。

  她感觉在对方那潜移默化的强大气场上,自己需要用尽所有力气才能勉强支撑脊背不压爬在地板上,梗着脖子,神情桀骜地彰显自己的嚣张和自得。就好像抢别人男人破坏别人婚姻是一件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一样。

  “我抢了你的男人,还跟你男人生下了儿子,难道你不恨我不想骂我吗?”

  “我们六年前就在一起了…对了,那时你正在怀孕呢。”

  “他是不是告诉你每天晚上都在加班?周末不是出差就是开会?知道吗,那些时间他都是和我在一起的,我们还出去旅游,一起度假……”

  杨敏冷笑:“呵呵,你知道他当初是怎么描述你的吗?没情趣,没魅力,没一点女人味,还经常在他面前跟父母顶嘴,让他这个当孝子的很不高兴呢。要不是因为你娘家的财富和权势,他根本就不会那么容忍你…”

  梓箐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对方自顾地说着,情绪越来越激动。明明是在情敌面前耀武扬威来着,却说着说着她自己倒先哭了起来。

  梓箐却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去安慰对方的冲动呢,她嘴角的笑意逐渐放大,点点头,挑眉道:“你说对了,我娘家就是有钱有势,我就是命好,就是依仗娘家荫蔽,那又怎样?这也是我资本的一部分。”

  “你…有钱有势就很了不起吗?有钱人就可以恣意玩弄别人的感情去践踏别人吗……”

  “有钱有势自然比你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小白菜了不起一些,不过我金巧却还不屑于去玩弄践踏那些莫须有的玩意,至少不会像你一样,没名没份就巴着赶着的给别人生孩子,还理直气壮跑到别人妻子面前叫嚣。”

  “你,你——”杨敏哭号起来,甚至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啪——

  梓箐猛地一拍桌子,厉声喝道:“你嚎什么嚎!”要不是看你是个女人,早扔出去了。

  杨敏身体猛地一抖,声音一收,果真静了下来,有些懵懵的看着梓箐。

  梓箐说:“原本真想好好羞辱你两句的,不过看你这样子,貌似也没少被羞辱。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就算我跟于根生离婚,不管他冲进云霄还是贬人泥里,他都不可能看上你的。”

  “不会看上我,难道他还会巴着求着你不成?”她心中刺痛,先前于根生那本绝情的羞辱她,此刻被这个女人简单一句话再次将伤口撕开。可是她不甘心啊。自讨自己不管是样貌,学历,身材都比对方强,最重要是她很年轻。唯一不足就是她没有她那样有钱有势的娘家。

  梓箐挑眉应道:“当然。”

  梓箐看着对方几近崩溃的样子,对于女人,她终究无法完全狠心的。特别是她自己的玩家身份,说不定哪天就会穿到类似杨敏那样的委托者身上,所以她现在都已经习惯做事留一线以后好像见。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梓箐装作随意说起,而意识却开始慢慢运转灵心诀平复对方的情绪,那脆弱的小神经几近崩溃边缘,她可不想为了那么一个男人,而眼睁睁看着一个女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变成疯子。

  杨敏几乎神经质地偏头瞪向梓箐,下意识的反问:“为什么?”

  梓箐说道:“因为你所在乎的年轻貌美只是他喜欢的,而我所拥有的财富和权势却是他所依仗的。当生活优渥无忧,自然会找些乐子,可是,他不管是想要保住自己现有的生活亦或是向更好的生活奋斗,都离不开我。当然,如果他这一切都没有了,就更是不可能去选择一个比他还不如的女人。”

  “你——”

  梓箐话锋一转,“当然,如果硬要死乞白赖,说要与他吃苦耐劳和奋斗的话,也不会介意多个给他当发泄工具的。”

  “金巧,你……”

  梓箐挑眉:“我说你了吗?你这么激动,莫非是还想死乞白赖的倒贴上去不成?以为自己舍弃青春的陪伴,甚至是出卖自己一切可以出卖的东西去成全对方,就可以感动对方了?就可以以同甘共苦的名义‘终成眷属’了?”

  “是不是觉得这样的爱情才够跌宕起伏才够感人?以为自己这样偏执而疯狂的,如同飞蛾扑火一样的付出就显得自己有多么伟大多么了不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