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14章 当“外人”离开后
  呵,离开那家公司,他们说的倒是轻巧。

  如果真如自己猜想的那样,这一切都是金家在背后捣鬼,若真离婚了,他们势必会宣扬的沸沸扬扬甚至在业界封杀自己,且不说那些与公司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企业会不会聘用他,就算是用他,他们能给出年薪百万的薪酬待遇吗?

  这些问题跟小市民的父母怎会解释的清楚。

  当于根生脑海中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他自己都吓了一条。

  “小市民”?

  他以前从来不觉得跟父母交流有这么困难,因为那时一切都由妻子帮他运筹,即便有争执也是妻子跟公婆,他当然知道很多时候都是父母在吹毛求疵,但是他仍旧会不由自主地偏向自己父母,最后实际上也会采取妻子的建议。

  因为他们生养自己的父母,而你只是半路加入自己家庭和人生的女人,两相比较,当然是父母更重要啊

  因为他们是长辈,不管他们说的对错,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是女儿理所当然奉行的孝道。所以勿论孰是孰非,理所当然指责妻子。

  而且在他看来,身为妻子,理解自己、包容自己、并且迁就自己父母、孝敬自己父母更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情。

  却从没想过妻子也是需要理解,包容,迁就和尊重的。

  于根生知道再说下去,他们又会说他偏帮一个外姓人

  是了,以前他们便是经常说他们才是一家人,做妻子理所应当以夫为天以他为中心,否则便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而且男人就是应该风流不羁,志在四方什么的,所以他根本就不觉得跟外面女人搞点激情有什么不对。他清楚记得他母亲曾经也说过,父亲当年还是一个教书匠时,就跟其她女人搞一起,母亲便是用自己的宽容大度维系一个家,现在还不是一样夫唱妇随白头偕老了?

  所以他也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跟一个女大学生来点生活调剂和激情也没啥大不了的,他唯一愤怒的是那个女人竟然背着自己生孩子好吧,好像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于根生偏过头就看到怯怯懦懦从房间里走出来的萱萱,才不到两个月时间,一个那么活泼灵动的孩子变得畏缩起来,连眼睛看人都躲躲闪闪的。

  他朝萱萱招手:“萱萱,到爸爸这儿来。”

  萱萱没有第一时间想小鸟一样扑进他怀里,而是睁着惊恐的眼睛畏缩地看向于母。

  于母偏头对萱萱黑着脸呵斥:“你出来做什么?还不快给我滚回房间里去,没把作业做完就不要出来!”她偏头对着于根生瞬间换上慈爱的样子,“根生啊,小孩子可骄纵不得,今天我去接她的时候,老师说她上课开小差,作业没做完,还留堂了,这样下去学习跟不上可怎么行?你看她小小年纪就这么不懂事,长大了自己会吃亏的。”

  于根生语结。

  这时一声怯怯的声音传来:“爸爸,水”

  一个略微瘦弱的小男孩睁着惶惑大眼睛盯着他,手里端着一杯水。

  就在梓箐离开没两天,在于家二老的坚持下把于强接回家。他一直都非常安静,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成熟。

  于母见此连忙过去把杯子接过来,一脸心疼,“强强就是乖,知道心疼爸爸,来,奶奶看看小手有没有烫到。”

  于强见于根生目光始终落在萱萱身上,便靠近了些,“爸爸为什么都不看强强,是不是强强有什么做的不对,强强都可以改,只要爸爸别不要强强了我舍不得爸爸还有爷爷奶奶。”软糯的声音,可怜而乞求的话语,让人心都快化了。

  他成功吸引于根生的注意力,而萱萱则再次被于母呵斥回房间,一晚上都没吃饭,算是惩罚她这次不听话的教训。

  妥妥的原剧情的套路。

  梓箐是两天后才知道父亲干预了她离婚的事。

  而后又从闺蜜口中得知现在于家上下因为于根生工作不保而急得上蹿下跳。

  她从琴绘声绘色的描述中勾勒出于母在一堆大婶大妈中像祥林嫂一样哭诉他们于家何其不幸,原本娶了一个有点身家有点背景的媳妇,哪知竟然是个吃里扒外养不熟的白羊狼,这些年尽管她只生了个女娃也从没说过她一句重话,现在就因为自己儿子在外面领养一个孤儿就寻死觅活吵着离婚

  有人嘴贱:不是说那个孤儿是你儿子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生的野种吗?哦不不是“野种”,是孩,孩子。

  周围人掩嘴窃窃私语低声嗤笑。

  于母就狠狠挖那个人一眼,那人却毫不在乎地斜眼瘪嘴冷笑,内心却是腹诽:先前不是在她们面前各种显摆,他们儿子多么的能干有出息又有孝心,娶了才貌双全的富家女,买了房子车子,还把他们接去一起住却嫌弃媳妇各种不是,现在好了,终于吵的离婚,原来竟是你儿子自己出轨了,还有野种了想想就可笑。

  周围的人也是闲的蛋疼,反正经常聚一起就是东家长西家短,很乐意听到别家这种家门不幸的事情来安慰一下自己的不幸。

  有好事者还嫌事情不够深扒,啜着牙花子嘀咕:啧啧,当初不是各种嫌弃媳妇这也不对那也不对么?怎么反倒人家离开后却变得更糟心了呢?

  可不是么,那天我打停车场经过,听到有人在车库里面传来男人和女人吵架的声音。

  于母心说,男人和女人在地下停车场吵架关自己什么事,狠狠挖了那个胖大婶一眼。

  旁边有人立马附和,你莫不是说的上前天下午?我也听到了,听说是为了某个私生子的事情一边说一边朝于母这边努嘴。

  众人会心一笑。

  这本来是于母想要来发泄这段时间不快,顺便损一损那个恶毒女人的,却不料反倒把自己陷于难堪境地。

  噌地站了起来,抱着手,昂着头,梗着脖子,鼻孔朝天,“哼,我儿子生的儿子就是我的孙子,女人愿意巴着我儿子是因为我儿子有本事,却不像某些人,都给了几十万彩礼也把媳妇娶不回家呢。”

  这话一出,立马让众人对她横眉相向。从彼此含沙射影专戳伤口的揭短演变到最后互相蹬鼻子上脸谩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