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12章 幻灭
  于根生看见画着精致妆容的杨敏像以前一样靠着车库转角墙壁,换做从前逍遥的他,此时免不了**好一通地下偷n的戏码上演。只可惜现在不比从前了,他眉头就皱了起来“你来干什么?”

  杨敏“我自然是为了我们的事情来的啊,现在那个女人不是起诉离婚了吗?你为什么还不同意,莫非你还爱着她?”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明显带着轻蔑的之意。

  于根生气不打一处来,他承认他是睡了她,可当时两人都说好的,只谈感情不干扰彼此生活。

  而且在他心底也从没想过要离婚,虽然生活很平淡,她偶尔还会跟自己父母顶嘴,但是他们彼此间共同奋斗建立起来的相濡以沫不是随便哪个自以为年轻有点姿色的小姑娘就能代替的。

  “还不都是因为你,若不是你硬来横插一脚,现在我们大家都过的好好的,彼此相安无事。我说过孩子我自然会养,你不想工作我给你钱把你养起来,她又怎会知道强儿的事而吵着要离婚?现在闹得连公司老总都找我谈话了,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离婚的,还有,我若是出了事,你也不会落得好!”

  他扬起戴着表的手指着她额头,神情凶厉地训斥着。

  曾经的誓言和现实落差太大,杨敏悲痛的难以自已,眼泪不由自主在眼眶里打转,“不把强儿的事情说出来?难道你要让他一辈子都觉得自己是个孤儿吗?这对他又是何其不公?!于根生,你跟我说清楚,是谁当初说我让你重新燃起了青春的气息,是谁说要养我一辈子护我一生无忧的”

  “啪”的一声,将带着哭腔的控诉硬生生打住,于根生反手甩了她一巴掌。孤儿两个字让他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刺痛,他于根生的亲生儿子怎会是孤儿。“不要再跟我提强儿的事,我会当他亲生儿子一样对待,给他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生活。”

  旋即一步上前,双手抓住对方肩膀,大力的想要将她捏碎,神情暴怒地吼道:“倒是杨敏你,现在还好意思说我?当初你不是说你只爱我的人,只要能待在我身边就行了吗?可是你还不是处处向我伸手要钱要礼物?你说你不在乎名份,可是你却瞒着我偷偷把孩子生下来要挟我,要挟我无所谓,那是我的儿子,我于根生自然会负责抚养他长大成rn,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打电话给巧巧来破坏我的家庭!”

  “你说生孩子来要挟你?”杨敏怒极而笑,眼泪混着鼻涕横流,“于根生,我当初怀孕第一时间就告诉你了,你忘了你当时是多么兴奋了吗?现在孩子长大了需要户口需要上学,你觉得他妨碍了你的婚姻你的家庭,就反倒埋怨起我来了?”

  于根生疯狂地摇晃着对方的肩膀,“不要说了,你这个两面三刀口是心非的女人,你就是爱慕虚荣好吃懒做,什么都不想做,以为生了个儿子就想一辈子白吃白喝白住吗?”他口不择言地咆哮着。

  曾经无比爱慕他宽厚坚实的肩膀,此时就像是杨敏的噩梦。

  记得有人说过一句话:大意是强壮的男人可以给你安全感,但打起人来同样让人很恐怖。就像现在。

  这样的于根生让杨敏感到无比陌生而恐惧,她本能地想要挣脱对方的钳制,慌乱地摇着头,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嚣:“放手,你这个疯子。”

  于根生蓦地松开手,一刹那,他感觉周围一切都陌生起来。

  杨敏哭着道:“你说我好吃懒**慕虚荣?当初我已经应聘上公司,现在至少也是部门经理的职位,可是因为怀孕生产带孩子,我一个人出处校门的女孩子,没人帮我,没人照顾我,我根本没办法做到又要上班又要带孩子,你说我不用去上班,你养我和孩子这些话难道你都忘了吗?”

  于根生感觉脑袋里混沌一片,抱着头,杵在墙壁上。

  杨敏带着哭腔的冷笑“呵呵,真是好笑你当初说跟我才找有爱情的滋味的,你明明说过可以的话还是想找我这样的女人当妻子的而我竟然相信了”

  “哼,找你这样的女人?”于根生蓦地偏过头,朝杨敏阴恻恻冷笑道“你也不看看你现在啥样子,这些年你吃我的用我的穿我的住我的,你身上哪一样不是我给钱买的?曾经说要自食其力自力更生的人到哪里去了?曾经说爱情至上不在乎名份的人到哪儿去了?你才是那个口是心非两面三刀的女人,杨敏,你真让人恶心!”

  这样的话实在是太伤人了。其实或许这才是她在他心里真实地位吧。在一切都平和的状态,他可以花言巧语逢场作戏,可是一旦涉及到自己的事业和家庭,一切都是浮云啊。

  杨敏一手捂着脸,眼里噙着泪,斜仰头看着这个曾经跟她海誓山盟在鱼水交融中无限激情澎湃的男人,变得好陌生好可怕,“你,你说我让你恶心了?当初你要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我把我的身体,我最好的青春都给了你,你现在竟然对我说这种话,你还是不是人啊?啊”

  她状若疯狂地朝于根生撞去,对方则完全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粗暴地往旁边一推,杨敏一个趔趄,身体不由自主朝侧方栽倒,手下意识朝旁边抓起,臂膀却狠狠打在墙壁转角上,顿时传来钻心疼痛。连哭都哭不出来。

  于根生冷冷哼了一声,“当初选择跟我时,我就说过,不干扰对方的生活,大家也就是随便玩玩逢场作戏而已。不要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以后别再在我面前出现,那纯粹就是自取其辱!”

  杨敏一手抱着手臂,蜷缩在地上,而那个男人丢下这冷漠的话后决然离去。

  好久,她才嚎啕大哭出来。

  对于一个成熟的男人而言,他永远明白什么对自己是最重要的。事业,家庭,然后才是婚姻。

  这时不知道哪辆车正在停车入库,车窗里飘出一首歌:噢,多么痛的领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