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11章 谁才是最坚实的后盾
  娘家打来电话,问梓箐和于根生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梓箐这才想起,从出事后她还没打电话回去过呢,一方面自然是不想让二老操心,而且她觉得从原剧情来看,于家是恨不得把她这个不贤良淑德的媳妇赶出门去,自己提出离婚正和他们的意愿,所以应该很快就能离婚,等尘埃落定再告诉他们不迟。只是没想到事到临头又横生波折。

  再则原主性子十分要强,这个男人是她自己选择的,所以不想让父母知道她现在的难堪境地。当然,也有梓箐自己的原因,她喜欢靠自己的手段来干。

  不过原主父母主动问起来,她想了想,并没有像原主那样粉饰太平说“没事”“很好”的套话,而是尽可能简略地把事情原委如实说了一遍。

  电话另一头沉默良久,隐约听到两人压低声音争论,而后金父抢过电话,低沉了声音说道:“巧儿,你想做什么尽管做就是了,爸妈都支持你!你想离婚离就是了,不过也要让他于家知道我女儿不是任由他揉圆搓扁的!”

  梓箐心下一暖,尽管对方看不到她此刻样子,仍旧不由自主地重重点了点头,“嗯,谢谢爸妈!”

  能够欺骗一次就能欺骗两次,能背叛一次就能背叛三次四次。其实对于婚姻家庭,与其说爱情维系,还不如说是生活的彼此需要和依存,至于誓言那些就只存在童话里。如今木已成舟,若是好好解释和诚恳承认错误,未必就不能过下去。可是那于家人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闹这么一出,来败坏他们女儿名声,闹的满城皆知。以为这样他们女儿除了他们于家就没人敢要了?哼,简直是好阴沉歹毒的心思。

  二老还说,她想回娘家随时都可以,住多久甚或一辈子都行,至于钱的事也不用操心,打官司,买房,生活费,需要多少他们直接打过来。

  挂了电话,金父脸一下子阴沉下来,“哼,于家小子以为现在当上部门主管了,翅膀长硬了,看来不给他点颜色瞧瞧就忘了自己是个啥玩意儿!”

  金母一听,自然知道老头子想要做什么,连忙在旁边附和,“就是,先前于家老母还打电话来说,若是巧巧不喜欢他们住在家里,他们搬出去就行了之类的话,真是说的好听,什么恶名声都往我女儿头上按,真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以前不过是巧巧没有说,我们不好管年轻人的事,现在女儿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自然要给她们点颜色瞧瞧!”

  顿了顿,她突然想到什么:“对了老头子,反正我是不赞成女儿再跟那样的人和好了,你看女儿的态度也很坚决,若是那于家迫于压力而……”

  “这个问题我早就考虑到了,就是要给他们点教训。不是他们不要我女儿,而是我女儿不要他,就算死乞白赖贴上来也不要。现在巧巧已经搬出来住,到时再给法院那边打个电话。所谓的裁决不过是范围内的上下调节而已。”

  金母这才放心下来。

  梓箐虽然不知道金家二老心中具体所想,不过有了他们作为后盾,她感觉自己变得更有底气了。

  挂断电话,梓箐心情却是久久不能平静。

  她想,其实,如果原主能够在发现于根生背叛欺骗时就及时寻求父母帮助支持,或许结局又会不一样了。

  ……

  于家笃定金巧是舍不得他们儿子,舍不得离开他们于家,再加上把萱萱留在于家,若是真要离婚,那就是个抛弃家庭孩子的恶毒妇人!

  就像梅的人生一样,母亲不堪家暴而离家出走后,未尝不是家人每天给她灌输“母亲是坏女人”“母亲不要你,抛弃你”的思想,才最终留下难以解开的心结。

  就等着这个女人灰溜溜回来求他们,到时揉圆搓扁还不是由他们说了算?!

  他们内心是极度自卑的,因为他们心知肚明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媳妇,所以表面对金巧有多排遣,便是想要用所谓的家规妇德来压压对方的威风。这事如果落在原主身上,他们这招完全奏效。他们不仅完全辖制住了媳妇,维护了这段婚姻就相当于得到媳妇娘家的荫蔽,以及外界对他们良好的口碑。即便到最后,他们活活耗死原主。

  继续维系这段婚姻不外乎三种打算,一是彼此需要相护依存的生活;二是女儿;三是…正如琴说的,彼此耗着,自己痛苦也不能让那对渣男贱女好过。

  只可惜梓箐不是原主,不管他们用萱萱作为要挟,还是想通过舆论施压,就算是身边所有人都说她这样太“小题大做”,她依旧没有丝毫迟疑和退却。

  离婚案吵的沸沸扬扬,自然也让于根生公司知道了。

  于根生现在好歹也是公司中层管理,若是因此传出对公司影响不好的传言肯定不行的。于是老总在一次会后亲自找于根生谈话,含沙射影的说,一个人的作风问题也会影响到他的做事风格,让他好生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妥当,不要给人留下话柄什么的。

  于根生一听,顿觉不妙,连忙说那只是外面的谣传而已,他和妻子感情很和谐。

  转过身,于根生心中就隐隐有些明白,肯定是那个老头子在背后搞的鬼,一边愤恨这些年自己为公司做出那么多努力,他现在的地位都是他自己奋斗拼来的,可是仍旧敌不过那层关系网吗?

  他也明白了,自己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婚!

  正巧,那个“阴”了他的女大学生杨敏找来,自然是为了“名正言顺”的事情。

  前几次电话中这个男人都以“正在协商离婚”为由搪塞她,对于她而言,现在青春不再,最大依仗的儿子也被领走了,若是不趁此机会“上位”,恐怕她一辈子都只能当别人的qing妇小san,她可不想以后让儿子知道有一个当小san的妈。

  于是今天便亲自找上门来把于根生堵在地下车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