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10章 恶名远扬
  “于根生,既然今天你自己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丢人我便成全了你,反正你做下那等背弃婚姻家庭和爱情的龌龊事便要有承担其后果的觉悟。当初结婚时我们彼此是当着上帝的面起的誓言,要彼此忠诚坚贞,可是你呢?你竟然跟外面的女人搞一起,连孩子都五六岁了,如果不是因为到了上学年龄户口没着落,你是不是还要继续瞒着我?你让我这做妻子的作何感想?”

  “让我不要闹?这不是闹不闹的问题,而是我们的婚姻已经走到尽头了。我不管你对家庭责任、爱情性的定义是怎样,但与我而言,若是对家庭没有责任和守护,对爱情最起码的忠诚坚贞都没有,只是为了凑合着过日子而生活在一起,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梓箐言辞激烈清晰地阐明自己观点。

  “巧巧,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不要这样子好不好,以前你不是这样子的,你也说过我们一辈子相亲相爱不离不弃的,难道你说的这些都是骗人的?”于根生神情痛苦地控诉着。

  梓箐冷眼看着他的做作,眼睛微眯,其实她根本就不奢望他能理解她。罢了,反正自己已经把自己观点表达的很清楚了,懒得废话,直接折身走人。

  这时于家几人赶来了,围到梓箐面前挡住她去路。正合适于根生扑过来抱着她的腿。

  于家人见自己儿子哥哥竟然大庭广众之下给这个女人下跪,一边扶起于根生,一边开始对梓箐唇枪舌战的讨伐。

  于根生趁机为自己漂白:“巧巧,我都跟你解释过很多次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也是被陷害的,我也是受害者。再说当初你不是已经答应了吗?你就当他是个孤儿就行了,这对你根本就没任何影响啊,你为什么一定要把它翻出来”

  于丽银朝梓箐叫喊:“大嫂,现在我哥都跟你跪下了,你到底还想怎样啊?”

  梓箐:“不是我想怎样,而是你们这一大家子把我围起来又是哭又是叫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这个女人把你们这一家人怎么了呢。”

  于父挺着腰杆,开始充当裁事者的角色,抬高声音,神情很是威严:“好了,都不要说了。都给我回去,在这里闹成何体统。男儿志在四方,谁没犯一点小错误,为人妇却没有一点贤良淑德的样子,没有一点包容心,一点小事就吵着要死要活的,真应该让你父母来好好看看你现在这样子。”

  梓箐气极而笑,贱,果真是有遗传的,竟然也能够把出轨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并理所当然给妻子戴上不贤良淑德的帽子。

  “对,巧巧,一家人能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大事呢,还是回家再说吧。如果你是因为我们两个老东西住在家里碍着你的事了,我们大不了搬走就是,反正我们辛苦一辈子,习惯自食其力,饿不死自己的”于母一幅苦口婆心,为了成全儿子幸福而无比委屈自己的伟大婆母形象。

  于根生听到自己母亲竟然说要搬走,顿时急了,叫道:“妈,谁说要让你们搬走了?你们辛苦大半辈子,好不容易把我和妹妹拉扯大,本来让你们来享几天清福的,可是还要帮我们操持家务照顾孩子,就没一天清闲的,现在还让你们为我们的事情操心,你让我这做儿子的怎么能心安啊?”

  “根生啊,爸妈知道你是孝顺善良的孩子,可是妈也不能做你们婚姻家庭破裂的罪人啊,那样的话妈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于母朝梓箐方向投去一个畏缩而怯懦的眼神,旋即低下头,一边说着一边摸眼泪。

  不知不觉周围就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其实任何一个剧情世界都不缺这种喜欢去欣赏别人痛苦的人,然后安慰自己的不幸,原来还有人过的比自己更糟的。

  围观者周围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大多都说这个女人太丢人现眼了。真是的,不管有什么家庭矛盾,在家里商量着解决就行了,非要闹到这大庭广众。再说,一看这男人就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一幅事业有成的成功男人形象,而这对公婆也是很通达很讲事理的。公婆都那么委曲求全的发话了,男人也愿意当众跪下求原谅,婆家人也这般宽容你,你还这样拿乔,就太不识好歹了

  啧啧,还要把自己公婆赶走,这样的女人太要不得了。

  梓箐却不管围观人怎么谴责嘲讽她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就像是原主的姐妹们一样,外表光鲜靓丽下,未必就如童话故事般的唯美。而这些喜欢将自己的畅快建立在欣赏别人痛苦上的人,内里更为不堪。

  “你们一家人把我围在这里想干什么?惺惺作态,不要装的多么委屈的样子,对于欺骗和背叛了自己的人,我金巧不稀罕。让开,否则我报警了。”

  于根生连忙抓着梓箐的手臂,“巧巧,不要再闹了,有什么事我们回去说吧,就算你对我有再大的不满也不要把气撒在我爸妈身上,一切冲着我来。”

  梓箐其实应该早就料到于家会来这一招苦肉计的。她就不明白了,自己对他父母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干嘛老是要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梓箐瞥了眼这个一脸“委屈”“痛苦”的男人,冷笑一声,她就知道跟这些人讲不通道理的,“呼”地挥手甩开对方的抓扯,而后伸手一揽,用上巧劲从人群中扒开一道缝,挣脱包围圈。

  还好,她的武术技能对体质敏捷和反应还是有一定加成,否则此时被对方这么紧紧拽着,再加上于家人东拉一下西扯一下还不容易挣脱这个漩涡。

  可见即便是在“文明”社会,适当的“武力值”也是非常必要滴。

  她暂时是脱困了,可是于家人却在那里闹腾了半天,直把她这个二媳妇数落的刁蛮任性又刻薄长辈的毒妇形象。

  几乎是一日之间,金巧恶名声就传播的整个片区都知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