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07章 小方的推衍
  小方传来一丝意念波动,梓箐以为又有什么重要的信息,接受连忙连接识海。

  “箐,你真的不打算再争取一下了?”

  哦,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她没想到小方没有继续“睡觉”,而是关心自己在任务中的进展情况。

  梓箐摇摇头,“不了,顺其自然吧。”

  小方顿了顿,紧接着,给梓箐传了一组画面。

  画面中是多年后已经长大的萱萱,她比原剧情中的境地更加糟糕。因为在原剧情中原主不管忍受多么大的委屈,也不管萱萱是否尊重她这个妈妈,但是事无巨细都照顾的非常周到入微,可以说是一路细心呵护着她成长,而没有走上歧路。

  可是在小方刚刚传递过来的画面中,因为没有母亲的呵护教导,爷爷奶奶有了孙子自然将她冷落,再加之他们对金巧的怨恨而迁怒在萱萱身上。萱萱没有及时纠正她的坏毛病,逐渐走上歧路,跟社会上混混搅在一起,打架,磕药丸,泡吧等等,最后打群架,弄出人命。

  此时她出场收拾烂摊子,可是萱萱已经再也回不去了。她无比怨恨地朝“梓箐”吼:你以为现在救我出来我就会对你感激涕零?我告诉你,你做梦去吧。我没有你这个当妈的,你不配。当年你自己一走了之,你自己倒是过的逍遥了舒坦了,可是我呢?那个野种有丁点的事就跑去告我的状,他们打我骂我,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没做到一个当母亲的责任,我恨你!

  梓箐沉默良久,她说:“这一切都是你推衍出来的对不对?”

  小方应道:“如果你如现在这般选择的话,这便是你和她必定会发展的方向。”

  梓箐:“你可以推衍出,若是我努力争取了她的抚养权会怎样吗?”

  小方微微一愣,便真的开始去推衍了,毕竟对于这么一个最低级的普通剧情世界,魔方只转几圈就能得出剧情结果。他正要将推衍出来的剧情传给梓箐

  梓箐语气稍稍停顿了一下,便说:“她仍旧会恨我的对不对?她恨我剥夺了她的父爱,她会一辈子活在对父爱的渴望中。她会偷偷跟于家人接触,而她就是于家想要整我或者看我风光后想要跟我搭上关系的唯一纽带,她同样会被带坏,甚至是在我完全不留意的情况中。”

  识海中良久沉默。

  的确,刚才小方重新推衍出来的剧情正是这样。

  所有,有些人,注定是需要走了弯路才会真正的懂得生活和悔悟的。

  不过有了小方的推衍,梓箐觉得自己只需要在这个过程中多注意一下萱萱的学习生活动向就行了。

  小方虽然是法则的极致,他的推衍只是基于现实事件基础上,事件改变,结局也会相应发生变化。

  不过梓箐仍旧为小方这强大的推衍功能震惊到了,她想,看来以后自己在做出重要决定而自己又没有完全把握的时候,不妨让小方推衍一下。

  接下来梓箐一边准备离婚的事情,搜集于根生出轨证据以及聘请律师之类另一方面她在思考自己在这个剧情世界该怎样谋生。

  证据什么的太好找了,有现成的照片,然后再请求法院对于强和于根生做一个亲子鉴定就行。所以,不出意外,这婚是离定了的,而且于根生会以过错方分不到或者少分财产。只是到时候恐怕即便法院判决了,以于家那悭吝样,恐怕他们也会纠缠不清。

  所以必须弄一个稳定又赚钱快的行当,根据以前经验,梓箐心中已经有了初步设想。

  不管是当医生还是从事药业相关的职业,对资历都有相当要求。还是选择开美容院,方便快捷。

  定好了方向,接下来便是找铺面,装修,购置设备药材等等一系列琐碎不比细表。

  两个星期后,梓箐搬进新出租屋,刚收拾停当,就接到法院传票。下星期三去调解,关于共同财产的分割和对子女的抚养、教育、医疗费等协商。

  梓箐早已做好准备。

  她现在正在筹备美容院的事情,还没有开张,只是开始制作美人膏,养颜精水之类,她对自己的产品有绝对的信心,能够一炮而红。

  第二天,梓箐的手机响个不停,一看都是原主曾经的好友闺蜜。

  这段时间忙着搬家,看房,租店请律师,制作美人膏之类,忙的不亦乐乎,她们打电话来找她逛街去美容店什么的都敷衍过去。

  可是今天她们却接二连三的打来,莫非是有什么事?梓箐想自己的事情也告一段落,就等下个星期协商然后法院判决。

  这是原主的生活圈子和关系网,在原主曾经那段艰难日子中,也是这帮姐妹市场开导劝解她,给她鼓励才能坚持下来。

  所以梓箐立马就答应,去老地方。

  是河边茶寮,梓箐根据原主喜好依旧要了一杯菊花茶。

  几人落座,琴就迫不及待地说:“巧巧,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呢?你看你,现在还像没事人一样。”

  有了琴开口,梅和静紧跟着连珠炮地发问,神情难掩焦急和关切之意。

  茶端来了,梓箐放了几块冰糖搅拌一下,轻啜一口,这才用很平静柔和的语气说道:“我知道你们很关心我,不着急,你们想知道什么,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慢慢聊。再说我们好久没聚一起了,今天我请客哦。”

  三人相视一眼,没理梓箐这一茬,而是继续刚才的话题。

  梅在四个姐妹中年龄稍大,语重心长地说:“其实昨天晚上我在外面散步就听到小区里好多人都在议论纷纷,说你离家出走还要离婚,连孩子也不要了。还看到你家太后在那里大声嚷嚷,那些大妈大婶们就在那附和帮腔,说什么难听的都有”

  “我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静嘟哝一句。

  琴语气低沉了下来,带着探寻和不确定的问:“你选择离婚,真的是因为那件事?”

  几人心下通透,那件事自然指“金巧想要领养一个孤儿,最后却发现孤儿竟是丈夫与别的女人生的私生子”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