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05章 高度决定视界
  离婚是肯定的,问题是怎么个离法。

  以梓箐一贯行事风格,这种情况,若是他们态度好一点,至少道歉有点诚意,她不介意就这么干脆利索地走出这这个家门。

  不过现在,看这一家子的态度,真是当了biao子还想给自己立牌坊的货。自己若是就这么走了,不知道又会传出什么难听的话呢。

  她不在乎,可是原主的身份和原主娘家在乎啊。自己可是为原主的人生逆袭的,用自己的方法尽可能让原主过上更好的生活——嗯,这就是系统的要求。

  所以,他们卯定她不会去告舍不得告于根生,她就要告的他身败名裂!

  做下决断后,梓箐顺便将自己这次任务携带的技能金手指捋了一遍。

  和上次一样,她只带来了自己的技能和仙术。

  眼下比较实用的也就医术和武术,医术已经与她的灵魂融汇,并不需要熟练度。而武术却需要,必须让身体习惯意识反应的速度。

  仙术么……她直接按照法诀运转周天,因为是直接以她的灵魂之体进行,所以并没有凝滞之感。不过想要以现在身体施展法术和运用灵力,还必须依靠当前修炼所得灵气才行。这里和上次任务一样,灵气非常稀薄,但是可以慢慢修炼积累,以备不时之需。

  整理好这一切,灵心诀不仅让梓箐的心情平静下来,还安抚了躁动的原主残念。

  其实对于原主来说,逆袭也是一件非常煎熬的事情。

  因为他们会再次经历一遍伤痛,而且很多时候,因为是另一个人去代替自己的生活,不管是行事风格还是思维,绝不会一样,所改变的生活也不尽如人意。他们更多的是想要报复,狠狠的疯狂地报复。越是酣畅淋漓他们才会越加畅快。

  梓箐不是不会报复,只不过她不喜欢那些太过纠缠不清的事情,而喜欢洒脱,向往更自由更广阔的空间。所以很多时候一般都选择最简单省事的粗暴解决。

  能动手的绝不动口。

  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剧情世界平衡以及不违背自己原则底线为前提,对原主人生做出的争取和改变。如此一来,虽然结局或许更平稳,但是过程却绝不会让人感到有多么爽快。所以领取奖励的时候也会有所折扣,甚至有些吃亏。

  梓箐不在乎,她永远都是她自己,她不可能因为原主个人心愿而违背自己的原则或者违反整个剧情世界的平衡。当初自己做的任务中也不乏自己千辛万苦最后完成了却没得到委托者认可而血本无归,这些都不能改变她的初衷,大不了自己挑选任务时选择那些在本心还有一点宽容和理解的委托者。至于其他,他们把自己的心愿委托任务挂在任务栏上,想挂多久就挂多久……

  她社区里的那些玩家可以这么干,在那三千小世界里随便怎么折腾都行,但是她不行。

  思考也是很费心神脑力的,再加上刚才接收剧情,消耗很多能量。还没到中午独自就饿了。

  梓箐站起身,穿过客厅,于丽银看见她经过瘪了瘪嘴,故意嗤了一声。

  梓箐看了下冰箱,有速冻饺子,直接煮了一袋,而后就着冰箱里的食材给自己搭配了调料和两样拌菜。

  自顾端到餐桌上开始吃起来。

  于丽银没想到刚才全家人摁着这个女人斥责一通,她生了一通闷气,还以为煮东西去讨好大哥呢,没想到竟自个在那哧溜哧溜的吃起来了。

  她故意咳嗽几声,那女人竟像是没听到一样。

  于丽银冲着梓箐方向喊:“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自己一个人就在那里开吃了,没看到大哥被你一大早吵着连饭也没吃上吗?真是自私自利……”

  梓箐没搭话,完全当空气。

  对于完全不尊重她和不在乎她的人来说,压根就懒得去理会。你越是搭理,她越是来劲。

  正吃着,于家二老相继回来,看到梓箐一个人在餐桌上吃着,脸立马就黑了下来。

  因着上午才吵过架,便阴阳怪气地指桑骂槐,反正就是拿什么“妇道,尊卑,贤妻”之类的来说道。

  妇道,尊卑,贤惠什么的都是建立在夫妻关系上的好吧。

  你们的儿子(哥哥)都背叛了这段婚姻,对妻子不忠,难道还奢望媳妇对你们去尽尊卑孝道?

  没有夫妻关系的维系,他们之间就只是陌生人而已,对陌生人也要去尽孝道?她又不是圣母!

  外面几人说的热闹,于根生终于开门出来,怨毒的视线落在梓箐身上,差点灼出一个坑来。只可惜梓箐浑然未觉,只静静地细细地吃自己的食物……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她没必要跟这些人去挣而让自己身体受罪。再说了,这是在他们于家,就像上午一样,你说一句,他们就说好多句把你堵回去。

  真要吵起来,澳门赌博网站:他们又说这个媳妇没有尊卑什么的……哎,索性还是不理会的好。

  于根生把自己关在卧室,原本以为金巧会进去安抚一下他什么的。没想到等了半天,这女人竟是自顾的煮东西吃。连自己爸妈和妹妹跟她说话都不搭理,也不给他们吃,哪里还有一点为人妻为人媳的样子?

  他黑着脸,沉沉的说了一句:“我公司里还有点事……”说完直接从衣帽架上取了西装拎了公文包就开门出去了。

  于母跟在后面叫:“根生,你还没有吃饭啊,啧啧,都已经中午了,这要是把肠胃饿出个好歹怎么办?”转过身朝梓箐吼:“都是你这个女人,一点也不知道心疼自己的丈夫,就只顾着自己吃,吃吃,怎么不吃死你!要不是有我儿子挣钱养家,你就喝西北风去吧。哼……”

  梓箐在几人轮番的言语轰炸中终于吃饱喝足,感觉身体立马充满了力气,她直接将筷子碗往桌上一推,去漱口洗手就往卧室行去。管的后面怎样叫骂,没规矩,吃了饭连碗筷都不收拾,懒婆娘之类。梓箐冷笑,她在自己家里,自己想怎样就怎样,大概原主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恣意放肆”过一次吧。梓箐旅行包,有条不紊地将私人物品一一整理放好。

  身份证,户口本,银行卡,换洗衣物……顺手将抽屉里的现金全抓进包里。

  收拾停当,她所有的东西就浓缩在一个拉杆箱一个拎包里,平静地打开房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