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04章 思路
  对于爱情婚姻的独占性,于根生对金巧的欺骗和背叛早已越过了底线。

  他所谓的解释便是“我解释过了”“我是男人我也有需求的”“是那个女人来主动勾引的我”“孩子已经生下来了,你说怎么办吧”这些生硬的言语,极尽粗暴乖张之能事。

  梓箐听不到丝毫诚意和悔悟。

  ——他是男人,女人勾引他,他的裤腰带就松了,所以是很正常的事。

  反倒是怨恨是女人勾引的他?!

  埋怨妻子不够理解他?不够包容他?

  装出一幅“你这样让我很难做”的样子。

  真是可笑。

  梓箐现在很好奇那个没有任何名份就给这个男人生下孩子的女人,不知道她听到这些话会作何感想呢?貌似当初还是她给原主打电话道出这其中玄机的呢。莫非那个女人真实想法就是鸠占鹊巢?

  且说于家几人见于根生竟然发了这么大的火,还把金巧晾在客厅,丝毫没有去安抚和劝慰的意思。

  看到这个女人吃瘪,心里还是很痛快的。

  有了于根生表态,于家几人都变得很理直气壮起来。反正他们卯定这个媳妇翻不起大浪来,他们深刻知道当初自己儿子一无所有一穷二白时,这个千金小姐就紧缠着自己儿子不放。现在自己儿子已经是妥妥的成功男人,走出去想要嫁给儿子的黄花闺女一抓一大把,那个女人更是不可能轻易离婚的。

  梓箐将几人那种幸灾乐祸的嘴脸瞧进眼里。

  于父神情威严而沉重,说道:“明天我们就会把那孩子接回来。我们很理解你的感受,你完全可以当作以前我们商量的那般,就当是在外面随便领养的一个孩子就行了。更何况当时在领养协议上你已经签了字。”

  而实际上,于家人是早就知道自己儿子(哥哥)在外面包养有女人还生下孩子的事情,也是他们暗中默认或者说支持,那个女人才可能生下孩子的。他们一直都瞒着原主。直到纸再也保不住火,索性就摊手耍无赖:你看着办吧。

  茕茕孑立,孤立无助和这个家的冷漠桎梏可见一斑了。

  梓箐对于家人说的话当作没听见,走到旁边的摇椅上坐下,运转灵心诀让情绪舒缓,紧绷的肌肉也渐渐松懈,身体一阵阵的疲惫感袭来。

  有句话说的好:媳妇在婆家就是外人。不管怎样去解释和证明他们是自己人,那是自己的家,都不能消除这个事实和彼此间的隔阂。除非等自己熬成婆的那一天,否则都不可能有真正的归属感。

  媳妇和婆家人唯一联系的纽带便是丈夫,丈夫的态度直接决定了婆家人对媳妇的态度,以及媳妇对婆家人的态度。

  记得有个综艺节目,男嘉宾问女嘉宾:你会怎么对待我的父母?女嘉宾:我对你父母的态度取决于你对我珍爱程度。

  一句话道破玄机。可是当真正面临现实问题,很多人却迷惘了。

  很显然,现在于根生的态度已经表明的很清楚,他已经不在乎自己妻子怎样反应。于是婆家人自然就更不把这个媳妇当一回事咯。

  阴毒,莫过于此。

  身在这样的家庭,对于女人而言,不外乎两种选择:

  要么委曲求全,顺从婆家的安排,将丈夫在外面的私生子接回来,如此不仅成全了自己贤妻美名,还能继续维系这个家庭。不过接回来也是很伤脑筋的事,要知道她并非私生子的亲身母亲,属于打不得骂不得那种,不管你怎么做总会有人在背后嚼舌根子,说你这后母果真心肠恶毒……

  嗯,就像原主最后妥协所换来的人生那般。

  再则,既然于根生跟外面女人把孩子都生下来了,那么就绝不仅仅是一夜qing那么简单,到时免不了又一场“正室”“小三”大乱斗。

  第二种选择便是像梓箐这样的,坚决离婚,绝不含糊。

  丈夫背叛欺骗不说还想让自己帮他养一个野种,门儿都没有。

  不过问题又来了,离婚就牵扯到很多事情,房子车子孩子。

  就像先前于母说的那般,他们之所以对原主的“嚣张跋扈”还能“容忍”,正是因为顾及到这些事情。毕竟当初这房子车子都是结婚时卖的,至于孩子嘛……反正现在已经有一个儿子了,他们重点并不在上面。不过若是能用这一点筹码把金巧拿捏一番的话,他们也不在乎。再说,即便传出去,外面人也会认为他们对这个孙女也是爱惨了才会那么积极的去争取抚养权。

  他们梓箐独自坐在摇椅上,各丢下几句酸刻的话就各自忙乎自己的。或抱着零食看肥皂剧,或打电话去约打麻将等等。于父去敲了几下房门,朝门里说道“根生啊,你可不要把自己气坏了啊……”门内没有任何回应,于父又说了几句“贤妻”“家庭和睦”之类的话就负手离开了。

  梓箐对这一切置若罔闻,静默中,思绪轻轻飘飞。

  或者说也给原主的残念一个舒缓情绪的间歇。

  原主最后之所以那么惨,其实根本原因就是她此刻的屈服,她想用自己的包容忍耐维系这个家。一方面期待丈夫的回心转意,另一方面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

  其实从小方给梓箐提供的信息中,就在原主为这次领养风波后不久,她又怀孕了,在六个多月的时候,因为于强“调皮”“不小心”将她推倒了,肚子撞在茶几角上,当场大出血,险些丧命,而孩子自然也是没能保住。

  人们没有责备孩子为什么这么调皮,反倒说一个大人怎么跟孩子一般见识,一个小孩怎么能推倒一个大人之类。

  丧子之痛以及身体元气亏损,让她整个人飞快消瘦和颓废了下去。

  其实如果她当时就对那个看似天真无邪的于强有一丝警戒,并教导女儿对任何人都不能疏于戒备,或许后面的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只可惜,所有人都说孩子不懂事,调皮了点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她也觉得自己要做个贤妻,怎能跟一个小孩子斤斤计较呢。何况他那么小,怎懂得那么多?

  梓箐从小方传递给她的信息中,清楚知道,事实上小孩子懂得远超大人们的想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