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803章 誓言就是个p
  识海中,一幅幅画面闪过。

  年轻有为事业有成的成功男人,对他妻子说,我们再领养一个孩子吧,萱萱一个人没有兄弟姐妹多孤单。

  妻子很喜欢小孩,何况他们现在的确有足够资本再多养一个孩子,她经常看那些孤儿真的很可怜,于是很快,丈夫就去办理了手续,她在上面签了字。

  在孩子即将进入这个家庭的前两天,事情有了变化。

  虽然年近三十却依然靓丽而充满青春气息的妻子,每天规律的晨练完毕便开始准备一家人早饭,照顾女儿起床吃饭上学,哼着不知名的歌为丈夫搭配好衣裳鞋袜,拥抱吻送丈夫上班,看着对方驾着轿车离开才开始去买菜顺便买菜研究下食谱,跟几个要好的闺蜜通通电话喝个茶。开启自己一天的生活。

  就在她正在给一家人做午饭时,手机突然响起,还以为是某个闺蜜打来,随意接起,习惯的笑靥刚已浮上脸颊而神色却兀地变得怪异,几乎是本能地朝电话吼道:“你是谁?你打错了,这绝不可能,他他”他是绝对不会背叛我的。可是后面的话还没等她说完,小姑子从探头过来,嘴里包着食物,说话含混不清的:“喂,大嫂,你在跟谁打电话啊?锅里都快烧焦了。”她手里拿着一袋零食却是丝毫没有上前搭把手的意思。

  金巧含混应着,“呵,可能有个电话打错了”

  晚上在一番缱绻后,她伏在他宽厚的胸膛上,问:“阿生,那个今天我接到一个电话。”“什么电话?”他状若无意的反问,慵懒的眼睛中却有道精光闪过,金巧自然理解为丈夫很关心很在意自己,如果是后来金巧就会发现,这是做贼心虚的表现。

  “今天,有个女人跟我打电话,说说我们领养的那个孩子是你和她的”

  男人蓦地坐起,将金巧挡到了一边,带着怒气:“这是谁说的?怎么可能?你相信了?”

  男人眼睛紧紧盯着金巧,金巧嘟着嘴,“我当然不相信啦,我这不是问一下你嘛。”

  “以后这些谣言少去理会,你现在没工作整天在家,不要学那些女人一样,有事没事就去八卦。你知道我在外面打拼有多累么”

  “好了好了,我知道知道了,我相信老公是不会背叛我的”

  第二天,男人借口有重要回忆需要早点去准备,提前半个多小时就出发了。

  实则他把车开到一个居民小区旁边,不一会,一个年轻女子走过去,很自然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男:“你把我们的事情告诉她了?”

  女:“不然还怎样?强儿都快五岁了,总不能一直让他这样没名没份的生活下去吧。”

  男冷笑:“哼,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女人都一个德行,当初可是说的好好的,我们只谈风月不谈名份,你自己也说了,你不在乎名份。”

  女很委屈:“你就这么绝情?”

  男愤怒:“真是不可理喻,我告诉你,不要再多生事端了,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下车,我要上班去了”

  女子看着车子没有任何犹豫的绝尘而去,一颗玻璃心啪啦碎了一地。

  金巧再次接到那个陌生电话,并给她传来一大堆相片,大多是两人三人的合照,她认得其中两个,一个是她的丈夫于根生,另一个是他们即将要领养的孩子于强。将两人放一个相框里,金巧才后知后觉发现这两人长的很像很像场景从公园到景区甚至在小区,都有他们的合照,应该是手机随走随照的。

  这个消息如同晴空霹雳,所以以前丈夫跟她说晚上加班,周末加班,出差,都是幌子,实际上都是跟这个女人在一起!

  金巧是个藏不住事的,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事。当天晚上就找于根生问清楚。在铁的事实面前,他只得承认,一次公司去大学招聘,一个朝气充满青春气息的女生后面因为一些什么杂七杂八的事情联系了几次,却不料那个看似清纯的女大学生竟然是个心机婊,暗中弄破了套子故意让自己怀孕,所以一切都是那个女学生勾引的他

  “巧巧,你要相信我,我真正爱的人是你。那些只是逢场作戏而已,我对她没有感情的。这件事真的只是一个意外,我也不想的。可是你看,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当他只是一个孤儿就行了,还是和以前一样,好不好?”

  嘿嘿,“当他是孤儿就行了”,怎么可能呢?

  可是就在刚才,于根生那标志性的痛苦中夹带着难以言喻的深情和疲惫的表情再次展现的淋漓尽致。只不过和原主记忆中略微不一样的是,这次他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了。

  就好像那个被背叛、被欺骗、被孤立的人是他,而他正用无比宽厚的心来包容她一样。

  就好像这些事情都是金巧自己找出来的。

  瞧,用他的话来说,其实原主就把那个养子当作孤儿不就行了,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损失。而且他也保证过他在外面只是玩玩而已,干嘛还要这么上纲上线揪着不放?

  梓箐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呵,这就是原主爱惨了的男人么?

  这才是他内心真实想法吧。

  曾经恋爱时的海誓山盟,结婚时的铮铮誓言,忠诚,忠贞,专一

  难道这些与他而言就仅仅那时那刻冲动下的言不由衷,亦或是是迫于形势的敷衍?

  可正是这些从他口中说出的誓言维系了原主对他的那份美好和期盼。在原剧情中,原主在婆家人“一致对外”的孤立,以及他的变本加厉的冷漠中,正是这些回忆支撑着她熬过一天又一天,直到当所有一切都破灭,再也无法自欺欺人。

  莫说是原主,就连梓箐这个外来者听到对方说出这样的话,也禁不住心寒。

  于根生说出这一通荒谬而决然的话,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人,故意把房门弄的重响,澳门赌博网站:将她生生晾在这儿,他是在用自己行动表明自己的态度,自己已经透支了他的忍耐和包容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