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94章 目击者
  当动物发现外面不安全或存在危险时,生存的本能会驱使他们往自己熟悉的地方去或者选择距离自己家最近的路。

  小薰惶惶惑惑火烧火燎一路警戒地往出租屋赶,她没注意到在街道另一边转角地方停着一辆如同黑色幽灵一样的轿车。

  当她气喘吁吁奔上三楼冲向最里端的出租屋,因为慌乱,手不由自主颤抖,几次都没有把钥匙插j孔里去。而那种危险的感觉也越来越迫近,下意识的左右张望,长长的走廊上悬着驿站昏黄的路灯,将夜色映衬的更加深沉和诡异。

  总算把门打开了,她迫不及待推门而入,就在她下意识要松一口气并将门上的刹那。一只带着棉手套的手大力捂上她口鼻,陡然一股非常刺鼻的味道窜入鼻孔,本能的挣扎,双手抓住对方的手,只感觉出很大很强硬,便觉得脑袋昏沉沉的失去意识。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手脚被缚,蜷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剥开眼,努力适应昏暗的光鲜和周围环境。这是一个地下室。

  地面湿漉漉的,堆放着一些污糟的散发着腥臭的铁链绳索等等,就在她一米多远的地方有一个凸起来的长方形水泥平台,长两米,宽一米左右。

  平台旁边是一个两米见方的水池,里面黑沉沉的,而在水池的上方悬着许多吊钩铁链绳索之类。

  莫名,她感觉到无比恐惧。

  本能挣扎起来,才觉得自己浑身湿冷湿冷的,手脚已经冻的麻木。“救命,救命啊……”

  梓箐心中一直有个疑团,那就是冯建究竟是怎样做到毁尸灭迹的,没想到当她跟踪原主昔日同伴,竟然到了这个地方。

  这里正是冯建在市中心的一栋别墅的地下室里,里面采用隔音材料,又是五六米深的地下,即便喊破喉咙也没用。

  梓箐不明白的是,根据她调查的信息,貌似这栋别墅是他未婚妻王玉玲卖来准备做两人结婚新房用的。而冯建却将这里当作自己的杀人基地!看来传闻中高冷的总裁千金也并非那般简单啊。

  梓箐绝大部分脑容量用来存储信息和逻辑思维,不善于去钻营这其中的心计。与其花几年甚至一辈子去揣摩一个人的心思,澳门赌博网站:还不如用这时间来修炼。

  所以在知道这家伙的真正虐杀分尸毁尸灭迹的地方,梓箐毫不犹豫给胡克拨打了电话。

  梓箐打完电话,便将里面电话卡抽出来手指一扳折断扔掉。

  胡克拿着手机的手久久悬停半空,能够知道他这个号码的人不超过五十个,以他强大的记忆和思维能力,在放下手机的顷刻间,几乎就把这几十个名单清理了出来…

  经过排除法,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一个平静而清冷的面容。那是一张对整个世界都失望才有的漠然神情。

  查小静。

  几乎是立马的,他将小组成员召集起来,让他们全副武装,准备对那栋别墅进行突击式搜查。

  这段时间因为凶杀案频发,本来身为后勤的马英男也正式恢复特警身份。

  芈真真几人听到头儿发令,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立马开始风风火火准备起来。

  只有马英男却是一副沉稳又深思远虑的样子,“头儿,我们就这么行动有些不妥吧。汪氏一族在X市势力非同小可,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也没有搜查令,若是那个电话只是跟我们开个玩笑,恐怕我们……”

  证据证据,开口闭口都是各种规矩和条条框框。他强压着心中这段时间憋的怒火,听到马英男的话只微微顿了顿,便继续收拾,穿防弹背心,检查枪支以及通讯器,一边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你就不用去了,从现在开始你继续干回你的后……”

  “不,我一定要跟踪完这个案件。这次行动我一定要参加。”马英男立马改口。这几个月来实在是太憋屈了,民众除了讨伐杀人狂魔便是赞美清道夫,总之就是他们j无能。这次一定要把凶手揪出来,重振士气!

  ……“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看见,我谁也没说……求求你了……”小薰看到那个身上套着皮围裙,皮手套,长筒皮靴的阴戾男子,一年前那个恶魔般的场景再次浮上脑海。身体本能地往后瑟缩,只可惜绑缚了手脚,只能像蠕虫往后缩。

  “嘿嘿,现在求我放过你?当初她求你们放过她的时候可曾心软过?好吧,或许你没有直接参与,你肯定也是现在这副样子,把一切都装作没看到没听到。你该死。如果当时你们其中但凡有一个出来帮她说一句话,她就不会被逼死,都是你们这些肮胀的贱货害死她的,我要让你们十倍百倍去体会她的绝望和痛苦!”冯建面目狰狞,手中拿着一柄雪亮的手术刀,一步上前,抓着蠕动的小薰,便将她的后脚跟割断。

  小薰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在鲜血的刺激下,冯建整个人陷入一种极其疯狂的状态。

  “不,求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没有做任何对不起珧珧的事。我们也不是所有人都想这样像臭虫一样过活啊。我我只是不想惹上麻烦,不想被折辱殴打,难道这也有错吗?”

  “你给我住嘴,你没资格叫她的名字!”

  冯建冲上去,抓着捆在小薰身上的绳子,一把将她拽到石台上。

  顿时一股冰冷的寒意渗入身体每个细胞,小薰惊恐而绝望,身体只剩下颤抖,连挣扎都忘了。

  举起手术刀,无比娴熟地在对方关节部位划了几刀,顿时石台上染满鲜血,而小薰除了身体轻颤,竟是动也动不了。那几刀竟直接将她的手足筋割断了。

  梓箐去外面找僻静地方打电话回来就看到这副场景,手腕一翻,一柄飞刀疾射而去,直接将对方手术刀打掉。

  而当她准备射出第二枚飞刀时,冯建竟是猛地弯腰侧身,另一只手从怀中抽出一柄手术刀朝梓箐方向扔来。

  梓箐堪堪避过,心道,还好自己早就做好万全准备。也庆幸当初“生死”交锋后没有急躁躁出手。就凭对方这份身手,即便是以梓箐现在的实力,若是没能将其一招致命,也需要好生应付。(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