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93章 扑朔迷离
  查小雨被梓箐突如其来的动作弄懵了,干笑:“呵,你…你不会是认真的吧?那些碎尸案件真是他……干的?”不由得连声音都结巴了。

  梓箐点点头,神情极为严肃:“没错,就是他干的!信不信由你,但是我告诉你了,去留你自己决定。”

  蓦地,她感应到有人朝这边过来,身形一动,折进旁边的巷道。既然选择了游荡在灰色地带,她就不喜欢进入公众视野。

  查小雨朝梓箐背影叫嚷一阵,而对方顷刻间就消失在巷道转角。瘪嘴嘀咕着往回走,差点撞上一个人,抬头一看,竟是冯建。

  冯建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就那么居高临下地静静地看着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查小静的话,小雨总觉得冯建有些地方不对劲。

  她看着对方帅气的带着儒雅的书卷气息的脸庞,心中不停地想:一个那么成功而光鲜的人,怎么可能是…杀人犯呢?

  不,这绝不可能。

  “那个……冯先生,你…”

  “你想说什么?”

  小雨想了想,说:“你…和我姐是什么关系?”

  冯建眼里蓦地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不过被他黑框眼镜很好掩饰了过去,嘴角轻扬,“嗤”了一声,根本不需要跟这个女人有任何交代。他阅人无数,这种稚嫩的雏鸡,从躲闪的眼神和迟疑的语气,他一眼就能看出对方已经觉察出什么了。

  这样的人,不管她有多么大的价值,他都不会再让其留在世上。

  不过…她是她的妹妹,就不用自己亲自动手了。他脑海中立马浮现出一个为自己代劳的完美人选。

  ……城南大桥上,一个孤独的身影静静矗立在簌簌夜风中,就在她手脚都快要冻僵的时候,一个人影从桥的另一头慢慢走近。

  查小雨以为是他来了,欣喜的迎了上去,却发现是一个穿着厚重斗篷的女人,她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妥,脚本能地一步步往后退,右手下意识地扶着旁边护栏。声音颤抖着问:“你,你是谁?你别过来。”

  女人声音清冷中透着讥讽,不答反问:“你就是那个叫查小雨的贱人?”

  即便她当站街女郎时间不长,但是“贱人”这两个字一点也不陌生,已经让她生出一定免疫力,不过此刻从女人嘴里说出来,仍旧非常的刺耳。

  “你…你是…”查小雨心中惊恐放大。她突然想起什么。她只是问他有身份有地位又有钱,相信他只要勾勾手指头就有很多清白有高贵的女人自个爬上他床的,为什么还要找妓女?为什么保养她的这几天都不碰她?而后他便让她到这座桥上来,她就能知道她想知道的一切……

  可是他没来,她却来了。

  这一刻,查小雨明白了,他出卖了她。

  这一刻,她终于可以将以前所有点点滴滴的疑惑完全串联起来了。他招妓并不是为了性,而是其他的目的…看起来温文尔雅的谈吐,实则充满了冷漠疏离和…鄙夷。她想起姐姐跟她说的话……他招妓就是为了杀了她们!试想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和财富,又有谁会将杀人凶犯和他联系一起呢?!

  “你认得我?如此那就更不能留着了。”女人声音柔美,却让人感觉寒意迫人。一边说这话,一边一步步朝小雨靠近。

  查小雨无比惊恐,终究是阅历轻浅了,面对陌生的猥亵,本能地选择退却,越是后退越是恐惧:“你你要杀我?不不…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杀我?”她惊恐地四下看去,路灯如同一溜烟的萤火虫,将朦胧夜色烧出一个个昏黄的洞。寂静无人,连只蚂蚁都没有。

  女人话里有些玩味“什么都没做?你们这些低贱肮胀的东西,存在就是对这美好世界的亵渎和侮辱。哼,一个妓女竟然也敢把主意打到我男人身上,你给我去死吧!”女人声音突然变得尖利,竟是在说话的同时骤然出手,一只针筒狠狠扎在查小雨手臂上。

  查小雨顿觉手臂麻木起来,而后那种麻木开始向身体蔓延,她惊恐不已,一步步朝后退去。“你你…才是……”

  右手扶着的栏杆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松了,整个人一下子就从桥上摔了下去…那种麻木的感觉竟是让她连最后的惨叫都没能发出,身体调入冰冷而湍急的河水中,竟是连一个挣扎都没有,就彻底被水流吞没。

  第四天,从护城河里打捞起来一具泡的发胀发白的女尸,死因溺水,暂时定为自杀。

  自杀?梓箐冷笑一声,将手中报纸随手扔到茶几上。叹口气,自作孽不可活。她已经提醒她了,她却还要自己凑上去作死,也怨不得别人。

  这两天她一直都在寻找下手的机会。

  不是说杀不了,而是想要在杀了人的同时又能免除自己的嫌疑。

  若是不计后果的报复,完全可以去黑市买一捆**,冲到他面前来个同归于尽。

  小薰拖着疲惫的身体从夜总会出来,看看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心中毛毛躁躁的,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都怪那个客人太t难伺候了,而且还忒吝啬,一晚上陪酒陪笑还被上下揩油才给几十块小费。

  看来只得打的了,有些心疼还没捂热的小费。不过在夜店门口站了半天也没有一辆的士影子。

  就在她准备边走边等车的时候,一辆黑色鎏金的豪华轿车如同幽灵一样轻轻滑进她的视线。如果是平时,她会很乐意看到高档轿车开到这个地方来。

  可是此时,她却突然神情大变,竟是直接转身朝旁边最近一条巷道里跑去。

  车子蓦地停下,从里面下了一个鸭舌帽男子。看着往巷道里跑的女人,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原本还有些不确定的,看来那天在那里留下痕迹的就是她了。

  终于打探到一些信息,便到这里来印证一下,没想到还没等他出手,对方竟是不打自招。

  鸭舌帽略作停顿,习惯性四下看看,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小插曲。而后钻进车,启动,车子平滑地隐入夜色中。(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