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92章 好自为之
  查小雨非常熟练地去拉副驾驶位置的车门,却发现打不开,却听后车门传来“咔”的一声轻响。

  男子低沉的声音响起:“坐后面。”他不喜欢女人坐他旁边,那是她的专属座位。

  查小雨瘪瘪嘴拉开车门,屁股一撅就坐了上去,很职业的问道:“老板去哪儿玩?”

  鸭舌帽从后视镜看了眼对方,浓墨重彩的妆容,看着就倒胃口。倏地开动车子,右手顺手从副驾前的格子里拿了一瓶饮料扔向后面,淡淡应道:“到了就知道。”

  查小雨手摸索着真皮传来的细腻触感,说:“老板的车好气派呀,今晚一切听老板的了。”接过饮料毫不犹豫喝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昼夜颠倒,有些困倦,不一会就歪在沙发上了。

  等她醒来时,一句略微低沉的话传来:“你…长的很像一个人。”

  查小雨迷糊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一下子联想到自己姐姐,随口含混地应道:“你认识我姐姐啊?”

  冯建下意识将刚刚落到手中的手术刀推回袖中,眉梢微不可察轻挑,“你姐姐现在在哪里?”

  查小雨瘪瘪嘴,满脸不屑,“在哪里?不知道死去哪儿了。”

  “哦?”

  她感觉出对方语气中明显的不快,又连忙补充,“不过你若真是想找我姐姐的话,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哦。”

  就这一句话救了她的命。

  冯建眉梢微不可察轻挑,唯一从他手上逃走的也只有那个叫“小静”的女郎。

  他原本打算等对方出院自己就下手的,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些j竟是有意无意地盯着自己。还在“小静”出租屋周围布下暗哨,让他没有动手机会。

  等那些j撤走的时候,“小静”也不知所踪。他用很多方法很多关系去打听那个叫“小静”的妓女的下落,都杳无音信。她就像突然从人间蒸发一样。可是他们之间可是“生死”之交呢,这成了他心中的结。

  再加之这段时间不知从哪里窜出一个疯子装英雄装救世主,到处杀人,真把自己当成“清道夫”了。让那些猎物都不敢冒出来了,即便有也是充满警惕,或者几个结成伴,即便其中一个离开也要互相留电话什么的。让他根本没有下手机会。

  着实憋坏了。他万万没想到这次抓到的猎物竟然说“小静”是她姐姐?!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查小雨得知对方竟然是为了自己姐姐,还以为是那种关系,心里竟有些吃味,可是见对方帅气多金,便各种讨好。

  冯建只想知道从自己手上逃走并揣得他子孙根差点废掉的那只小野猫,可是查小雨哪里知道,就在冯建再没耐心继续陪这个“天真”女子玩时,他突然发现一点点小意外。

  梓箐虽然喜欢不查小雨,可是也无法说服自己眼睁睁看着她变成碎尸。于是乔装改扮一番,趁查小雨独自外出的机会将她引到偏僻地方,告诉她:“那个男人很危险,你不要跟他来往了。”

  查小雨还以为自己被一个帅气的男子拉着跑呢,等对方摘下帽子一看,竟然是自己姐姐,还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什么男人,什么危险?莫非是说自己现在刚刚傍上的冯先生?她难道不知道他是X市最有名的心外科医生么?名誉地位财富,好多小姐想巴结都巴不上,他这两天给她的小费比她这一个月加起来赚的还多。

  查小雨愤怒地甩开梓箐的手:“查小静,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装好人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让我离开冯先生是你自己想去当他情ren是不是?可是你错了,现在……”

  “啪——”梓箐挥手给了她一耳光算是还了当日“人情”。

  厉声道:“查小雨,我再跟你说一次,他不是好人,他会杀了你的。你知道最近两个月的妓女碎尸案吗?……”

  查小雨捂着脸颊,看着梓箐冷笑:“呵,莫非你以为是他做的?他名誉财富地位那么高贵的人,长的又风骏倜傥,他怎么会做那种事?还有,j都不知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莫非是你羡慕嫉妒恨别人所以你想栽赃别人不成?”

  连珠炮似的呛的梓箐不知道怎么开口。

  查小雨这段时间的确是被憋坏了,普通人都觉得那个杀人魔让这个世界变得清静了,可是那又怎样,有j维护治安和守护人们的安全,关你一个旁人什么事?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最郁闷的是因为这些事影响到自己做生意啊。

  “妓女碎尸案?我只知道有个吃多了没事干的疯子到处杀人,装清道夫,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么?一个小偷小摸抢劫强j就杀了别人,当自己是上帝啊。他杀的人比那个妓女碎尸案多的多,那些人都不怕我怕什么……”声音尖利而愤怒,终于将自己心中对那个杀人狂魔的不满发泄出来了。

  梓箐神情一下子就沉静下来了,眼睛微眯,看着对方,声音变得有些飘忽:“你…真的这么觉得…那个…抢劫、强j、拐卖儿童、贩卖器官的人不该……”

  查小雨身体每一个细胞都毫不掩饰对自己姐姐的鄙夷和抵触,不等梓箐说完,就冷笑:“你这人有病么?人家抢劫你了强j你了,掏你的器官了么?真是的,你怎么会为一个杀人狂魔说话?”

  她突然想起先前冯建向她询问自己姐姐的事情,话锋一转:“我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竟然让他现在还对你念念不忘,但是我告诉你,你要是真为我这个妹妹着想,就不要参合进来……”

  梓箐抓住对方话里重点:“你说他对我念念不忘?怎么说?”她心中一突,的确,他们之间有着“生死”之交呢。

  “他问我你现在在哪,哼,别说我真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会说……”

  梓箐突然抓住她的肩膀,神情格外凝重,“离开他,迅速,马上。你现在处境非常非常危险,我言尽于此,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