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91章 “生死”之交
  新闻上关于神秘凶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报道铺天盖地。注意,是真的“拔刀”相助哦。

  甚至有好事记者将j布控失败的消息也发布了上去。

  一时间舆论哗然,哇,原来这个为民除害的英雄是真正能够分清是非黑白的啊。

  几家欢乐几家愁,普通民众倒是对这些社会上渣滓被清扫而喜闻乐见,可是这毕竟是一个文明的法制社会,一切由律法作为人们行为准则评判标准,岂容个人将这份荣誉夺去?或者说破坏秩序,凌驾在法制之上?

  岂容他人随便判定别人生死,就像那些人权以及正义使者的话说:杀人犯,强奸犯,拐卖儿童的,贩卖器官的等等,这些人都是有人权哒,你凭什么能夺去他们的生命呢?人家即便犯法了,你大可以收集他们的犯罪证据去告他们啊,然后让律法去制裁他们啊。不然你和那些罪犯又有什么分别?

  分别?生存本能来就是掠夺别人以成全自己的。要什么分别?

  有本事就率性而为,没能力就顺应潮流,就这么简单。

  梓箐一边进行资本的原始积累,一边疯狂修炼。身体逐渐变得比以前更强壮,技能与原主的身体达到几乎完美的契合程度。

  强大的实力让她更有底气,即便没有所有的人情牵绊,她也感觉自己在这个世界无比踏实。

  相比之下她更喜欢这种没有牵绊的,可以率性而为的感觉。

  资金凑集的差不多后,她开始陆续置办一些装备。

  冯建不是普通人,不仅因为他敏锐的洞察力和实力,更因为他的身份地位无时无刻都备受外界关注。必须做好万全准备才行。

  其实不是说梓箐现在干不过冯建,而是她并不想做鱼死网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无畏牺牲。

  她必须准备周全,在既能干掉对方的同时又不会暴露自己。那些所谓的高科技犯罪不正是想让自己洗脱嫌疑而故布疑阵吗。

  对于更多普通人而言,不是说他们心里不想犯罪,而是怕,怕被发现。

  一个杀人狂魔的异军突起,彻底扰乱那些习惯夜生活人的夜间生活,他们不得不收敛。相应的,夜晚的站街女郎也逐渐减少,并且都提高了警惕,冯建再想像以前那样开着高档轿车停在路边,随便勾勾手指就有女人上钩,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自然,碎尸案并没有像原剧情中那般频繁。

  以杀止杀,梓箐没想到还有这种效果,倒是让她心里安慰了不少。

  梓箐通过各种方法的刺探、窃听、跟踪,终于掌握了冯建的作息规律和行踪,就在她一切准备妥当打算下手时,一个人进入她的视线。

  查小雨?!

  且说上次查父将查母推搡撞在墙上,造成严重脑震荡。原本梓箐给查母的钱她却如数给了查父,可是到交医药费的时候却各种推阻而延误了治疗。最后变成了植物人…就是所有一切呼吸进食排泄都需要外力完成那种,只维持生命体征,费用绝不会低。查父果断放弃治疗。撤掉呼吸器分分钟查母终于让她辛苦恣睢的一生的灵魂和身体都得到解脱。

  查父回去后对村人直接说大女儿患病死了,查母因伤心过度也去了。人们其实早先就在传查家大女儿咋能每个月挣恁多钱?一个壮劳力的大小伙子都赚不了那么多呢,都在私底下纷纷议论,那钱肯定不干净之类。而这次他们见查母和查小妹被j接去成立,而后没几天查父又追了去,还以为有什么劲爆内幕呢,拽着八卦之心冒着星星眼想看红火查家是不是用女儿脏钱,却听到这么悲伤的消息,于是纷纷露出很同情的表情劝慰一番,又开始新的话题:这下好了,赚钱的大女儿死了,干活的查母死了,这家人算是要垮了。

  查家没有了经济来源,查父只晓得自己烟酒享乐,果如邻里所说,两个女儿都没的书读,而且年龄也不小了,就开始找媒人给她们说婆家,开口便是十万的彩礼。查小雨知道事情真相,也知道大姐没死,可是她现在竟然装消失对她们不闻不问,才让她们辍学然后等着被父亲半卖半嫁。父亲只想着要钱,即便去了婆家,也不会有自己好日子的,所以她对查小静充满了怨恨,一气之下从家里偷了钱独自背着包裹进了城。

  上次跟着查母进城,一路有女j帮她们安排,只觉得城市的繁华和热闹,而这次到了城市一看,才知道生活之多艰。她不过十六七岁,没学历,没文凭,没工作经验,而且脾气暴躁行事莽撞,就连洗盘子都没人要。山穷水尽时,她想到自己大姐妓女身份,这时有人看中她村姑处子之身,开价两千开ba。

  肚子饿了几天,没有什么比有一顿饱饭和一个温暖的被窝更诱人的了,她几乎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她觉得以后反正要被父亲半卖半嫁给那些糟人,现在也没啥可守护的。于是有了一次就有二次…竟是比查小静更快地适应了站街女郎的生活。

  其实她觉得这种生活也不错,往床上一躺,双腿一张就有钱赚,吃香的喝辣的,穿漂亮衣服,比那枯燥的学习和渺茫的未来爽快多了。

  可是查小雨发现自己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因为一到晚上整个街道上冷冷清清,连个鬼都木有。甚至有几家夜店都因为没有客人而暂时歇业了。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铁血清道夫干的——

  真是,那些混混地痞流氓关你一个旁人什么事?又不是抢劫强j了你?j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你却硬要搅得满城风雨。

  这天,查小雨画着厚重的烟熏妆,超duan裙,高跟的长筒靴,倚在路灯柱下,一手夹着烟,朝过路行人车辆搔首弄姿。

  一辆XX轿车缓缓停在路灯下,摇下车窗。她弯下腰手肘撑在车窗朝里看,驾驶座上是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中年男子,在昏暗的路灯照射下亦能依稀辨出帅气的轮廓,“老板,要陪吗?”

  小雨调笑一声,见对方没有拒绝,只是透过黑框眼镜看着她。

  不拒绝就是同意咯。(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