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86章 心死
  其实在弟妹们心中,查小静一直都是那个沉静的默默付出的人。可以随意吩咐她做任何事都不会拒绝,这已经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所以查小雨根本想不到一向软和的大姐竟然敢如此冷言冷语对她,还叫她滚。

  她觉得无比委屈,捂着脸,一手指着梓箐,“你,你你竟然叫我滚?我我没有你这么下贱肮胀的姐姐…呜呜…”说着竟是折身就跑,澳门赌博网站:推开英男和胡克往门口冲去。

  英男双手环抱胸前,冷眼看着。胡克想拉住小雨,他知道这母女俩刚到陌生城市,若是任由这小姑娘这么跑出去,指不定会出啥事。

  可是查小雨现在情绪非常激动,不管不顾地冲了出去。

  胡克一个头两个大,这什么跟什么嘛,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案件,竟然陷进别人的生活里来了。现在抽身走人貌似有些说不过去,便让英男去把小雨追回来。

  原主也真是够悲哀的。只可惜,在原剧情中她一出场便是以尸体方式呈现。最后她家人拒领尸体也是一笔带过。却不料其中还有如此多的辛酸。

  “小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你一个好好的女孩家,怎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真是羞死先人咯……让我回去怎么跟你爸交待哦……”查母回过神,没有一句问候,当先想到的却是怎么跟自己丈夫“交代”。

  胡克见查母身体颤抖,情绪有些失控,想上去劝慰,打算送到旅馆…

  梓箐看向胡克,很是歉意,“抱歉,让你看到这些糟心的事。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把她们送回去吧”她勉强站起身,想去原主藏钱的地方拿些钱给她们当路费。

  可是查母见她根本不理自己,竟是扑上去,一把将梓箐推倒在床上,一边哭号一边胡乱地又抓有咬,“我没有你这个女儿,你竟然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你怎么不去死——”

  梓箐猝不及防肚子受到撞击,痛的身体弓成虾子。一手护着肚子,一手抱着脑袋。

  梓箐脑海中不由得浮现一个更为悲哀的画面,可能对于原主来说,她以那样死的方式才是最解脱的吧。瞧,就连至亲的人都叫她“去死”。

  胡克将查母拉开,后者直接坐地上捶胸顿足呼天抢地地哭开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哦……”

  梓箐让胡克先离开,他看了看,的确现在什么都帮不上,看了看梓箐,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叹口气离去。其实先前在调查查小静的时候,就知道,其实她在夜店里挣的钱不算少,可是租的房子以及生活却非常简陋,原来是把那些钱都寄回家了。瞒着家人,可是家人却不理解,甚至……好吧,这职业的确不光鲜,但是……他想到这次的案件,现在已经发现两具碎尸了,经查明,她们身份都是妓女。原本和大多数人想法一样,这样的边缘人物的死活跟他们并没多大关系,侦破案件完全是出于……职业和人道。

  而此时却觉得心中沉甸甸的。回到警局,再次将所有信息细细梳理。

  折腾了半天,梓箐很累很疲惫…伤口又开始痛起来。她没心情去安抚查母心里巨大的落差。只要她不像疯子那么扑上来厮打就好。

  不管原主又再多的委屈和不甘,对方终究是她的母亲,无论如何都不能还手的。

  梓箐叫了两份外卖,正要吃,查母一个人哭号累了,见梓箐竟是没事人一样吃东西,噌地站起来,抓住对方头发,“你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让我怎么跟你爸交代,怎么有脸见人哦,你去死,去死…你还有脸吃东西了,跟我回去……”

  梓箐唰地拿起剪刀,将对方拽着的头发咔嚓一声剪掉。

  最讨厌那些动不动就抓头发的,貌似女人留的长发就是方便对方抓扯的一样。

  偏头冷冷地看向查母,“论生养之恩,我查小静已经加倍偿还。我,本不是如你们期望中降生,你们想要儿子,我不是,我从生下来就没体会过什么叫做家庭的父爱母爱。我从能抗得起锄头就一天不拉跟你们去田地里干活,我没有吃白饭。读书也是凭自己的努力挣的学费生活费,可是我因为心疼你的辛苦,心疼弟妹们早早辍学,所以我放弃了我的前程想给你们更好的生活……你们活的比我久,辛苦一辈子连个温饱都没保证,就知道钱有多难挣了。你们什么都没为我付出,凭什么就觉得我在城市里随随便便就能给你们挣了几十万?其中的辛酸也懒得跟你解释,你们不懂,也压根就不想懂。五年,我给你们挣了一座房子,不输与城市人的生活,我已经不欠你们了。现在你竟然把我头发也扯去……”

  所谓发肤受之父母,原主卖身供养他们,现在又把头发扯掉…真是清算的干干净净了。

  梓箐神情平静下来,声音无比疲惫和冷冽:“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你走吧,就当没生这个女儿。”

  见查母手里抓着一把略微枯黄的头发,愣愣地站在原地,梓箐站起身,拉着对方胳膊推出门外。想了想,转过身将原主准备寄给老家的钱连同盒饭一并塞给她。

  关上门,看着遭乱的屋子,梓箐觉得整个世界都清静下来了。

  吃了饭睡了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

  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查母和小雨再没来,梓箐轻嗤一声,世间人情,真是凉薄。

  她翻出空箱子,将那些乱七糟八的东西统统装里面,当垃圾推门外。然后细细打扫一番。

  整个人累瘫了,不过整个房间看起来整洁顺眼多了。再次点了外卖,吃饱喝足,休息……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有人在开门,以为是跟原主合租的另一个姐妹露露。想来在原主出事前一天她就不在,到现在已经有半个多月没出现,也是该回来了……

  思及此,梓箐一个激灵醒来,这时,一声粗暴的擂门声拉回她的思绪。

  “砰砰砰——”

  一个如同公鸭嗓子的男人吼叫道:“贱人,还在装死啊,开门,快点把门给老子打开——”

  如果说原主除了被虐杀分尸外,还有让她解不开的心结,便是这个男人了。

  那个真正将她推进地狱的男人,况明。(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