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85章 哀
  梓箐偏头向着窗外,微阖双眼,貌似车厢内一切跟她无关。

  事实上并非梓箐故意不理,而是她现在实在太疲惫。其实她在医院这段时间也修炼出一丝丝灵气,不过就像上一个剧情世界一样,灵气太过稀少,很难修炼,必须留作不时之需。

  刚才胡克帮她办理出院手续时提了一句:他们上午接到一起市民报案,又发现一起碎尸,依旧红蓝袋子装着……

  没有她当开启剧情的道具,剧情君依旧照样进行。

  而专案组也如原剧情那般,对此没有丝毫头绪。即便有梓箐提供的线索,纷纷指向冯建,他们也没找到对方的蛛丝马迹。

  若是任其继续发展下去……梓箐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不寒而栗。

  可是她对这一切爱莫能助,现在只能抓紧时间修养心神。

  原主身体本来就弱,这次又伤到元气,必须要好好调理才行。

  至于英男不知道为何硬要跟她作对,把自己家人接来,外人看来她这个JC真是为民服务考虑周全,而实际上根本就用不着,纯粹就是想要让她在家人面前难堪出丑。可是梓箐压根就没有觉得自己应该难堪出丑的觉悟,

  原主生在农村,家境并不好,而且还很重男轻女那种,从爷爷奶奶到爸爸都想要个带把的,却偏偏一连生了三个都是赔钱货,第四胎才得了个儿子,立马成为家里的宝。而查母因为多次生产,失血以及调理不当,损了气血,再加之不管是怀孕还是生产,几乎都没停下繁重的劳作,早就伤了元气,才五十来岁的人看起来比那些六七十的还要显老。而且查父好抽烟喝酒,家里有点钱就去换两斤散酒,然后喝的醉醺醺的耍酒疯…根本就没承担起对家庭的责任。所有一切都是查母在勉力支撑,最不受待见干活最多受责骂最多的就是老大查小静。而查小静也忒懂事,她心疼母亲,便一边读书一边帮着家里干农活,后来家里实在没钱,查父只为满足自己烟酒,根本就不管孩子,意味着几姐妹都要辍学,只等年龄一到就半卖半许配人家。两个妹妹抱着查小静哭,说她们想要读书。

  于是查小静一咬牙,自己把拿到的录取通知书撕了。她之所以能够读到高中,一方面是因为小学已经实行义务教育,而书本和学习用具,她成绩好,老师作为平时奖励就勉强够她用。到了初中高中,也是她自己去山上采药,去别人家帮工,奖学金等等维持下来的。不过即便再努力,始终跟那座向往已久的象牙塔尖差了一步,她不忍心让那么小的妹妹辍学然后早早被父亲许配人家,于是舍掉自己的前程,跟着同村人去大城市打工,以供妹妹们上学……至于后来,有了她每个月寄大笔钱回家,一家人生活立马变好了。查父逢人便说有个能干女儿,长脸。

  曾经原主不管在这座城市受了多么大的委屈,可是每次寄钱以及打电话回去都是报平安,粉饰太平。所以没有人知道她受了多么大的苦才为一家人挣来衣食无忧的生活。可是当原主的“妓女”身份被戳破后,她的家人甚至都不愿意去认领尸体…并深以为耻…原主残念中并没有对“家”多强的依恋和憧憬。

  所以于梓箐而言,原主的一切并没啥难堪和难以启齿的。事情迟早要说破的。只是她现在有些疲惫,需要理清一些思路,还没找到更好的言语跟原主母亲和妹妹解释眼下一切。

  胡克从后视镜看了看梓箐,问:“去哪里?”

  其实先前调查查小静的时候就知道她出租屋的地址,他知到那里的环境,貌似并不适合让亲人看到。所以才有此一问。

  英男却没料到头儿会这样,明显不快,她见不得这些妓女,太不知廉耻了,她就是要让她的家人知道自己女儿(姐姐)是多么的不堪!

  正想说,梓箐的思绪刚刚随着原主记忆幽幽飘荡着,心底不由自主浮起淡淡的哀伤,便被胡克的声音拉回,当即应道:“回我的出租屋吧。”

  胡克顿了顿,从后视镜看了眼梓箐,没有应声。

  ……查小雨看着这个阴暗的又脏又乱的充斥着腐臭味的房间,很是诧异,“大姐,你你就住这种地方?这是人住的么?啧啧,看这是什么呀,真是脏死了。”她尖着手指从地上拈起一条男士内裤。

  梓箐感觉很疲惫,肚子伤口传来阵阵钝痛,她将凌乱的床上扫出一片空位,坐了上去,自个拿枕头垫在后背,斜靠着。

  “你们想的没错,我是妓女,在这个城市靠做皮肉生意赚钱。而你们以前用的那些都是我……”

  英男鄙夷的看了梓箐,真是又脏又低贱,冷冷打断:“那是男人的内裤,沾满****的……”

  “英男——”胡克眉头微蹙。

  转头正要对梓箐说:“我们先走了,有事打电话……”

  他话还没说完,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让整个房间空气都凝滞了。

  却见查小雨竟然走到梓箐床头,扬手就给了自己姐姐一巴掌。

  查母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她没有责备妹妹怎么会打姐姐,而是神情紧张又无比期待地望向梓箐。想听对方嘴里说“不是”

  梓箐摸了摸脸颊,有些木木的,可见对方是下了死力气打的。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冷冷地看向对她怒目而视的查小雨。突然发现,原主印象中那个乖巧带着些古灵精怪的妹妹已经长大了,比查母还要高出半个头,苗条的身体已经开始发育,齐肩的碎发,带着飞扬的青春气息。

  “查小雨,我用自己卖身体的钱供你上学供你吃喝挥霍,你没资格在这里用你不染风尘的清纯和高贵来嫌恶我的肮胀。看在姐妹一场的份上,这一巴掌我便不跟你计较。我这肮胀的地方已经容不下高贵纯洁的你,你走吧。”这一巴掌将梓箐打醒了,所谓的亲情也不过如此。看见自己现在糟糕境遇,她们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你这些年过得怎样?受了多大的委屈”等等,而是干脆利落的一巴掌,直接表明自己冰清玉洁的立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