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84章 戳破
  梓箐感觉心口一块石头压着。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好多的刑事案件的电影电视貌似都喜欢在妓女身上下手,而且一定是连环凶案,一定是手段残忍,一定是要死好多人最后凶手才会浮出水面,心中就郁闷的很。

  可是以她现在的身体条件根本不能做剧烈运动,所以即便出院她什么也做不了。

  先前冯建分分钟就差点将自己开膛破腹,这还是对方带着戏谑和耍弄的心思,若是再次相遇,对方肯定会对自己更加戒备,恐怕逃都没地逃。

  正好,医院来来往往人很多,虽然嘈杂,至少他不敢张扬到到医院里行凶。

  梓箐在医院里修养了两个星期,伤口才基本愈合,主要是失血过多,原主身体又处在长期营养不良。

  什么地方都有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的人,他们看到自己身边竟然就有一个活生生的“妓女”,顿时瘪嘴斜眼,指指点点,就好像自己有多么高尚纯洁一样。

  而事实上,那些人的私生活未必就比妓女干净多少,至少妓女是赤果果的淫货两讫的交易,而他们却要在自己放纵和**上披一层叫做“感情”的虚伪外衣,真是够矫情的。

  当然也有能客观看待事物的人。他们一般都会有更明媚的心态,从面容上就看得出对生活的一种豁达。

  出院这天,胡克亲自前来,并带来原主的手机。也给梓箐带来消息:他们在梓箐提供的几个地方什么都没找到。

  梓箐想,在原剧情中胡克他们也是对碎尸毫无头绪,一直耗了长达半年之久,死了好几十个人,最后才在一次很偶染的机会戳破真相的。

  所以梓箐就根据原剧情中的那些信息,提前告诉胡克……没想到竟是一无所获。看来有些事情还没发展到那一步,那么那些证据肯定也就还没出现。

  一切都没展开,所以冯建以前和现在犯下的那些杀孽也根本没办法浮出水面了……除非JC闯进他的别墅搜……

  很显然这是不现实的。况且,即便是搜,恐怕也很难找到什么。

  所以……想要为原主人生逆袭雪恨,只能靠自己了。

  胡克递了张名片给梓箐:“有什么情况给我电话,随时。”她就好像能预言即将发生的事情一样,如果不是有人暗中监视,她一直都在医院里,他甚至怀疑一切都是她自导自演的。

  梓箐点点头,“嗯,我会的。”

  不愧为原剧情中的主角,很有魄力,和事物的敏锐。只可惜身为JC想要光明正大的调查,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各种障碍,他能仅凭自己一面之词而去调查,便足以说明他已经对冯建上心了。相信以冯建的谨慎也会有所觉察而收敛。最好……就把他那份杀戮之心扼杀掉。

  刚走出医院大门,一辆警车驶来,正好停在两人面前。

  一个英姿飒爽的女J下了车,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梓箐,来到后车门,打开车门,出来两个人。

  一个耳鬓斑白的苍老妇人,另一个是还带着几分天真和清纯的少女。英男说:“大娘,到了。”

  梓箐不由得愣住,这两位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母亲和小妹。

  她面带疑惑地看向胡克,后者很显然也有些意外,看了眼英男,后者却是把脖子昂了昂,带着一丝轻蔑地看着梓箐。

  老妇视线落在梓箐身上,神情无比焦急地迎了上来,“小静,小静你怎么样啊?我听这位女同志说你受伤了,哎,怎么受伤的啊?你不是在公司当文秘的吗?怎么做那么危险的工作啊?要是不合适就不去干了哈……”声音略带沙哑,拳拳关切之心,让梓箐禁不住动容。

  旁边的少女也走过来,在梓箐身上扫了一圈,又大胆地看向胡克,这才笑着对梓箐说道:“大姐,我听英男姐姐说你这次还给警方提供很多线索呢,还兼职了很多工作,是这样的吗?”神情充满了期待。

  梓箐心说,“当你知道你姐姐真正工作时恐怕就没这么天真纯美的笑容了。”

  梓箐不是原主,所以她面对两人没有任何的忏愧和难以启齿。要知道原主是以葬送自己青春和前程为代价,成全弟弟妹妹的学业。她考上重点大学没去读,然后跟着村人来到这座城市打工……摸爬滚打,其中辛酸实在不足为外人道,最后变成现在的她。说成是堕落也好,适应了这座城市也罢,总之,原主在过去的五年给家里寄了不少钱。

  她在夜店陪客人喝酒喝的吐血,只为了这些酒钱都会结算在客人头上,而她们可以多分那么一点抽成。平时基本上都是吃泡面,省下来的钱都寄回老家。

  两个妹妹,一个弟弟,都在读中学小学,学杂费,生活费,以及家里各种开销,都是她在支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提也罢。

  所以梓箐觉得,原主不管是对父母还是弟妹都问心无愧。

  她看那英男将自己的亲人接过来,恐怕也是想提前戳破他们的幻影,然后让自己难看吧。

  一幅幅画面不由自主地在梓箐识海中翻腾:当原主的尸体被找到后,根据尸体上的特征让他们去认尸,确认后,便哭号要求赔偿严惩凶手什么的。可是在得知自己女儿(姐姐)竟然是个妓女时,他们觉得丢人,甚至连尸体也不要了……真是现实。

  与其等她们现在怀抱美好希望,到时怨恨嫌恶自己,觉得自己丢了他们的脸什么的,还不如现在就直接戳破,觉得她这个女儿(姐姐)丢了他们的脸,他们离开便罢,反正这些年以原主给家庭的贡献,早还了生养之恩,不欠什么。

  梓箐正要说话,胡克却是在旁边打圆场,“查小静现在刚刚出院,身体还很虚弱,回去再说吧。”

  几人上车,英男想开车,胡克先一步拉开驾驶室车门。

  英男只好坐副驾驶。

  原主的小妹查小雨见警官亲自送她们,觉得倍儿有面子,一幅有这样的姐姐与有荣焉的样子,一路上对林立的高楼和车流好奇不已。而实际上她现在已经十五岁了,再过一年就读高中了。

  车上除了查小雨叽叽喳喳的声音,以及英男不时从鼻子发出的冷哼,其余人神情心事各异。查母看着梓箐苍白的脸,一直都很担忧,几次想说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