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83章 终究发生了
  一件在他们看来很普通的车祸,却出现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

  以前也遇到过扭曲事实的口供,不过只是在对自己有利的地方偏向自己而已,却不会如此大相径庭。

  这件案子,不管是冯建的说法还是车祸另一方车主的供词,都只是很普通的民事案件。

  至于梓箐肚子上的伤口完全是她争抢中自己误伤了自己,也够不上刑事犯罪。如果不是因为有人强势插脚,他们早就应该把这个…女孩放了。

  梓箐并没有因为权限外的关押以及刚才英男对她的粗暴而揪着不依不饶。她说话时的镇静以及极强的逻辑思维,让胡克下意识就愿意去相信,至少有想去思考的冲动。

  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孩不一般。

  听完梓箐的叙述,胡克静静地看着梓箐,深邃的眸子想要看进对方的脑子一样。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她编的话,那简直是太逼真太逆天了。他在梓箐的描述中,甚至看到一幅幅画面在自己眼前展开,这远比冯建带着感情的描述细致的多。

  最重要的是梓箐说的这些,与她身上的伤完全吻合。那么剩下就是需要去看看车上留下的那些痕迹是否对应了……

  这一刻,胡克觉得有必要去找朋友好好聊聊了。

  梓箐见对方陷入沉思,心下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来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一叶障目的。

  权衡一番,她终究将原剧情中案件的关键突破点说了出来。对方不相信,也就是把她当成胡言乱语的疯子,可只要有丁点上心,势必会对冯建格外在意,至少也会让其有所警惕,让他没有去犯案的机会。

  胡克又是良久的沉默,这些信息跳度太大,即便是他如此大的“包容”心也很难接受。不过倒是没有直接反驳或者当面说梓箐疯子有病之类的话。

  见胡克要走,梓箐连忙叫住,“胡克探长,请问……我能问问他是怎样描述这件事的吗?”

  胡克顿了顿,看了眼梓箐,说道:“他的口供和你说的有些出入,他说夜已深,而你独自一人在XX站台,看到他的车便招手示意。他以为你需要帮助就停了下来,你上车后指了一个地点,他本着好人做到底便打算将你送过去,不料你竟对他百般挑逗,他誓死不从,你就拿了他的手术刀威胁他,说你知道他的底细,若是不给你一笔钱就把今晚是的事告诉他的未婚妻,你们俩争执中下了车……他情急中欲夺下手术刀你自己划伤了自己,他要帮你止血,你却跳上车打电话报警说有人杀人,而后还疯狂开车,他是想阻止你才趴上引擎盖。”

  临了,他补充:“他已经为你支付了医药费,等会有人来给你录口供,你就可以离开了。”

  梓箐说“谢谢。”

  胡克走到门口,微微偏过头,“我为刚才英男的事情向你道歉,她没有恶意的。等下我会另外叫个人来。”

  “谢谢,让你费心了。”梓箐真诚说道。嘴角弯弯,她现在自然不会跟那个暴躁而正义凛然的女人一般见识的,不管那个叫英男的女人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对妓女有这么深的成见,但是她连一点对人的基本尊重都没有,恐怕怎样的悲哀和不幸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罢了。

  一个叫小娟的年轻女孩给梓箐录口供,言谈举止端庄大方。梓箐心道,就是嘛,那些把“正义”写在脸上的人始终是少数。

  而后医生来给她检查伤口,重新上药,打了针吃了药后,梓箐感觉非常疲惫,再次沉睡过去。

  且说胡克从梓箐这里得到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车祸版本,莫名,他就是觉得她说的话让人很信服,而另一边却是阔别几年的好友,这次回到X市也是因为跟汪玲玉的婚礼。他出了医院便给冯建打电话,说好久没聚聚了,晚上就去X酒吧消遣一下。

  冯建开了另一辆敞篷跑车,胡克随意问道:“咦,又买了一辆?不错哦。”

  冯建绅士地笑笑,“呵,约我出来莫不是想看我的车?”如果是平时这完全是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可是此时胡克心中有鬼,就觉得对方说这句话很有深意,跟着笑笑。

  一晚上莫过于喝酒和说着别后几年各自发展等等。

  等胡克坐回自己车上,立马打电话给芈真真:“喂,真真,你马上乔装一下去看看冯建的那辆车子……”

  芈真真扶了扶镜框,头儿一点就透,立马应道:“好,我知道了。”

  都是被闲给逼的,即便只是一起普通的讹诈加交通事件,让他们的天才头儿也上心了。他们作为组员的自然也要好好表现表现。

  芈真真因为一直都干幕后工作,基本上没有以正装妆容出现在大众面前,而且她对事物的敏锐还在其他几人之上。

  事实上她也的确没让胡克失望,就在第二天一上班,芈真真就给他送来完整的资料……

  冯建直接把车子拉到4S店维修,不过因为涉及到交通事故责任,和保险理赔,要经过保险公司核对才行,所以她去的时候车子还没有完全清扫,她很轻松就找到自己想要的。

  在把报告交给胡克的时候,还不忘拍一个马屁:“头儿,你真利害,你怎么知道他在说谎啊?不过怎么看他也没必要说谎吧……”

  胡克眉头不由得拧了起来,是呀,以冯建现在的声望和地位,莫说是一起交通事故,即便是真有个啥,也完全可以摆平,根本用不着说谎。

  指端无意识地轻叩桌面,芈真真见此识趣噤声,回到自己座位上。

  所有一切都只停留在猜想和假设,即便冯建真的用手术刀故意划伤查小静,可是他们没有任何证据去抓捕他……不仅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还因为冯建现在身份地位,以及即将成为原阳实业未来继承人…

  原剧情中应该发现碎尸的时间,整个X市平静如常,就在梓箐稍稍松口气的时候,第五天,胡克突然到医院,告诉她,在护城河边的一个排污口发现红蓝编织袋,里面装着一具被分成几块的碎尸,没有内脏。

  碎尸比原剧情中晚了三天,可终究发生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