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82章 两个版本
  胡克顺手拉过椅子,一屁股坐下,手指一拈,一根香烟夹在两指间,另一只手啪地一声打燃火机,叼着烟凑近火苗深深吸了一口,烟头被红色的火苗瞬间吞灭一大截。身体朝后仰了仰,翘起二郎腿,陶醉地吐出一个烟圈……

  “想说什么?”烟雾缭绕中,淡淡说道。

  英男以及跟着胡克进来的芈真真和雷震见老大这样,就知道是他要亲自审问,虽然觉得这就是一个妓女费尽心机想要讹诈名望无双的最年轻心脏外科医生冯建,却自作自受,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案子。而冯建也表示,他体谅她们站街女郎生活的不容易,只是想要他的钱而已,并不予追究……

  而现在之所以还将梓箐关在特殊病房中,便是因为冯建的未婚妻,原阳实业总裁千金,汪玲玉,给他们施压:一定“严办”那个女人。

  也是,一个小小妓女都敢把注意打到自己男人头上了,这让她以及她父亲的脸面往哪搁啊?

  所以才有梓箐现在的特殊待遇。

  几人自觉的走了出去,英男临出门还恶狠狠瞪了梓箐一眼,不过梓箐压根就懒得看她,让她心中无比失落,更加憋闷,嘭的一声,重重把门关上。

  梓箐目光落在胡克身上,神情很是郑重的说道:“昨天晚上是我打的报警电话……”

  胡克又吸了一口,自个吞云吐雾,对梓箐的话不置可否。那意思就是,“那又怎样?”

  “不过一会迎面驶来一辆黑色轿车,他趴在引擎盖上阻挡我的视线,避让不及才发生的车祸。我因为没有系安全带,脑袋受到撞击以及失血过多就晕了过去。”她现在想着自己因为看到了JC而感到安全感,身体放松下来才晕过去的。却没想到自己竟是被JC拷在了床上,可真是讽刺啊。

  “说完了?”

  梓箐苦笑,对方根本就不相信她,甚至连一个相信她的机会都不给。心情糟透了,在原剧情所有一切都是建立在原主尸体被发现而展开的。

  而现在,自己没死,是不是意味着那一系列的惨案被扼杀在摇篮中还是会另外一个契机让其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

  好像也不对,在原剧情中,原主并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受害者。在她之前已经有十多个女郎惨遭毒手。

  最后在整个案件了解的时候,用那个凶徒冯建的话来说,当时他的手法还没有那么熟练,所以将那些半成品直接毁掉。他有别墅,而且是资深外科医生,想要毁尸灭迹方法多的是。至于最后又丢了一具之前的尸体,那是因为他已经完全品尝到凌驾于法制之上的快感。如果之前都是为了宣泄的话,那么后来便是为了炫耀。看着曾经标榜多么睿智的好友,其实也不过如此,几个月过去,甚至连自己一丝一毫的信息都没有掌握到……

  梓箐环视一圈病房,除了一床一桌一椅,一片素白,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

  “你想破大案吗?是不是一直觉得现在没有大案子,让你们没有用武之地而郁闷?”

  胡克咧嘴轻嘻了一声,随手弹了弹烟灰,“实话告诉你,你的案子并不是很重,配合我们警方好好把笔录做了就行。不过听你这么说,我完全可以把你当作扰乱警方办案以及妖言惑众重新批捕。”

  梓箐不确定当没有自己这个开启整个侦破剧情的导火索,剧情君会不会重新找另一个导火索。比如两天后会发现另外一具尸体什么的。既然她知道了自己所处的境地,就不会坐视不理,想了想,说道:“我不管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内,你的那位医学好友是怎么向警方描述我这个站街女郎是…如何的算计和不堪,不过我仍旧打算把我的建议说出来。”

  “嗯哼。”胡克不置可否。

  梓箐扬了扬手,发出手铐与铁床碰撞声,“对于一个没有任何还击之力还深受重伤的妓女,用不着如此隆重吧。”

  胡克顿了顿,走向门口,打开一道缝,朝外面指了指。英男气冲冲走了进来,狠狠挖了梓箐一眼,带着无比高傲和极度不愿的神情,给梓箐把手铐打开了。而后又气冲冲的出去,嘭的一声把门砸上。

  “想说什么?我的耐心很有限的。”

  “想必先前你们已经通过我的手机把我身份摸的一清二楚了,也看到我身上的伤口,他们或许会听信片面之词,但是你,肯定会存在疑惑的。我要说的是,在此之前,我并不认识那个男人……”梓箐简略地将昨天晚上原主在夜店前是怎么上对方的车,以及车上情形叙述一遍。

  “夜店门口?”胡克反问。

  梓箐点点头,“对,不信你可以去问……”她突然想到原主同伴在看到里面人的反常举动,她把刚要脱口而出的名字硬生生卡住,换做“当时他开着一辆黑色的XX,周围几家夜店的姐妹都看到的。”

  “你为什么要下车?”胡克紧紧盯着梓箐。

  梓箐想着当时的情形,是因为她是玩家的灵魂,在刹那间获得了原剧情,所以知道那个男人要杀害她,才会想要寻机逃脱。可是很显然不能这样说啊,没有人会信,梓箐说道:“虽然我们很多时候会遵循客人要求去对方定的地方,可是这不代表我们一点戒备心都没有。那么晚去那么荒凉的郊外,肯定会起疑,而且他的态度却极度的…”

  胡克打断她的话,“你说你上车后就坐在副驾驶的后座上?”

  梓箐点头。

  胡克站直身体,将掐灭的烟头弹进垃圾筐里,双手揣进兜里,绕着病床从梓箐左侧走到右侧:“你说他车上有消毒水的味道,要知道他本职就是一个外科医生,这不足为奇。至于随身带着手术刀……没有哪条规定医生不能带手术刀。把你跳下车发生的事情说一遍吧。”

  以他敏锐的嗅觉,即便觉得这个念头很荒谬,可是仍旧忍不住想要听听这个女人是怎么说的。

  梓箐将昨晚遭遇详详细细说了一遍,于是胡克听到了一个与冯建说的完全不同版本的事故经过。(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