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80章 节点:剧情开始之前
  难怪自己刚进入任务就觉得不妥,果真如此。

  这具身体叫……小静。对了,那具首先被人们发现的碎尸正是小静,查小静。

  梓箐从刚才获得的原剧情中的信息来看,原主并不是这起连环凶杀案的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但却是让这起凶杀案成功进入人们视野,让J方真正立案调查的开始。

  亦或者说是整个围绕了特殊案件侦查小组故事展开的切入点,那个剧情是从她,哦不,是原主被碎尸后丢弃在那个排污口,然后被环卫工发现而开始的。其后的剧情便是一直围绕着这个侦察小组是如何地从毫无头绪的案件中抽丝剥茧,如何与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而展开。

  而在他们侦察的过程中,凶手也是不停地作案,不停地杀人……在原剧情中,以主角为视角出发,就好像所有的凶案都是一种装饰一种铺垫。

  而梓箐进入任务的节点,却是在原主即将被杀时。

  当真正以被害者的身份进入这样的剧情中,梓箐才感觉到现实的残酷。

  以前她喜欢那些侦探的电影电视,一开始就是人们突然在某个地方发现尸体,一下子就留下悬念抓住人们的眼球。

  可是现在,她的身份就是这样一个被安排为即将成为那个抓住人们眼球的……尸体。

  她觉得她对那些破案的电视再也无爱了……那些一出场便是以尸体的身份的人,剧情根本连给她们一个为生命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炮灰啊。

  梓箐来不及去伤春悲秋,她的手终于摸到原主的手机,因为失血过多和刚刚接受的信息太过震撼,手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终于拨通了报警电话……好一会才被接起,“喂,喂…我我要报警……”“连山公路…有有人杀人……”

  没错,如果她没有刚才的挣扎和反抗,她就会和原主一样,被他用极其残忍的手段虐杀,然后尸体被割成一块一块的,被抛弃在……排污渠里。

  然后那个让男主成名的案件就会让人们津津乐道…因为悲催的是,这个变态凶手专挑妓女下手,所以人们一方面恐惧凶徒的凶残变态,另一方面无形中让他披上一层“清除污垢”的圣洁光辉,真是够悲哀的……

  梓箐接收到这些信息,顿时感觉身体如堕冰窖。

  无数的信息在识海中疯狂纠结着,梓箐现在必须逃出魔掌,只能暂时将这些信息放一边。

  就在她正在报警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从公路另一头倏地开了过来,鸭舌帽趴在引擎盖上,遮挡她的视线。

  再加之路灯很暗,这里已经在城市边缘,夜晚车辆很少,对方开的车速很快,等发现前方横着一辆车时连忙鸣笛刹车甩方向盘已经迟了。

  两车直接撞在了一起。

  嘭的一声,澳门赌博网站:梓箐正在报警的手机因为强大的惯性脱手飞了出去,狠狠砸向玻璃。

  鸭舌帽摔下车。

  梓箐因为没有系安全带,额头狠狠撞在方向盘上,让本就糨糊一团的思绪变得更加沉重和模糊起来。

  生命随着血液不断从身体流失,难道自己就这样死了吗?呵,貌似唯一和原剧情中不一样的是,她没有被分尸,没有被抛在排污渠里……

  可是梓箐很不甘心啊,她已经尽自己最大努力在争取生存了,即便是再来一次,就在那样的任务切入点上,也无法做到比现在更好……

  她不甘心,所以意志力还在跟垂死的身体做抗争,一个模糊的声音在旁边萦绕,让人烦不胜烦。

  满面鲜血模糊,梓箐感觉眼皮好沉重,努力剥开一道缝,模模糊糊中,几束电筒的光在她眼前不停来回的扫,“我们是XX巡警,刚才是你报的案吗?……”

  J察,莫名,一种安全感从原主心底油然而生,身体一下子放松下来,加上刚才撞车时受到重创和严重失血,她华丽丽晕了过去。

  救护车一路鸣着警笛呼啸而来。

  梓箐感觉自己做了个长长的梦,意识在这个时间段内完全当机。

  再次醒来,下意识挪动身体,突然感觉到手腕处传来刺痛。

  手又动了动,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是…手铐?!

  所有意识回归身体,梓箐有些懵,她明明记得昏迷前她看到JC赶来,怎么……现在反倒把她拷上了?

  紧接着,一个冰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不要再装睡了,我知道你醒了。”

  梓箐努力睁开眼,一个形容冷漠,正气凌然的女人坐在床头,一只手肘撑在旁边桌子上,膝盖上放着一个文件夹,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将笔头重重杵在封面上。

  “你……”梓箐身体挣扎着想要坐起,发现两只手分别拷在铁床上。

  女人看她的样子,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和鄙夷,“告诉你不要再做无畏的挣扎了,这里是特殊病人监控室。”顿了顿,“换句话说也就是专门关押你们这些人渣,以防逃跑和伤人的。说吧,把昨天犯案经过一一招出来,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梓箐眉头微蹙,她不明白,好像是她报的警,是她被那个变态杀人狂魔追杀,怎么现在反倒变成她是被审问的了?

  “那个…对不起,我我就是想问一下,我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梓箐扬了扬被拷在铁床上的手铐,问道。她知道形势迫人,所以绝不会在明知道自己已经处于弱势并且受控于人的时候还要去和对方硬抗,所以尽量让自己语气变得平和和无辜。

  可是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梓箐的礼貌落在她眼里就像挑梁小丑一般可笑。

  女人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蔑,“哼,你还想耍什么花招?我告诉你,现在你主动老实交代,我们可以当作是你认错态度良好,或许会想法官请求宽恕,若是你再想耍什么花招,别怪我不客气,我可不是绅士,会懂得怜香惜玉什么的……”咕哝了一句,一个渣滓的贱货,也配被怜香惜玉?(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