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78章 处境不妙啊
  梓箐感觉脑袋传来一阵轻微的钝痛,有些眩晕,因为长期任务让她时刻保持极高的警觉性。

  如果刚进入原主身体就感应到不适,那么原主多半处在非正常情况,如此就更需要小心行事了。

  强大精神力让她很快就让自己的灵魂完全占领原主身体的主导权。

  凭着对周围气息极其敏锐的感应,她立马判定自己处在一个狭窄空间里……身上绑着安全带…所以她是在一辆车里,行驶中的车里。根据手指传来的触感,以及行驶中的平稳,不难判断这是辆高档轿车。

  刚才应该是原主脑袋撞到旁边的车窗上,她顺势手肘抵在把手位置撑着脑袋,本能地弓下腰,不仅降低自己的中心还稍稍隐藏自己在对方后视镜中的动作。

  无数次经验告诉,任何一次任务的时间切入点都不是系统随随便便安排的,一定有其特殊和关键点。

  在还没有完全捋清原主所处状况之前,她需要对所有人都保持安全距离,最好是独处。

  当然现在原主在别人车上,独处是不可能了,但是能尽量隐藏自己肯定比现在就张扬出去更好。

  只是须臾间,梓箐的思绪就已经飞快地开始整理刚从原主记忆中获取的信息了。

  女郎,这是原主的身份。

  原主的记忆飞快在梓箐的识海中过了一遍…不过她没有去捋那些深埋的意识,而是将自己切入剧情的时间节点之前的事情迅速整理出来。

  ——夜店,突兀出现的豪车客人,同伴突然生病,上车,手机被夺,矿泉水……

  这对于一个做皮肉生意的女郎来说,每天上不同客人的车,带客人回自己出租屋或者跟客人去对方指定地点,并不足为奇。

  可是无数次任务经验让梓箐练就对危险来临时异常敏锐的直觉,

  她总觉得车厢里有种很奇怪的味道,混杂着高级香水中的……福尔马林的气味!

  梓箐几乎被自己这个洞悉结果吓一跳,不管如何,这个男人,甚至整辆车都给她一种非常危险的气息,她绝不能跟对方走。

  还有另一个原因,在捋原主的记忆时她也整理了自己带入这个剧情世界的特权。和上一次一样,只是一个普通剧情,所以她只带来了自己的技能,而技能都是需要灵魂和身体的契合和熟练度的。这些都需要时间。至于仙术……在上一个任务中她终于体会到身为普通人的挣扎真是太艰难了,即便如她,把各方面属性值提升到几百点,那么刻苦地修炼了,十年如一日,最后修炼得来的结果也只勉强够她做一次精微手术而已……

  所以唯一能依靠的仍旧是技能,至于仙术,也就强身健体而已。而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啊。

  梓箐的手本能地放到安全带的卡口上……

  呕——咔嚓——

  梓箐突然干呕了一声,成功将那声极轻微的卡口脱离声音掩盖了过去。

  呕——呕——

  梓箐用眼角余光瞟到对方视线正看着上方的后视镜,带着明显的不悦,“你怎么样啊……”

  呕——

  梓箐用手捂着嘴,“…实实在是对不起,刚刚才大概是不小心撞到了脑袋,现在头好晕哦……呕……不不行了,你你快打开车门,马上就要弄到车子里了……”

  刚才梓箐在偷偷解下安全扣时就试探了一下旁边车门,果真是被锁起来的。所以,如果对方不开门,她兀自去拉把手是没有丝毫作用的。反而会打草惊蛇。不觉中,她已经给对方贴上“危险人物”的标签。

  事实证明她的预感或者说预判非常正确。

  男子皱着眉,带着明显的厌恶,而后将方向盘一甩,车子倏地滑向公路旁边停了下来。

  车子刚一停下,梓箐便啪地打开车门,飞快地跳下车……

  眼前场景却让她很是惊愕了一下……这,这是哪里?在原主记忆中竟没有丝毫与之相关的印象。

  迷蒙的夜色中,入眼竟是一片长满萋萋杂草的荒野。

  他竟然把她拉到这荒郊野外?稍微有点脑子都知道对方绝对不安好心。

  从原主身体隐隐传来一阵阵颤栗的恐惧。

  就这愣怔刹那,鸭舌帽立马注意到她的异常,心中立马警觉起来。

  到口的鸭子飞了,今晚上的消遣还没有着落呢。

  他几乎是立马就打开车门朝梓箐这边走了过来,“你怎么样?没事吧?”一边说话一边靠近,想用言语分散梓箐的注意力。

  梓箐刚跑出两步就意识到不对劲……自己踩着尖尖的高跟鞋,刚跑进荒草丛里,后跟儿立马就陷了进去,差点把脚葳了。

  她毫不犹豫脱掉鞋……刚踏出一步就发现要从这里跑出去很不现实。

  因为她感觉脚底被什么尖锐物割破,顿时传来钻心的痛,而裸露在外面的手臂和大腿也被不知名的荆棘藤曼割的生疼,若是这么跑下去,即便她可以用绝对的意志力忍受下这份疼痛,澳门赌博网站:原主的脚铁定废了,而且以原主的体质也绝跑不过一个壮年男子……

  鸭舌帽见对方竟脱了鞋往废弃的垃圾场里跑,不由得冷笑一声,呵,没想到这次倒遇上一个调皮的小野猫。

  如此也不错,那些女人千篇一律都是只想着往自己身上凑,想自己的钱,随便给一瓶饮料就喝下去了。就像死猪一样,想在那肮胀的躯壳上怎么割就怎么割,完全没有一点挑战。

  正合适,这里方圆几里都没有人烟,那就好好玩玩。还免去拎袋子扔垃圾的功夫了。

  手腕一翻,一柄精巧的手术刀落在手中,在昏黄的路灯下反射出森冷的光。

  手指一动,手术刀便像一只精灵一样在指尖轻盈转动,跳着舞。

  黑色蹭亮的皮鞋一步步朝梓箐走去,即便只是走,也比梓箐光脚在布满碎玻璃和废弃铁丝等的垃圾上疯狂挣扎快许多。

  不一会就将两人距离压缩到五米。

  梓箐眼睛一下子就看到对方手里闪着寒光的…手术刀。

  她一边后退一边恐惧地叫道:“别,别过来。你你要干什么?你……”

  鸭舌帽咧嘴一笑,露出白而整齐的牙齿,正要说话,“嘿嘿,干什么?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霎时,却见一个物件突然朝他面门飞了过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