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72章 退——
  至于“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怎么界定他们在伤人的时候正好就是发病的时候,那些律师们自然会找出一箩筐的证据,证明他们在伤人的时候正好就发病了,然后伤了人之后他们的病又自动变好了。喜欢网就上。

  真是一种好神奇好“人性化”的病哦。

  于是凯文和梓箐再次华丽丽败诉。

  ——格达有“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他有精神病啊,精神病人杀人是不犯罪的,所以是不用承担法律责任的。

  而且社会还应该给予同情,理解,关爱。

  梓箐感觉自己空有一身技能,枉穿了那么多个世界,彻底被这个法制的社会打败了。

  人家已经拿到精神病的鉴定证书了,梓箐意识到再继续告下去也没有任何用,先前她还在感念这套律法体制不错了,分分钟就自己打自己脸。

  法不责众,法不责老,法不责少。

  哦,还有患有精神病的人不管做什么都是无罪的……

  她从进入这个任务世界开始,就一直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并在这个规则中为原主人生逆袭。

  可是她越来越发觉,要想获得这样一个畸形规则下的社会认可,简直是太难太难了。

  规则没错,可是为什么规则下还有那么多的例外?

  梓箐感觉体内有一股洪荒之力在蠢蠢欲动,想要冲破这个囚笼一样的世界。

  不过她的洪荒之力还没有爆发,就传来学校给霍达斯下达的劝退通知书。

  梓箐和凯文两人坐在壁炉前,不知过了多久,直到里面只剩下一堆灰烬。

  凯文看上去更消瘦,眼圈凹陷,头发遭乱。连续几个月的打击让他感觉无比疲惫和绝望,若不是梓箐一直用灵心诀平息内心的躁动,恐怕早就崩溃了。

  不过灵心诀也只能让人心绪平和,却无法解决眼前实质问题。

  几次败诉,非但没有讨回一个公道,反倒让人们在背后更加添油加醋的议论纷纷,借梓箐当初说的那句“报应”反过来奚落和嘲笑他们“唯一的儿子被人戳成废人,这才是真正遭了报应啊。”

  原剧情中被陌生人用石头砸房子砸窗户的事情也终于发生了,每次睡到半夜,突然从房顶和窗户上传来哗啦的声音。布迪就狂吠着追了出去。

  梓箐没有灵力,连神识也驱动不了。前面好长一段时间都忙着上诉和照顾霍达斯,晚上修炼的灵气都用来滋养霍达斯的脊柱神经和眼神经,以免褪化。此时听到动静,立马冲了出去,听到布迪的声音从林中传来,紧接着狂吠变成痛苦的呜咽,梓箐脑海中腾地浮现出凯文雨夜葬狗的镜头,疯也似的冲进树林中,一股血腥味飘来,寻味而去,便看到已经软趴趴倒在枯枝败叶中的布迪…

  呵,仍旧是迟了一步吗?

  一个人影在林中一晃而过。梓箐身形一动倏地追了过去……

  那人如同猴子一样在林中窜梭,极为熟悉地形。等跑出树林梓箐才终于将他追上,一个飞跃侧踢,将其撩翻在地。

  一看,竟然是格达。

  格达偏头望向梓箐,嘴角露出森然的笑意。尽管一手被梓箐反剪背后,可另一只手抓着尖刀朝梓箐刺来。梓箐却是丝毫不撒手,抵在对方后背的手肘猛地往下一沉,咔嚓一声,手臂竟被硬生生折断,而格达刺向梓箐的尖刀自然也偏了……

  梓箐不明白格达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想到,难道在原剧情中也是他杀死布迪,最后也是他偷袭霍达斯,并朝凯文放冷枪的?放冷枪?看来未必啊,那么远的距离,或许只是那一枪没有打中而已……

  思及此,她的心底生出一阵阵寒意。

  梓箐身体轻轻颤抖起来,她现在有不下百种方法可以轻松弄死对方,不由自主地收紧扣住对方脉门的手……

  对方的嚎叫呜咽听起来真是顺耳极了,不是有精神病吗?那就应该待在自己应该的地方,为什么还跑出来祸害别人?

  旺旺——

  “在那里在那里……”

  “发生什么事了?”

  周围几束电筒光晃着靠近,还有嘈杂的脚步声吆喝声……

  凯文第一个冲到梓箐旁边,无比紧张和关切,“玛丽,你怎么样了?”

  梓箐偏头幽幽地看向凯文:“我们的布迪……被他杀死了……”

  人们找到树林中布迪的尸体,看到格达手上还紧紧抓着不放的血迹斑斑的尖刀…他们突然想到什么,哦对了,他又精神病呢,伤人是不犯法的。于是都下意识地朝后面退了数步。

  威利和安娜冲到格达身边,一下子将他护到怀里,戒备地看着周围的人,最后目光落在梓箐身上,不问发生了什么事,直接来一句“你这个贱人对我儿子做了什么?啊,天哪,格达,怎么你手上都是血……”

  凯文抱着布迪的尸体走过来,神情漠然,声音粗嘎而嘶哑:“这,就是你们…精神病儿子做的好事!”

  他,从不会对别人说哪怕一句重话,此时竟然说出“精神病儿子”几个字,可见打击真的太大了。

  威利愣愣地看着凯文怀里的布迪,摇着头,“不,不会的,我们格达他,他……”偏过头,目光正好落在格达实力的那把血糊糊的尖刀上。

  安娜把格达的脑袋抱在怀里,“儿子,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我们回家啊,来,我们回家……”

  丽丝站着院门口,背着屋内投射出来的灯光,如同一个鬼魅般无声无息地飘在那里。在接触到哥哥传来的那种熟悉的宠爱的眼神时,她第一次没有扑到哥哥怀里,而是冷漠地看了一眼,然后折身跑回屋里了。她恨他,她最喜欢布迪了,温顺而善解人意,就像凯文老师一样,可是他却把它杀死了,她恨!

  格达在背后喊着“丽丝,丽丝……”

  人们不知所措的漠然地看着凯文和梓箐,有人上来拍拍凯文肩膀,然后纷纷散去。

  一如前世当人们在丛林中发现霍达斯残驱时一样,拍拍肩膀。

  布迪和原剧情中一样,被杀死了。

  与原剧情中不一样的是,梓箐和凯文一起把它埋葬……

  感觉小镇的空气都变得压抑起来。

  凯文终于意识到这个地方他们是再也无法继续待下去了,所以当霍达斯身体逐渐好转时,他终于主动和梓箐商量: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不能改变别人,那就……改变自己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