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71章 败给精神病
  新闻媒体和律师一样,就是为那些人服务的。

  当权者有钱人犯法犯事,可以找律师团甚至买通所有律师为他们辩护,或者放弃为对方辩护甚至是在关键时刻临阵倒戈。

  新闻媒体剥开的从来都是最底层的心酸和艰辛让人们去心塞或者饕乐。

  他们不敢去报道那些事情也可以理解,毕竟要生存要吃饭,可是也不能柿子挑软的捏,去专门报道别人**,剥开别人的伤口啊。却美其名曰:追求真相。狗p。

  各种“例外”让律法和媒体变成个摆设。

  “有预谋,有计划,并且手段极其残忍,势必将我儿置于死地,如此凶残行径,难道还能用不具备民事行为能力来敷衍吗?杀人偿命,他格达理应受到律法严惩!你们口口声声问为什么揪着不放,这不是揪不揪着的问题,是因为冤屈未得平申,要世间还我儿一个公道罢了。”

  梓箐目光冰冷地扫过躁动的人群,说道:“不要跟我说你们都是一颗追求真相和真理的心才在这里骚扰别人的生活,刻意扭曲舆论导向,把自己的喜闻乐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你们真的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吗?人在做天在看,报应不爽,你们会遭报应的。”

  人们丝毫没有被她这神叨叨的样子唬住,反而因为她的回应而让气氛变得更热烈起来。

  记者1叫嚣:“我可以把这理解成你是在要挟和恐吓我们,我们有权利告你”

  记者2不甘落后神补刀:“难道说你儿子现在就是因为遭到报应了吗?”

  嗡

  登时人群如同炸开了锅,开始了对梓箐以及她一家的“问候”和“声讨”。

  有人当和事佬,不痛不痒地说道:“哎,算了算了,你们这么围在人家家门口也不好吧。看在人家儿子都快死了的份上,就算了吧。”

  有人操手站着,“就是就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嘛,他们两家好歹也是邻居,几十年的交情了,咋闹成这样了呢?”

  有人附和“是啊,都是孩子之间闹着玩的,再说谁也不知道当时是哪个先动的手呢”

  有人瘪嘴“就是,若是你的孩子把别人家孩子弄伤了,就不会这样硬要说讨回公道了吧?”

  人言可畏,众口铄金。梓箐总算真真切切体验了一把。

  看着自己的院子变成了别人声讨自己的菜市场,看着一张张熟悉却陌生凉薄的面孔,心凉凉的。

  他们无比热切地讨论着,完全把这一场悲剧当作笑话,当作他们茶余饭后消遣的谈资。

  梓箐突然感觉好无力,跟着这些人在这里较劲。他们没有切肤之痛,又怎能体会到他们现在的痛苦呢?

  思及此,梓箐决定不再在这里跟他们争吵计较,默默运转灵心诀,不仅平复体内躁动的原主残念,还有自己的心绪。

  心中一遍遍地默念,她还只剩两次试炼就算功德圆满了,可不能让自己在最后两关试炼出岔子啊。

  梓箐闭上眼,心情完全平静下来。再次睁开眼,眼前所有的吵嚷就像变成了电影电视里的画面一样,很生动很逼真,却离她已经很远很远了。

  折身返回屋子,而那些记者却举着话筒后面穷追不舍,各种奇葩的问题汹涌而来,貌似对方“不承认自己上诉是错误的”就不肯罢休一样。长枪短炮一阵拍摄,闪光灯照在门上明明灭灭。

  梓箐的天象之术的技能在无数次的任务历练中已经提升到高级,降下的**足以覆盖他们整个院子。

  轰隆隆

  啪啦

  一条银闪闪的匹练从天而降,落在人群边缘。

  顿时,吵嚷的人群立马安静下来,他们仰头看天。刚才还晴朗的天空怎么突然间飘来片云朵?

  紧接着又一道闪电在一个记者身边炸响,头发顷刻间倒竖犹如一支扫把,身上衣服也被烧掉一半。顿时吓的哇啦哇啦的惊叫连连,把手中的话筒都丢了

  他们听到一个声音从屋子里传来:“还不快滚!看见了没有,这就是报应”

  紧接着雨哗啦啦地落下,顷刻间就把这些人浇成了落汤鸡。

  刚才还围拢紧凑的人群顿时轰散开来,惊慌地尖叫着四下逃开。

  没想到最后还是靠金手指才能脱困。想到那些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普通人被这些记者围着询问着各种尖锐的问题时不管你怎么说貌似都带着低声下气的忏悔和乞求一样,就感觉心塞塞的。落到自己头上,如果没有这一手天象之术的技能,她还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将这些苍蝇轰走。

  凯文去同卢瑟商量上诉的事情,卢瑟有些人脉,可以提供一些帮助。不过看到事情闹成这样,除了叹息和默默地给予帮助,貌似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

  等他回来时,看到自家院子里湿漉漉的,就像刚刚给草坪浇过水一样。

  凯文带回来除了卢瑟的建议还有对方借给他们的一笔钱。

  能得朋友如此,夫复何求。

  三天后开庭。

  这一次凯文以及请的律师做足了充分准备,不过事情仍旧出乎他们的预料。

  对方竟然在最后时刻出具了一份格达的精神检测报告,上面显示格达患了一种极为罕见的精神疾病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

  受到外界突然刺激每一个正常人或多或少都可能出现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症状,大多数人可以在短时间内平缓自己的心态,也有少数人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甚至暴力伤人害己。有人格障碍,偏执型人格障碍,分裂样人格障碍等等各种障碍,反正就是各种有病,别人能克服的心态他们无法克服,需要通过伤害别人才行。

  梓箐感觉脑海中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样也行?

  也就是说拿着一本“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鉴定书,看谁不顺眼就上去捅两刀,事后说“哦,那个时候突然大脑无法控制我的身体了,精神病犯了”就可以逍遥法外了?

  这简直比免死金牌还要牛b嘛。能够创造出这个词的人真是太了。

  所以根据刑法规定,精神病人伤人甚至是杀人,他们都不用负任何刑事责任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