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67章 真相
  梓箐也火了,一把扯过她摁到纸张面前,“呵,就因为孩子的一句谎言,就因为你的偏执,即便知道事情真相也不愿意公布出来,才对我们一家人造成那么大的伤害。可是看看你们家现在的样子,非但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甚至变本加厉的迁怒,你是觉得硬要把自己标榜成受害者才觉得很荣光吗?”

  “你以为我很稀罕到这里来吗?我来就是要告诉你,不仅只有你知道真相,还要让你知道我们都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所以不管你对我们家怀有怎样的成见和敌意,那都是你一厢情愿的被迫害妄想症。我们没有欠你们什么,从来就没有!”

  安娜“啊——我要杀了你——”地一声尖利叫嚣起来,变得歇斯底里,身体剧烈扭动挣扎着,手指如爪,状若疯狂地朝梓箐脸上脑袋上抓挠过来。就像昨天她对待霍达斯那般。“你给我滚,这是我的家,滚出我的家,这里不欢迎你们……”

  梓箐感觉到对方混乱的灵魂气息,就像是随时都要崩溃一样。这个女人果真有人格障碍——偏执,疯狂。

  想想,其实在原剧情中她也是这般,早就知道女儿在撒谎,可是她非但没有出来澄清,反倒在凯文和霍达斯几次来解释时,火上浇油,最后将凯文和霍达斯退向了绝望的深渊。

  梓箐岂容这个疯女人得逞,扬手啪地一巴掌呼了过去,脚下一勾,一把抓住遭乱的头发,再次将其摁倒在地上。

  梓箐知道自己随着灵魂与原主身体完全契合,武技回归身体,一旦发挥出真实实力非同小可,看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所以一直都是控制自己的力道。却不料对方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远超她的预期,若不是自己应变能力不错,恐怕脸上就要留下几道血印子了。而原主的记忆也在顷刻间涌上识海,翻腾着……原主当初也是来找安娜,想要了解事情真相的,结果就是被对方这般又打又骂轰了出来……

  梓箐再次将散落的纸张塞到安娜眼前,“你这个疯女人,你有被迫害妄想症么?你给我好好看看这些证据,看——”

  安娜抓着纸张就开始疯狂抓揉撕扯……梓箐怒喝一声,“真是犯贱。”手下毫不留情,将其两条手臂卸了。

  “看——好好看看你女儿究竟是怎样对心理专家说的,是怎样描述那次事件的……”

  丽丝:“……他脱掉裤子,一根又黑又粗的棍子弹跳了出来,自己用手在上面撸了两下……”

  医生:“然后呢?”

  “……”

  医生:“他是不是让你用手去抚摸棍子和棍子下面的两个圆球?”

  “……”

  医生:“然后呢?因为你的抚摸从棍子一端的小孔流出牛奶一样的东西?”

  约瑟芬“哇——”呕吐,然后粗暴地打断询问。

  至始至终丽丝对医生的引导性的描述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抗拒和惊异,非常沉默地面对。根据他对儿童心理的研究,可以肯定,这个场景肯定是她真实经历过的,由此断定,凯文对丽丝的猥亵事实成立……

  ……“啊……不,不不,这不是真的,滚,滚开,你这个恶魔……”安娜在看到这样细致描述的时候彻底魔怔了。

  梓箐冷笑,“是不是看起来特别眼熟啊?其实你心里也早就猜到一二了吧?”

  “你你去死……哇,呜呜……”安娜哭号起来,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梓箐看着地上如同烂泥一样的女人,她不明白,接受和承认现实真的就那么难吗?繁衍本来就是生命最根本的主题,若是落在更原始的社会……好吧,这是文明社会,有了更强的羞耻之心和**,即便让孩子无意中撞见,也是可以解释的吧。

  有句话说的好,越是压抑和隐瞒的东西,便越容易滋生出畸形和变态。

  梓箐将对方的胳膊接上,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都是成年人了,大道理什么的都懂。

  如果真想报复,她有很多种方法让这个家声败名裂。

  比如像那些人一样将这些信息抖漏出去,澳门赌博网站:肯定也会想传播凯文猥亵女童事件一样,要不了半天时间就传遍整个镇子。到时所有人都知道,原来他们女儿诬陷自己老师猥亵自己,其实是因为看见自己父母#*&%

  梓箐看了眼安娜,都是母亲,至少她的出发点是守护自己的女儿和家,相信原主也不是那种会做出那种赶尽杀绝的人。

  只要他们以后不要再咬着自己一家人不放,不要再说所有的不幸都是因为他们造成的就行了。

  默默走出厨房,见客厅里两人此时也是拔剑弩张。

  威利比凯文更壮硕,高大黝黑,此时已经愤怒地抓着凯文的衣领,推搡到门口。一手拉开门,把凯文往外面推……

  凯文仍旧锲而不舍地辩解“威利,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我什么都没做过……”

  “滚,滚出去,我不想听。以后我也不想看到你,永远也不要再踏进我家门半步……”

  梓箐心中酸酸的,好痛。她走上前,大喝一声:“住手——”伸手拧着威利的手腕,一下子掰开,顺势将其掼到在地上。

  而后拉起凯文的手径直走出这个污糟的地方,“凯文,我们走吧。”

  凯文神情十分落寞,还在回头望向屋内的威利:“你要相信我……”

  威利朝两人背影吼叫:“滚,给我滚……”然后砰地一声狠狠把门砸上,不解气地踢了几脚。

  他突然响起刚才安娜跟那个女人在厨房里,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进去就看到安娜趴在地上抽噎着哭:“安娜,你怎么样了?安娜”

  正要将安娜扶起,手碰到撒落在地上的凌乱的纸张,下意识随手抓了一张起来…这一看,如同魔怔一样,又将另外几张抓在手里。身体轻轻颤抖起来,气息变得急促,神情也更愤怒,突然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喃喃的道“怎,怎么会这样?”

  站在楼道口的格达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充满隐忍和仇恨的目光黏在两人身上,直到被父亲轰出门外才收回视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