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66章 登门
  呵,是因为并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所以笑容才会这般美好吧。这不正是凯文最想看到的么。

  梓箐下意识看了看客厅的方向,凯文正和威利说着什么,貌似谈话也不怎么愉快。

  梓箐运转着灵心诀,让心情平和,面容也变得平静柔和下来。

  这时,安娜听到外面传来的动静,扯着嗓子问道:“威利,谁啊?”

  梓箐恰时走了进去,安娜刚才还笑容满面,在看到梓箐的瞬间布满冰霜,充满仇恨和怨怒地瞪着梓箐,“你,你是怎么进来的?滚出我的家,这里不欢迎你”

  梓箐将手指竖在唇边嘘了一声,嘴角带着笑意,眼神示意还有丽丝在这里呢。

  安娜嘴唇紧紧抿着,牙齿咬的咕咕的响,粗鲁地拉过丽丝的手,也不管对方手上沾满面粉,搂进怀里就要从梓箐身旁冲过去。

  梓箐伸手拦住,一把抓住安娜的手腕,用点巧力,安娜吃痛松开。梓箐趁机将丽丝从她怀里轻轻拉了出来,“丽丝刚才是在做饼干吗?瞧,玛丽阿姨正好也做的有哦,有小熊,小兔,还有蝴蝶,要不要尝尝味道好不好吃啊?”说着把手中的食盒递给丽丝。

  以前两家人也经常在一起聚餐,这种场景很常见。如果是以前,她早就抱过食盒然然后欢欣雀跃了,可是此时,丽丝虽然人可是仍旧觉察母亲情绪有些不对劲,她只是瞪大了眼睛盯着两个大人,无声,无辜的神情让人猜不透她此时究竟想的什么。

  而落在安娜眼中,觉得是梓箐破坏了她们母女之间和谐互动和温馨气氛,把她女儿吓成这样的。

  安娜恶狠狠地吼道:“不许拿”一把将梓箐手上的食盒打掉,里面的饼干果汁罐子倾落一地。

  两人都有些愣怔,身为家庭主妇,一眼就能看出这些小食需要很多时间精力才做的出来。不过此时安娜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心眼,“别以为拿点东西以前一切就可以当作没发生过……”

  梓箐只觉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泯顽不灵,明明是她女儿在那里撒谎诬陷别人,让自己一家人遭受不白之冤以及来自乡邻以及社会舆论的各方压力,本应该是他们来给自己道歉的。

  好吧,她看在父母对孩子一片拳拳之心的份上,她充分理解在得知女儿被猥亵时的愤怒的心情,所有过激行为都可以被理解被原谅,所以她主动过来请求把事情说清楚。

  以前的一切都可以既往不咎,甚至可以继续恨,继续存在隔阂,但是彼此间一定要把话说清楚。

  梓箐想要证明的就是,威利和安娜他们以后的怨恨和愤怒并不是因为猥亵事件,而是因为他们自己内心阴影作祟。

  安娜倒好,竟还摆出这幅脸子,给谁看啊。

  真是给脸不要脸。

  梓箐感觉体内有股邪火升腾,手上微微用力,安娜吃痛,就要叫出声,梓箐凑近她耳朵压低了声音说:“发没发生过你心里比谁都清楚,那天的视频我都拍下来了,包括你女儿说的话……呵,其实在你心里早感觉出来女儿是在撒谎了吧?不要在这里装腔作势了,你这般不在乎我们之间过去几十年的情谊,让我我真的很失望呢,不过你放心,我不是来舔着脸想要挽回这狗屁的脆弱的一文不值的友谊,我来就是要跟你把话说清楚。我就不明白了,你身为一个母亲,既然明知道并没有发生那种事情,为何还要如此坚持和笃定?莫非真如我昨天说的那样,是你潜意识就是想让你女儿受到伤害吗?”

  “你”安娜气的身体直颤抖,心中莫名有些心虚,她对丽丝说道:“去,上楼去玩,等会妈妈叫你吃饭……”

  丽丝哦了一声,看了看地上撒落一地的饼干,视线在龇牙咧嘴的母亲和一脸温柔的玛丽阿姨脸上扫了一圈,突然神情十分平静地看向梓箐,说道:“凯文老师也来了吗?”

  不等梓箐回答,安娜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声音尖利的吼道:“快,给我上楼去…求求你不要再提这个名字了…”

  丽丝被吼的一愣一愣的,懵懂的大眼睛扑闪着,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会突然变得如此凶厉。沉默片刻,折身一溜烟跑出厨房,正好迎上听到动静下楼来看情况的哥哥格达。

  丽丝一下子扑在格达怀里,“哥哥”

  格达抱着妹妹关切而紧张的问:“丽丝,你怎么了?”

  丽丝不作声,脑袋只是偏向厨房方向,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噙着晶莹的泪花,静静地看着。

  格达顺着妹妹的视线,就看到母亲和隔壁那女人说着什么。而客厅方向又传来父亲和那个人渣的激烈的交谈声。他感觉有股无名之火在胸口窜动。

  他最恨就是那些没有本事的男人,去侮辱妓女啊,干嘛要猥亵柔弱纯真善良的小女孩啊?那些人统统该死?那些都是吃s的吗?为什么还要把那些人渣放出来?就该拉去凌迟!什么证据不足,肯定是又塞了红包走了后门吧?都是这样,天下乌鸦一般黑!

  跟人渣一起的也都是坏人,都该死!现在竟然还有脸来骚扰他们一家人……

  “丽丝别怕,有哥哥在呢,哥哥会保护你的。”

  丽丝紧紧偎在哥哥的怀里,一句话也不说,将脑袋紧紧埋在哥哥肩膀上,轻轻抽噎着,任由格达把她抱上楼去。

  ……厨房再次恢复平静,梓箐松开手,从怀里摸出一塌纸来,说:“我也是有孩子的母亲,我非常明白你的心情,如果那真是事实的话,我会比任何人都希望那个人渣去s。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并不是事实,只是孩子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为了彻底消除你心底的疑虑,我特意去影印了一份,你自己看看吧。”

  安娜一手打开梓箐递过来的资料,纸张顿时纷纷扬扬撒落地上,“你你给我滚,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想看,我不想看到你们一家人。给我滚出我的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