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65章 澄清
  凯文脑海中便浮现出那天早上在办公室中,所有人都用仇恨愤怒和鄙夷的目光看着他,她们便口口声声说要对这次事件保密,为了他的名声也是为了丽丝的健康成长。

  然而事实上呢,就在头一天下午,当丽丝对约瑟芬太太说出那段话后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内,那件事情就传遍了整个辛安幼稚园。然后如发酵般,疯狂蔓延到整个小镇。

  如果没有大人们在背后推波助澜,那些才几岁的小孩子即便有再大的想象空间也不可能说出“绳子,鞭子”之类的话来。

  算了,梓箐不想深究这些,坚持说道:“凯文,这次就听我的,好吗?”

  凯文看着玛丽恳求的神情,终于勉为其难点了点头。

  想要整件事情的证据资料,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去jc局将调查笔录和报告全部影印一份。不过这实施起来有些麻烦。

  梓箐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她记得先前凯文说jc是因为将雷勒给丽丝做的笔录与他做了比较后才将他无罪释放的……而事情的起因也正是约瑟芬太太听了丽丝片面之词就去找儿童心理专家雷勒来给丽丝做心理辅导,那是给丽丝做的第一份笔录,也是最真实的。

  思及此,她让凯文休息,打算去找雷勒影印一份当时给丽丝做的笔录。

  凯文见梓箐要出门,见外面风雪弥漫,哪里放心的下,于是两人一同去雷勒的诊所。

  风雪天,门庭冷清,雷勒准备关门。

  见凯文夫妇前来,脸上惊异之色一闪而过,取而代之是明显的厌恶和抵触。不过作为医生良好素养,他没有像其他乡邻那般急切切地冲上来对凯文和玛丽破口大骂或动手打人什么的,却是直接上去关门……

  梓箐动作很快,冲上去伸手把门抵住,说道:“别这么着急关门嘛雷勒专家。现在jc经过调查已经证实那只是孩子的恶作剧,而你作为一个心理医生却也分不清孩子说的究竟是真话还是谎言,这专家称谓未免有些名不副实?”

  “玛丽……”凯文觉得妻子这样说有些过份,缓和下口吻,说:“实在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我们这次来,是想借一下你上次给丽丝做的笔录……”

  雷勒看到凯文时内心本来有些心虚,以为两人是来找茬的。

  加上梓箐无形中释放点压力,手上跟梓箐较劲,一个想关门,一个抵住,他一个大男人竟然杠不过一个女人,就更让他心虚了。

  却听到凯文如此说,当即回绝:“所有诊断都是患者的**,作为医生的职业道德,我是不可能给你们的。”

  “道德?你知道你出具的一份证明给别人带来怎样的伤害吗?这几天我们一家人都倍受邻里误解的困扰,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说丽丝不是在撒谎造成的。你应该对此负责。”梓箐最讨厌就是把职业道德拿来说事儿的人。

  在原剧情中所有一切都是因为他身为一个儿童心理专家下的结论,证明孩子没有说谎,简介证明了凯文对丽丝猥亵事实的成立。

  归根结底,他才是真正的祸害源头。

  “我我只是尽我职责去听取孩子的心声和意见,我以我的信仰发誓,根据我多年对儿童心理学研究判断,当时丽丝并不是在说谎。”雷勒气息急促地将这段话说完,就像是卸下多大的包袱一样。

  梓箐不想跟他讨论专业道德什么的,她只是想拿到笔录。

  不过不管她怎么说,对方都一口咬定不放,那是顾客**,他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旁边又有凯文劝解,两人无功而返。

  回家路上,凯文安慰梓箐。

  梓箐对于这个结果早就有心理准备,澳门赌博网站:看来只能使用非常手段了。也幸好自己不是原主,否则的话要做成这些事还真有些难度。

  晚上,梓箐略微收拾一番从家中溜了出来,轻车熟路找到雷勒办公室,开锁进屋,找到记录,用旁边的传真机影印了一份。

  第二天,梓箐一早就起来,准备好一家人的食物,就开始做饼干,果浆,蔬菜汁等等,打算等会跟凯文一起到丽丝家,好歹有个伴手。

  霍达斯匆匆吃完,然后背着自己的包就出门。他要返校上课去了。

  梓箐望着霍达斯的背影,叠声的嘱咐,一定要注意安全……

  霍达斯举起手挥了挥,头也不回。而梓箐的声音被淹没在寒风中。

  凯文把梓箐拉回屋,很是担忧地看着梓箐:“玛丽,你这是怎么了?孩子长大了,他会有自己的生活,我们必须要学会放手。”

  梓箐嗯了一声,她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她心中想的是另一个问题。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和迹象,一切都只是她的猜测和预感。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已经让凯文对自己有了抵触和不信任,若是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非但没有任何作用,恐怕反倒还让对方更加怀疑和抵触。

  梓箐只能祈祷剩下一个多月霍达斯能平安回来就好。

  凯文和威利两家毗邻,绕过院子的围墙就是了。

  凯文和威利是很好的朋友,至少曾经是。

  威利透过门缝见是凯文,很显然有些意外怎么这么快就被jc局放回来了?在凯文急切的拍门和恳求下,他停顿了一会才极不情不愿地打开一道门缝,凯文趁机挤了进去,梓箐也紧随其后进入房间。

  “你还来干什么?”威利拧着眉头,强压着内心的怒火问道。

  凯文一边自然地往客厅走去,坐到沙发上,一边说:“威利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威利看着凯文的背影,跟了过去,低沉了声音说:“还有什么好谈的……”

  “威利,我们之间几十年的交情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会对我最好的朋友的女儿做出那样的事情呢?……”

  威利气息粗重起来,低下头,强压制内心的愤怒,“别说了,你给我出去…滚…”

  ……这边梓箐拎着食盒向厨房走去。

  丽丝正和母亲安娜愉快地做着“捏饼干”的游戏,笑的阳光而灿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