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61章 所谓的新闻
  梓箐感觉胸口有团伙在燃烧,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理智告诉她,跟这些穿着皮的杠上对他们家没有丁点好处。

  嘴唇嗫嚅着,将堵在喉咙口的话又硬生生噎了回去。只说道:“我,我走错了地方,耽搁你们办公,实在对不起,我这就离开。”

  身后传来谩骂和恐吓的声音,梓箐感觉天上铅云如墨般笼罩,这个冬天注定有些难熬。

  等梓箐赶到医院时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刚走到病房门口,就觉得气氛怪怪的。

  她从窗户的位置上正好看到对面墙壁上的电视里正播放地方新闻。

  对于这个平静的小镇而言,幼稚园老师猥亵女童绝对算的上是爆炸性新闻,此时那个女人拿着话筒站住jc局外面,对着镜头说:“……应广大镇民的要求,我社记者在这里专门驻点收集第一手资料。刚才从里面传出案件已经审理到最后,相信过一会这起儿童猥亵案就能水落石出了……”

  呵,这些新闻记者为了博人眼球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如果她真的尊重受害者,就不应该将别人的伤痛如此大肆的宣扬出来,让所有人都去参观他的伤口,然后评头论足,然后装作貌似悲悯地挤出几滴眼泪或者同情的话语。

  那才是真正的伤害和残忍。

  嘭,啪啦…伴随着一声含混的叫骂声,一个脸盆朝梓箐方向狠狠砸来。

  梓箐微微侧开身子让开,便看到霍达斯抱着脑袋狼狈地朝她走过来。

  他看到梓箐,委屈的一下子扑到梓箐身上哭了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

  经过这一两天的相处,梓箐已经看出霍达斯本质是一个非常阳光且刚直的男孩,从今天被人们那么羞辱和殴打都没有低头和哭泣就看得出,他非常坚强,可是现在,才到医院不到两个小时,竟变成这般……

  梓箐伸手轻拍他的背部,轻声安抚,运转灵心诀平息对方的情绪。

  越过霍达斯的肩膀,她看到卢瑟正被一个在靠里床位上的老妇紧紧抓住衣袖,朝着门口方向挤眉弄眼,带着极其强烈的怨恨和嫌恶的情绪。“……孩子啊,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我跟你说,千万不要跟这样的人渣混在一起啊。天呐,真是太伤风败俗了,作孽哟,老天爷一定会收了他的。孩子啊,看在婶子的份上,就让那挨千刀的畜生去死好了……”

  旁边一个床位上的干瘦老汉也跟着帮腔,用一种历经沧桑的语调说道:“世风日下啊,真是看不出啊,平时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竟是个衣冠禽兽的败类…真是丢我们小镇的脸面哟,哎,幸好被jc抓了。啧啧,安娜家的那小女孩我看见过,长的可乖可水灵了,没想到竟招来如此毒手,可惜了可惜了……”

  老妇就像是找到知音一样,连忙接口,“可不是么,真是造孽哟。我看啊,有其父必有其子,你瞧瞧刚才他进这病房那神气样子呢,他自己父亲作下那见不得人的丑事,我们不就是好心问一问有没有把那个人渣败类判刑,竟然就破口咒骂我们。简直是目无尊长,太不像话了…”

  老汉深有感触地长长嗯了一声“是啊,现在的年轻人早就没有我们那时的规矩了,我们那时候,晚辈见了长辈是需要行礼和用敬语的,瞧瞧现在的年轻人……啧啧,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卢瑟听到门口动静,见是梓箐,趁机从老妇抓扯中挣脱出来,“玛丽你来了……”他有些尴尬,“那个……刚才……”

  梓箐善意笑笑,她知道现在的状况不是卢瑟的错,他能够顶风帮霍达斯已经非常不错了,真诚的说道:“卢瑟,谢谢你。霍达斯的床位是这张吗?”

  不等卢瑟回答,霍达斯便主动拉着梓箐的手臂说道:“妈妈,我我没事,我想回家…我们回家吧…”

  回家,是所有人和动物在感受到疲惫以及外面不再安全时第一个想到的地方。

  家,才会给人以安全和踏实。

  梓箐一想到原剧情中,原主的家最后也会被那些陌生的乡邻搞得家宅不宁,就心塞塞的。

  她一边安抚着霍达斯,一边往床位方向走去。

  她明显感应到从霍达斯身上传来的抗拒,眼神为惧而畏缩地看着另外两张床位上的人。

  梓箐心如明镜,看来在过去的几个小时,这两个老家伙没少拿话来奚落挤兑霍达斯啊,真是,哪里都有这样的貌似正义仁善,实则虚伪又可恶的人存在。

  梓箐轻言温语:“放心,有妈妈在,这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而不是因为别人话而委屈自己,苛责自己,以及放弃本属于我们自己的权益。而他们却不用为此承担任何后果的责任,只会成全那些碎嘴们的幸灾乐祸,相信妈妈,如果你确信有些话是不切实际并且是对你的恶意中伤,你有选择不去聆听的权利,你听,外面走廊上街道上传来那么多的噪音…你就当是噪音就好了。”

  梓箐一边轻言细语地说,一边引领着霍达斯坐回床位上,他的确是太疲惫了,太需要休息了,在梓箐的安抚下,靠在床上,不一会便睡了过去,只是今天经历的一切完全颠覆他十几年的人生价值观,睡梦中也不时拧着眉头,脸上露出挣扎的表情。

  梓箐偏头对卢瑟说道:“今天实在是太谢谢你了,等凯文回来请一定到我家来做客。”

  卢瑟本来还想说什么的,看看房间里另两位患者,表情悻悻的,告辞离开。

  刚才梓箐对霍达斯说的话,自然也让同病房的另两人听到了,他们便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阴阳怪气地说起来。

  “那样的人渣如果jc也放回来的话,简直就没有天理了……”

  “就是,简直是斯文败类,丢我们小镇的脸,就应该被枪毙……”

  梓箐看着前面白色的墙壁自顾地说道:“为老不尊,枉活几十年,真是悲哀啊。不过余生也就只能在这一方空间里混吃等死了……”

  “混账,简直是没教养,怪不得那个小崽子也这么规矩,原来是父母都这么没家教啊……”老汉痛心疾首地感叹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