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59章 居心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凯文工作的辛安幼稚园的园长约瑟芬。

  属于那种体态丰腴,面目慈祥的中年妇人。

  一开口便是微皱眉头,语气充满了控诉,目光带着幽怨的悲天悯人的样子。

  梓箐说:“约瑟芬太太,难道你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我们想要的是什么吗?是真相,是事情的真相!你们怎么能仅凭一个六七岁小孩一句话就判定别人的罪行?如果这是污蔑是谣传,这才是对孩子也是对被污蔑人的最大的伤害。”

  约瑟芬没想到这个女人竟是如此泯顽不灵,自己已经如此低声下气的恳求她了,竟然还咬着这件事情不放?!

  她难道不知道这样当着小孩子的面直白地嚷嚷这件事,会在她幼小心灵上留下多么大的伤痕和阴影吗?!

  真是太没有同情心了,太让人寒心了,太让人失望了。

  她让安娜夫妇带着丽丝离开这个地方,离这个疯狂的女人越远越好。

  “玛丽,你真是太让人感到失望了,曾经我以为你是一个很通情达理的女人,我们全镇所有人都是那么的喜欢你,即便你把那个外乡人带回来,我们也带着极大的包容心让你们生活在这里,可是你看看,你丈夫究竟是怎样回报给予他支持和帮助的人们?现在你非但没有半点愧疚和忏悔之心,反倒变本加厉地伤害他们一家人”约瑟芬太太手指向丽丝一家三口的方向。

  安娜和费迪把女儿抱着护在中间,并没有离开,他们不知道是因为怨恨想要看人们怎么折辱这对母子,还是好奇他们会不会去戳破真相。

  他们看到梓箐眼睛看向他们,连忙带着恐惧之色地往后瑟缩一下,就好像他们面对的是多么恐怖可怕的怪物一样。

  丽丝用乌溜溜的大眼睛淡漠地迎着梓箐愤怒的目光,她不喜欢这个女人,从一开始知道她是凯文老师的妻子时,甚至可能像自己父母那样用棍子彼此打架时,她就从潜意识中非常的厌恶她。

  丽丝搂着安娜的脖子,“妈妈,玛丽婶婶的样子好可怕哦,她会不会打我?”

  稚气的童音,在一片吵杂中就像清洌的泉水声一样直刺每个人心灵。

  他们像是突然得到某种明悟一样,齐齐涌向梓箐,将她团团围了起来,神情变得异常凶悍和不由分说,“滚,滚回你家里去”“我们不要再看到你”“对,滚回你家里,以后都不要再出来了”

  此时所有人,包括约瑟芬太太,以及珍妮霞都无比愤怒地朝她呵斥。

  脑袋里就充斥着一个字滚!

  梓箐感觉身体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就连她自己也想不到,自己好不容易辛辛苦苦修炼的那一点点灵气竟然会用在声音上。

  “住口”

  一声贯穿云霄的呐喊声如轰雷般在人群中乍响。

  呼,整个世界终于清静下来了,梓箐耳朵里竟然听到了林间传来的清越的鸟鸣。

  人们面面相觑着,刚才一刹那,他们压根就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最后目光落在梓箐身上,那种仇恨和愤怒的感觉终于渐渐回归他们的身体,就在他们准备再次给这对不识时的,冷漠又冷血的母子一点颜色瞧瞧时,就听到这个女人说话了。

  “你们这些贱人,其实你们心里都很清楚,刚才那个小贱人已经说出了事实真相,你,你你还有你都站在旁边,难道你们没听到她说的话吗?用你们的孩子是不会撒谎的话来说,她说那一切是她开的玩笑,为什么你们就没有人愿意相信?”

  大概是因为刚才收到了精神力的震荡,此时他们听梓箐说的话竟听的格外清晰。有种直刺心灵的感觉。一时间让他们哑口无言。

  梓箐嘴角轻扯,冷笑道:“你们不愿意相信她没有受到伤害,而无比笃定她一定受到了伤害,是不是你们从心底的希望她就是受到了伤害的?!啊?你们披着善良的外衣,可是内心却是希望那些悲惨和厄运降临到别人头上的人,你们才是真正的邪恶和可恶的人。”

  “你们自己扪心自问,你们究竟是何居心?”

  梓箐指向安娜,“还有你这个做母亲的,你女儿已经明确告诉你,那件事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是她随口胡编乱造的。而你却还口口声声让孩子忘掉那件事,一幅多么心疼和呵护的样子,完全笃定事实是真的发生和存在的。呵,你所谓的母爱,其实跟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一样,不愿相信没有被伤害,而笃定其受到了伤害,也因为你也是希望自己女儿其实是真的受到猥亵了吗?你就是一个亲手把自己女儿推进你构造的悲惨事件里的母亲”

  “你扪心自问,你是何居心?”

  “说啊,你们究竟是何居心?!”

  在梓箐步步紧追的诘问之下,所有人的反应都一样,都是摇着头,嘴里一边说“哦,不不,不是这样的”双手一会抓着脑袋,一会胡乱地挥舞,身体做着无意识的扭动,不知道他们究竟想要表达自己怎样的情绪。

  安娜和费迪也是一样,他们看着梓箐犹如看到什么凶猛可怕的怪物一样,一边摇头,嘴里咕哝着“哦,不不要,不要这样,不是这样的”一边拥着女儿朝后面朝他们的房子方向退去。

  乌拉乌拉

  救护车和警报声音同时呼啸而至。

  刚才梓箐在拍摄下这些人殴打辱骂霍达斯的场景后就报了警以及120。

  霍达斯看向梓箐,眼中泪光闪闪,梓箐握了握他的手,安慰道:“霍达斯,你做的很对,很棒,放心去吧,请医生为你做全身检查。”而后又跟随车护士交代几句。

  卢瑟抚着霍达斯到救护车上,回头看了看还在闪着报警灯的警车,以及周围些懵的乡邻,最后视线落在梓箐身上,神情很是堪忧,说道:“玛丽,你的心情我很理解,可是这些人看在都是乡里乡亲的份上而且他们出发点也只是因为只要事情一澄清,相信他们不会再说什么了。所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