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57章 保护的是什么(平安符加更)
  是的,她还只是个孩子,她没有错,她是受害者,她才是应该被安慰被呵护的那个。不管做错什么,都可以得到无限的宽宥和保护。

  在所有人都为她而争吵抓扯时,她理所当然的安静地偎在母亲怀里,享受着这份特殊的宠爱和关怀。

  可是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安抚和呵护她,为什么霍达斯仍旧在那里不依不饶地叫嚣啊?为什么总是叫嚷着她的名字,他的样子好可怕哦。

  丽丝觉得霍达斯太坏了,看见人们围殴着霍达斯,心里有种报应和幸灾乐祸的畅快。她下意识往母亲温暖的怀里挤了挤。

  安娜感应到怀中女儿的反应,觉得是霍达斯把自己女儿吓成这样的。

  护犊之情在顷刻间犹如洪水猛兽般爆发了出来。

  她突然将丽丝放到一边,发疯似的冲开众人,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挥舞着爪子朝霍达斯抓了过去,顿时在对方脸上留下几道血印子,用尖利的声音叫嚣着:“丽丝受到的伤害已经够大的了,你竟还要在她伤口上撒盐,你居心如此歹毒,你和你父亲一样,你为什么不去死,去死,去死,我要杀了你”

  霍达斯哪里见过这阵势,面对一个状若疯狂的泼妇的没有任何章法的胡乱抓挠和歇斯底里的叫嚣,让他毫无招架之力,节节后退,两只手臂无力地挡在自己面前,挡住脸手臂上就被抓挠出血印,手吃痛避开,脸上就留下几条伤痕。头发也被揪下来一大撮

  可霍达斯仍旧不肯服输,兀自为父亲辩解:“那不是真的,我爸爸从没做过任何对不起别人的事情。是丽丝在说谎,丽丝,你快说啊,那究竟是不是真的你们为什么就不听听她是怎么说的?”

  丽丝被突然的变故弄的不知所措,看着人们疯狂的举动,潜意识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惶惑恐惧的哭了起来,一边叫着妈妈一边朝安娜的方向跑过去。

  安娜此时恨不得将霍达斯生吞活剥了,她正抓挠的气劲,又哪里注意到女儿跟着她跑了过来,抓扯中,竟一下子将丽丝推倒在地上,脑袋撞在砾石上,顿时鲜血直流。

  安娜顿时“嗷”的一声嚎叫朝丽丝扑过去,将女儿搂进怀里,然后朝霍达斯哭号着:“你这该死的,你究竟对我女儿做了什么?啊?我诅咒你们一家人都不得好死”

  费迪受到妻子的感染,胸中怒火燃烧的更旺,听到女儿的哭喊声,顿时变得更歇斯底里:“都不要说了”

  他偏头恶狠狠瞪着霍达斯:“你要是还有点良知的话就不要再当着我女儿的面提这件事了,算是看在我们曾经相邻一场的份上,求你了。她那么那么可爱,可是看看你父亲都对她做了什么?她究竟有什么错要承受那么大的痛苦?”

  周围的人们只看到小女孩脑袋上的血污和一个绝望母亲的哭号声,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是不是霍达斯的错,总之将一切的罪过和怒火都发泄到霍达斯身上。

  霍达斯一人难抵悠悠众口,双手难挡群情激愤的拳打脚踢,步步后退,被逼回到自家门口,人们朝他身上吐着口水,用脚踢着他身体,疯狂宣泄着他们那匡扶伦理道德和善良的高尚情操。

  他们看着这家人的房门,就好像站在这里都是对自己高尚人格的一种侮辱一样,连忙后退到院中,捡起石头一通胡乱打砸,然后撂下狠话,然后带着一幅义愤填膺的,正义凛然的事情样子便要纷纷离开。

  梓箐感觉心如绞痛,收回手机,她将这些人的嘴脸完全拍摄了下来。

  以她现在的实力也无法在这群情激愤中力挽狂澜,见霍达斯受到侮辱和皮外伤,并不致命,也正好让他提前认清人情冷暖,磨砺磨砺心智。只不过体内原主的残念传来阵阵悸动,那是母亲对儿子的深切的关怀和心疼啊。

  梓箐捂着胸口,好一会才平复下心情,眼看着这些打骂了人后还一幅理直气壮一幅“我施舍你怜悯你,所以不跟你一般见识”的嘴脸,拍拍屁股就像走人,她猛地窜起,身体灵巧地穿过人群,拦在众人面前,大喊道:“都给我站住!”

  费迪皱着眉头,一幅很是沉痛的样子:“玛丽,这不关你的事,我们不想为难你。”

  其余人也是一幅“我不跟你弱质女流一般见识”的样子。

  梓箐冷笑,“怎么,现在你们像一群疯子一样到我家院子里来打人骂人,就想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拍拍屁股就走人吗?做梦!我告诉你们,我已经把你们今天所做所说一切都录了下来,现在我马上就带霍达斯去医院做伤残鉴定,然后把你们告上法庭!我不会像某些人没有任何真凭实据,只凭一句稚子之言便判定别人有罪。你们自己不想想,难道你们就这么期望这件事是真的吗?你们就这么希望那个小女孩受到这样的伤害吗?你们如此疯狂和歇斯底里不想去追求真相难道仅仅是为了维护小女孩不要受到伤害,还是说想要维护你们的仁善和正义的形象?”

  众人具是一愣,刚才的一通闹腾,他们已经将这个家的女主人忘了。看着她那在手里的手机,莫名有些心虚,可是想到自己出发点只是想要为受到伤害的小女孩伸张正义,他们没错,错的是这家人。错的是这个女人,当初就不该让她把那个外乡人带来。

  先前的貌似仁善此刻顿时变得尖锐起来,其中一个大汉直接迎着梓箐走上前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梓箐,带着威胁的口吻说道:“你要告我们?去试试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她在便利店被其扔出来的便利店老板威利,原主身体要比对方矮一个多头,靠的太近,身高差带来无形压迫感。

  梓箐声音清冷喝道:“不要挡在我面前,否则我会视为你意图非礼我或者攻击我,我会做出合理反击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