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55章 善良的基点:淹没的真相
  &p;srp 暴怒的人们根本就不听霍达斯的解释,反而因为他的挣扎而变得更加激愤起来,形势越演越烈。

  卢瑟此时反应过来,一边用自己庞大身躯护着霍达斯,一边将他往屋内推去。

  “霍达斯别说了,快回家去……”

  一人之力难抵悠悠众口,这个时候在已经完全愤怒的人们面前较劲,只会让自己吃亏。

  可是此时的霍达斯完全懵了,他从小就被父母灌输友爱真诚待人,而且一直以来街坊邻里之间也是非常和睦的。可是突然间,所有一切都被颠覆,他内心一时间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只一个念头,就是要把话说清楚。

  霍达斯想要挣脱卢瑟的阻拦和束缚,剧烈的挣扎和吼叫着,“……你不要拦着我,我要去问问清楚,我爸爸不是坏人。丽丝在那里,我要跟她当面对质…丽丝,你说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说啊…”

  梓箐看到人群中,丽丝的母亲将她紧紧拦在怀中,一边用手蒙着她的眼,另一只手抓起旁边砾石朝霍达斯砸过来,头发蓬乱,神情无比凶狠的近乎嘶吼的叫嚣“去死,去死……”

  护犊之情,让人深感悲切动容。可前提是这是事实的话。

  如果只是因为童言无忌而冤枉了别人,那么被冤枉的人又何其无辜?!

  丽丝一脸懵懂的看着这一场遭乱,用手掰开母亲的手,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望着母亲,问道:“妈妈,叔叔为什么要抓走凯文老师啊?”

  费迪太太捧着丽丝的小脸又亲又抱,“宝贝,这不关你的事,这不是你的错,把所有一切都忘掉好吗……”

  她生怕自己哪一个字不小心触碰到女儿心底的伤痛。

  丽丝突然说道:“你们是因为上次我说的事情而生凯文的老师的气吗?昨天我听全班的同学都在说这件事,其实那不是真的,我只是说着玩的,凯文老师没有对我……”

  费迪太太动作蓦地一顿,直愣愣地看着女儿。

  突然间,她感觉心中绞碎般的痛一下子就空了,就好像那无数怨恨和愤怒没有了着落。

  她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原本因为愤怒而充斥着身体的激情顷刻间泄了气…只是下意识的将女儿搂进怀里,有种说不出的释然和安慰。

  愣怔好久,她突然又捧起女儿的脸与自己对视,紧紧盯着女儿的眼睛,“你你说什么?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摸摸女儿额头有用脸去贴了贴,神情说不出是慌乱还是别的什么。

  丽丝说:“妈妈,我没有不舒服,真的……”

  费迪太太蓦地感应到什么,抬头望去,却见周围几双探寻的眼睛盯着她这边,就像是做贼心虚一样,她身体一下子绷紧起来,一把将丽丝紧紧揽进怀里,“宝贝别怕,有妈妈在。妈妈知道你一定受委屈了,现在你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去想,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知道吗?都是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该死,妈妈一定会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的……”

  费迪也注意到女儿,用探寻的目光望向妻子,声音有些暗哑“安娜,这是……”

  不等对方说完,安娜便将丽丝脑袋紧紧按到自己怀里,神情近乎歇斯底里,“什么这是什么?这一切都不关女儿的事,难道你还想让她再伤痛一次吗?”她突然指向朝她这边叫喊的霍达斯,“你瞧,都是那个小贱种,都是他把丽丝吓坏了才会这样的,有其父必有其子,这样的人难道还值得你对他们的好吗?”

  费迪看着女儿柔弱无辜地偎在母亲怀里,一想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对自己女儿做的那种事情,他感觉内心的怒火呼啸着吞噬着理智,将曾经所有一切友谊友情什么的统统烧个精光。他走上前,一把抓住霍达斯的衣脖子,凶狠地叫道:“霍达斯,够了!”一个勾拳狠狠揍在对方腮帮子上。

  霍达斯身体一个踉跄,被卢瑟扶着站稳,摸了摸嘴角的血迹,迎着对方愤怒的目光,不屈不挠地喊道:“我爸爸什么都没做过,是丽丝在撒谎,你去问她啊……”

  他越过费迪,指向被母亲紧紧抱在怀里的丽丝。

  “哦,不不,不要让这该死的再说下去了。”人们痛苦地摇着头,希望上帝可以让这个混蛋可以闭上臭嘴,哪怕再多说一个字都是对他们的亵渎一般。

  几个身形魁梧的邻居走上来挡在霍达斯与丽丝之间,一脸嫌恶,“快滚回你家里去,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你个小鳖种……”

  “不要再说了,难道你们对她的伤害还不够吗?”

  “看在邻居一场的份上,我们不想为难你,但是你也别再生事了。”

  他们魁梧高大的身体像一堵墙一样,挡在霍达斯面前,推搡着他,带着威胁和轻蔑的意味。

  霍达斯被一推一个趔趄,卢瑟见势不好,连忙说:“大家不要激动,这,这孩子只是一时没想通,不要为难他。”

  其中一人将卢瑟拉到旁边,“卢瑟,这不关你的事,你还是少参合为好。你瞧瞧,他根本就不买你的帐,这种人根本不值得你同情,他和他们一家人的存在就是我们整个小镇的耻辱。”一边义愤填膺的叫骂一边推搡着霍达斯。

  卢瑟用身体将霍达斯护在后面,“别别这样汉斯,事情不是还没弄清楚么?再说,凯文的为人我们还不清楚么?难道你们忘了当年他是怎么帮助我们的吗?”

  人们脸上有片刻犹疑。

  ……当初玛丽带他第一次到镇上,因为是外乡人,他们心中存有偏见。但是他太热情而博学,帮了他们很多,而且从不计报酬,渐渐的他们接纳了他。甚至与他成为了朋友……在他们的印象中,他就是一个性格温顺的近乎…怯懦的人,这样的人又怎会做出……

  安娜见此,突然感觉心中的恨变得更空更没有着落了,就好像一直坚持的东西,突然间没有任何基点一样。

  善良是需要基点的,如果基点不存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