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54章 群情激愤
  思及此,梓箐当机立断,不能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才想着挽回,现在就必须把霍达斯送出这是非之地。

  吃早饭的时候,她便跟凯文商量,要给霍达斯转校。送到她姐姐所在的城市去。

  “转校?为什么要转校?”

  凯文和霍达斯看向梓箐,异口同声的反问。神情诧异。

  凯文是完全觉得没有必要,至少问题没严重到必须要给孩子转校的地步。

  而霍达斯则是完全不乐意的态度。

  梓箐略微缓和了下语气,以商量的口吻解释道:“喏凯文,你也知道霍达斯明年就要高考了,我听姐姐说xx中学师资力量雄厚,升学率很高,姐夫认识那个学校的教务领导,转校的事应该也不难……”

  她话还没说完,霍达斯就非常抗拒地叫嚷:“妈妈,我不转校,我喜欢这个学校。”

  梓箐偏过头继续对霍达斯循循善诱的规劝,“妈妈当然知道你对这个学校有了感情,也有很多的朋友,可是你要知道,到了新的地方你同样可以认识更多的人结交更多的朋友啊,你还可以继续参加校篮球队……”

  哐啷,霍达斯重重将刀叉搁到桌子上,噌地站起身,气咻咻的更像是做最后的宣言和挣扎,“我不要到新的地方去认识朋友,我不会转校的……”

  说罢,竟是连早餐都没吃完,就气冲冲跑回楼上了。紧接着传来嘭的一声,重重关门的声音。

  凯文刚才一直想说话,想问玛丽为什么突然想到给霍达斯转校的事情,然后见儿子反应如此强烈,又想安慰儿子,结果他都没等到插嘴的机会,母子两就闹的不欢而散。

  好一会,凯文观察梓箐的神态,才小心翼翼的问道:“玛丽,你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梓箐心塞塞的,明明知道剧情君不怀好意,想要扭转局面,可是现实却各种牵绊,充斥着千丝万缕的感情因素,更不能用强。

  她想了想,看着对方,神情无比凝重地说:“凯文,其实早上你和霍达斯谈的话我听到了。”

  凯文摊了摊手“嗯”了一声,尾音微微抬高。并不觉得自己和儿子谈话内容有什么异常啊,

  梓箐进一步提示,“你有没有注意到霍达斯说,他之所以被学校开除校篮球队都是因为丽丝的哥哥格达?”

  凯文愣了一下,“…他只是说去校长办公室路上遇到格达了”说着说着他想到什么,一幅恍然的样子,“哦,莫非你以为是格达对霍达斯做了什么?”不等对方搭话,他便自己否决“不不,这是不可能的。玛丽,格达那孩子我们是看着长大的,从小跟我们的霍达斯就是最好的伙伴”

  “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一家人都认为你…伤害了丽丝……”梓箐一针见血。缓了缓口气“再说,霍达斯在校篮球队一直都是主力,他曾经还跟我们说过,老师很看重他,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怎会突然将他替换出篮球队?”

  凯文神情一下子黯淡下来,说道:“我相信事情会水落石出的,他们……”

  两人各怀心事地吃完早餐,外面就响起了警报声音由远而近,而凯文像是没事人一样,在镜子前整理着装,一边跟梓箐说:“我想再到辛安幼稚园去一趟,我要给他们解释清楚,昨天大概是太忙乱了,没来得及说……”

  梓箐看着凯文样子,感觉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口,心塞的慌。

  因为没做过亏心事,所以即便听到警报声才能如此镇定的吧。

  她没有去戳破,一边洗完收拾厨房卫生,一边应道:“嗯,也好,事情总是要说清楚的。童言无忌,可是大人却不能如此盲目偏听偏信。”

  梓箐送凯文出门,正好两个jc朝他们这边走来。

  一手摸在腰间的配枪上,另一个从胸口袋子摸出证件朝两人示意,“你就是凯文?有一起案件需要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凯文还有些懵,看看jc,回头看看梓箐,环视一圈,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他们房子外面已经围满了左邻右舍的乡邻。

  他立马意识到什么,有些释然,顺从地伸出手,戴上手铐,两个jc一左一右架着他胳膊押进警车。

  梓箐静静地站在原地,没有扑上去哭天抢地大哭大闹冤枉,只是目送着凯文,给他最安定和信任的力量。

  就在这时霍达斯突然从屋子里冲出来,朝jc喊叫,“你们为什么要抓我爸爸,我爸爸没错……”

  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冲的太快,梓箐竟是一把没有将他抓住。也是,只有一晚上的修炼,也不过是让灵魂与身体完全磨合而已。

  这幅身体的力量怎么能阻挡一个青壮小伙子的冲撞呢。

  霍达斯冲了过去,被周围围观的小镇居民拦住。

  “霍达斯你不能过去。”

  霍达斯向凯文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似的,“爸爸,你没做错为什么要去jc局…jc同志,你们抓错人了……我爸爸什么都没做……”

  “霍达斯你别这样,jc会调查清楚的,会还你爸爸清白的”这是凯文的好友,卢瑟。身形健壮如牛,将霍达斯从后面牢牢抱住。

  警车绝尘而去,霍达斯无法接受自己父亲被jc带走的现实,仍旧在那里哭闹不休。

  嘭的一声,一块石头砸在霍达斯额头上,瞬间鲜血直流。

  卢瑟一下子愣住了,下意识放开箍紧的手臂,紧张的问:“霍达斯,你怎么样?”

  霍达斯突然安静下来,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额头,一手的血,愣愣地看着自己满手血污的手,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有更多的石头砸向他。

  不知是说喊了一声“他就是那个斯文败类的儿子,把他赶出我们小镇……”

  “对,jc已经把那个坏蛋带走了,我们不能继续让这样的败类在我们小镇上生活下去了。”

  “简直是我们小镇的耻辱……”

  霍达斯还要跟这些已经完全疯狂的人争辩,“我爸爸没做坏事,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为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