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49章 饮鸩止渴
  前不久主神世界才经历一次动荡,鸿知道其实自己空间内部的空虚和脆弱,那些自以为很了不起的大能玩家们,各自集结抱团,圈地为王,如同溃堤的蚁穴。,

  也就是利用玩家特权在任务世界刷刷威风,在空间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找找存在感而已,他们是铁定禁不起这突如其来的冲击。

  即便如此,他也无法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洪流淹没。

  毕竟他们都是他一点点看着“成长”,曾经或许很看好的玩家呢。

  主神世界经历的时间太久,难免糟粕沉珂,浮夸的氛围很容易将新人淹没掉。迫切需要革新,而前提是必须有一个稳定且坚固的后方给他提供源源不断的能量,能支撑到主神世界的秩序重组。

  他很早就注意到九离,以他的发展绝对可以成为他的伙伴。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九离才刚刚正式成为掌控者,异族便闻腥而动。所以他选择以大神通,联合九离的新的掌控空间的力量,将异族抵御在结界之外。

  哼,那些还在主神世界里逍遥的小蝼蚁们又岂会知道他们为整个世界的付出?!

  所以,他们自然也没有资格跻身这份荣耀光环!

  好吧,其实他们的根本目的还是想给梓箐创造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剧情世界才能相对安定,才能更容易完成任务。

  九离解释道:“我突然想起我以前做过的一个任务世界,好像有一份炼器残篇,当时为了躲避追杀,根本来不及细究。我想现在再进去看看究竟是不是她所需要的古傀儡术残篇”

  他突然间觉得自己为梓箐做的太少了,好不容易逮着有对方需要的东西,便想去帮着找来。只是现在时机不对。

  鸿说:“现在异族对我们虎视眈眈,而且你是以自己的空间之力作为结界屏障,此时一旦离开,你的空间便是无主之物,一旦被攻破,你就会被再次打回普通玩家的身份一切都要重头再来一次,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

  九离只稍稍顿了顿,便点点头,嘴唇刚刚开启,鸿又继续说道:“现在通过我们两人的力量以及这布下的结界,勉强可以撑到下一次纪元大战。想必到时主神世界的其他玩家也做好纪元之战的准备,我们再放手,也可以争取一点时间间歇再说,我可以引导她直接进入那个剧情世界。以她任务完成速度,可能几年就行了”

  鸿见九离还有些迟疑,于是又补充了一句,“或许她最想要的不是别人送到她手上的东西,而是通过自己实力和努力获得的。再说,你就不准备让她从现在开始,渐渐的,去认识以前的你吗?”

  九离看向前方浩淼虚空,道:“可是任何一个节点都不是全部,所代表的也只是那个阶段那个条件下的”

  梓箐刻意去看了看自己的留言箱,空空如也。

  其实她最想看到的只有他的,哪怕是没有用的废话也想看到只言片语。

  轻轻叹口气,一边将社区内的系统筛选后累积的事物处理一遍,先前她亲自引领进主神空间的那几个玩家依旧很勤奋地做着任务,不过他们之间的天性和天赋此时已渐渐显露出来。

  主神空间就像一个放大镜,将性格中哪怕最细微的瑕疵无限的放大,并且根据他本人在一次次任务中的选择,逐渐地成为他们真正的性格。

  那么多人,以梓箐的眼光来看,可能一部分永远只能停留在普通玩家的阶段,也就是自以为很了不起那种在剧情世界中不停地穿梭。少部分可以进阶到大能玩家,但也仅此而已。

  因为他们此时表现出来的心性与先前她所见识的那些已经非常相似了,高冷,阴狠。

  除了小骨外,其他人身上,梓箐已经看不到当初带他们入主神空间时的影子了。

  他和小甲已经很久没在一起做任务了,给人一种孤清之感。而任务中所表现出来的特质,依旧如最开始那般低调隐忍。

  呵,即便那些玩家在剧情世界中故作低调,也不过是变相的让自己成为所有事物的焦点而已,因为他们给自己属性值加了很多的魅力值和幸运值。有了强大的魅力和幸运,人生想不风光都难啊。

  梓箐只淡淡扫了一眼,社区里的情况便了然于胸。

  前期的冲劲已经完全褪去,流于平庸,所以社区仍旧原地踏步,只能勉强维持整个系统的运转。

  梓箐也终于理解为什么鸿会聘请许多大能玩家成为引导者,主动去各个世界搜寻灵魂。这就叫做广撒网,为主神空间补充新鲜血液。

  可是这又怎样,不过是饮鸩止渴。

  看别人的行事反思自己的人生,梓箐让自己的心变得更沉静。

  还有两层试炼,自己的玩家生涯就算完满了。

  可是自己能顺利完成最后的两次试炼吗?

  深深呼出一口气,继续任务。

  意识刚刚进入身体,梓箐便感觉胸前传来一股大力推来,不由自主朝后栽了出去。

  身体撞在货架上,哐当,哗啦的声传来,东西砸落在她身上,算不上多疼,但是却被自己当前处境弄懵了。

  一个冷漠而厌恶的声音传来:“滚,快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以后你们一家人都不要到这里来了。”

  “滚”

  旁边还传来嘈杂的吵嚷声。

  梓箐意识掌控身体后,立马撑站了起来,往旁边跳开。堪堪躲过一把朝她抓来的大手。

  梓箐看清大手主人正是这家超市的老板娘,身体潜意识让她觉得无比意外和委屈以及愤怒,下意识叫道:“霞姐,你,你们这是干什么?”

  霞姐用无比厌恶的眼睛瞅着她,刚才那个“滚”字也是从她嘴里冒出来的。见梓箐一幅茫然无知的样子,她好像是竭力压制内心的厌恶并用非常仁慈和施舍的语气说道:“你丈夫做的好事,让我们整个柯德镇都蒙羞,你们一家人都是我们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