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28章 生机
  没想到她无意中竟走进食人藤蔓的地盘。

  梓箐没有趁胜追击,反而朝后退却数步,在与沼泽地相交的地方才停下来。

  霎时,只见前方平静的如绿绒毯般的地面突然晃动了起来,嗤嗤的声音四起。

  如同在绿毯下有一个巨物潜行蠢蠢而动。

  梓箐仔细观察,发现这些藤蔓都以那片旅人蕉林为中心,将周围数丈方圆的区域都覆盖了进去。

  心讨,莫非这旅人蕉林里还有什么其他宝贝?

  这个念头一升起来便挥之不去。

  梓箐下意识咂咂嘴,感觉更渴了,一时间战意升腾。

  藤蔓层层叠叠铺展在地面上,时间太久,很多尘土落叶附着其上,连成一片,此时一动,竟像是将整张绿绒毯的地皮都掀开了一般。放眼望去,所有的藤蔓此时盘结着撑起,将正片区域都笼罩了进去。

  好在这些藤蔓都有一定长度,它们够不到梓箐,便收拢成一个球状,将中心的芭蕉林包裹其中。

  梓箐退到安全距离,赶紧运转灵心诀,运气调息,修炼了两个周天,当丹田内再次聚起一丝灵气时,她手腕翻转,掐出一个极其复杂的手印,然后朝那些藤蔓纠结的中心地方伸手一指,一颗绿豆大的小火苗从指端弹射出来,击中藤曼根部。

  顷刻间,小小火苗将藤蔓根部烧出一个大洞。

  无数藤蔓胡乱飞舞,痛苦地挣扎着,过了一会,便全部软软地耷拉在地上。

  梓箐用仅存的灵力灌注在感知和神识中,飞快将周围数十米地方扫过一遍,确认没有危险,这才施展轻功,脚下稍稍接力,几个飞纵便跃至芭蕉林旁。

  招手间一柄小刀落在掌心,在一根芭蕉树上砍了一个小缺口,然后凑上去直接咕咚咕咚喝起来。

  清冽的带着植物特有清香的水顺着干涸的如同焦土的喉咙,直达胃部,清凉之意从胃部传向身体每个部位,顿时所有的烦躁灼热全部消除,只剩下舒爽。

  梓箐又接连砍了两根芭蕉,灌了个饱,而后又用泥土将口子封住,扯了两张芭蕉叶将树干包裹起来。

  终于补充了水分的梓箐感觉浑身数双惬意,甚至感觉体内的灵气都增加了一些。

  静下来,梓箐嗅到一丝淡淡的清香之气在鼻尖流转。

  扒开芭蕉林,一个两尺来高的惟妙惟肖的白玉人儿在芭蕉叶见若影若现。

  千年灵藕?

  梓箐脑袋里冒出一个信息,只有在生气最浓郁的地方才能逐渐成型。在修真界是炼制许多滋养神魂的最佳辅药。有了千年灵藕,会让丹药的等级提升一个台阶。

  梓箐曾经很想弄一株到自己农场空间,后来发现这不是种子的问题,而是时间和灵气积累才有的,也就作罢。

  不料此时竟遇到这般好事。

  梓箐毫不犹豫,直接用一张芭蕉叶将“玉人”遮住,挥刀齐根砍掉,再用叶子将断面盖住。只要生气不绝,它自然会再生长出来的。

  啃了两口,如同莲藕般的清脆,不过还多了一丝清香和灵气。灵藕下肚,总算让早就空落落的肚子有了垫底的东西,没有那么难受了。体力也在飞快恢复。

  灵藕里蕴含丰富灵气,就这么吃掉太不划算。将剩下的用芭蕉叶包起放背包里。

  经过这番休整和补充,梓箐感觉身体变得更加轻灵敏捷,五感也更敏锐。

  越过这片空地,继续前行。

  进入林间,周围光线一暗,再次恢复阴沉沉的样子,好像从他们掉入丛林一直都是这般模样。

  算算至少过去十多个小时了,澳门赌博网站:这里的白昼是不是太长了点?

  这里绝不可能是原主生活的那个时空,所以……这是一个生存条件相似,却是完全不同于原主时空的世界?!

  现在想这么多无济于事,梓箐又坚持走了三个多小时,她感觉面前被一堵堵的树墙挡住。

  是一片异种红杉树林,高大挺直的树干,如同一支支巨大的线香插在这片土地上,茂密的树冠结成一片。

  树干直径大的有十来米,最小的也有几米,放眼看去,如同树墙一样横梗在她面前。

  因为其异常发达的根系,所有异种红杉树根几乎都盘结在一起,裸露出地面。将地面和地下所有营养都吸收掉,所以除了附着其上的苔藓蕨类植物顽强生长,其它植物根本无法生根。

  看去就像在树根上覆盖了一层绿茸茸的垫子一样。

  事实上里面非常危险,根系之间相互盘结,有许多虬髯凸起和凹陷下去的孔洞,上面覆盖了薄薄的青苔,一不小心踩上去陷入其中,可能直接被吞噬掉。那就死的太冤了。

  呼呼——

  静谧的林间,梓箐尽量放开神识,感应到一丝微弱的,物体极速运动下与空气产生的摩擦声在朝她这个方向靠近。

  难道是那些隐形怪物又带着他们的豹猪搜寻来了?

  虽然梓箐刚才补充了水分也吃了两口灵藕,但又接着连续跋涉了几个小时,体力早已透支,即便用灵气滋养也无法完全消除身体本身的疲惫。

  她急需休息,若是此时被那些可恶的豹猪寻到,就很难脱身了。

  思及此,梓箐小心从这些庞大的树下前行,翻过一个凸起的树根不比越过一座小山轻松。

  这些树都太大,而且长的笔直,反而不好攀爬,她寻了一颗要两三人才能合抱的大树。从背囊里抽出没用完的伞布,拧成条,然后把鞋子装进包里。

  将布条绕过树身,在绕一圈,紧紧拽着,然后直接赤脚蹬在树干上,一点一点往上蹭。

  也亏得梓箐已经将原主身体淬炼了一番,又将武技与身体融会贯通,才能攀爬上去。

  一直爬了三十多米高,梓箐终于看到一根比水桶略微细点的树枝,连忙攀上去,将自己绑在树上,这才坐到树枝上歇息下来。

  呼呼——

  声音距离越来越近,梓箐朝下面看去,三只黑色的豹猪从树下疾驰而过。

  过了一会,三只豹猪跑了回来,消失在丛林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