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炮灰女配的无限逆袭 > 第1727章 陷阱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后所有人第一反应都是立马操起武器朝林娜身后一阵噼里啪啦射击,空间波纹飞速向丛林中窜去,密集的火力追随着这道明显的痕迹一路射击,终于在对方的铁甲上擦出一点火花。

  也紧紧是点火花,什么都没留下,枪声停歇,林中再次归于死寂般的平静。

  这一次激战完全印证了他们先前的猜想,有一股可以隐身的强大力量在背后操控这一切。而林娜肯定能看到或者说能感应到那隐身力量的存在。

  只可惜……

  他们连忙回过身去检查林娜伤势,澳门赌博网站:心口地方是一个拳头大的空洞,瞬间致命,是被一种尖锐利器所伤,力量很大,速度奇快。

  他们原以为林娜跟幕后黑手有什么关联,可是现在人死已无从追究。

  宋明深感惋惜,为什么老天总爱将那些特意功能放在并不想要的人身上,而那些想要异能的人却苦求而不得?

  众人感到一阵绝望。相互看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死亡前的疯狂,即便是死也要挣扎一下才不枉拼过奋斗过!

  根据先前的经验,每当他们当了一次诱饵后都会有一个空白期。不是对方要给他们这些诱饵休息机会,而是他们要去处理战利品。

  他们可以逃,可是并不知道这个丛林的地形环境,随便往哪个地方逃,就像前两次一样,说不定那怪兽还是不期然的冒出来。

  索性抓紧时间好好休息,等那怪兽来了,再来一场硬仗!

  对方并没有让他们休息多久,周围就再次响起了呼呼声。

  宋明腾地站起,端着枪,精神力格外集中,当先发动攻击。

  终于寻到一丝异常的风吹草动,然后顺着那丝痕迹一路追踪而去。

  宋明身为队长,他一动,其他队员当然跟着他行动了。

  都是舍命相搏,干掉了两头豹猪,剩下两只看着他们竟是发出低低的呜咽,然后折身便逃。

  宋明大喊“追——”

  肯定有人在背后给这些豹猪下命令,只要跟着豹猪找到对方老巢,就能找出所有问题答案!

  于是几个人这番追逐起来,丛林中很快就迷失了彼此方位。

  跑着跑着,宋明发现进入一片沼泽密布的区域,到处都是树桩和杀人的陷阱。连忙停下来,大叫:“不好,我们中了对方圈套!”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迟了。

  回过身,只有簌簌风吹草动,哪有其他人的影子?竟是与其他队员分散了!

  ……

  梓箐总算摆脱了那些人,重新调整方案,只留出一丝念力修炼仙术,其余大部分精力都用在警戒周围环境以及行进。同时将修炼的灵气大部分用来强大五感,剩下一丝丝勉强将特别疲劳的部位进行滋养缓解疲劳。

  整个丛林静的可怕,梓箐凝神感应了一会,如她所料,水潭里没有其它动物的气息。

  梓箐发现,正片沼泽地,那些高大的灌木就像是直接浮在一片广袤的水域上一样,彼此交错的根茎连成一片,看上去像是陆地一样。而那些水潭,则像在陆地上戳的一个个窟窿。

  梓箐被自己猜想吓了一跳,只可惜她现在神识非常有限,以人的渺小更无法看清全貌。

  她想到先前他们干掉的那条巨蟒,那玩意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吃了什么天材地宝,竟那般强悍。全身是宝,只可惜为他人做了嫁衣。

  梓箐来不及可惜,甚至有些庆幸,大概那些隐藏的家伙正在收获猎物吧,如此正好为她制造契机。

  梓箐选定一个方向出发,没有逃命和追击,梓箐调整速度,有灵气辅助,一边走一边修炼,身体倒还勉强支撑的下去。

  而脑海中却开始思索起来:隐形铁甲人为什么要找他们来当诱饵?这些巨蟒对他们为什么那么重要?

  无数问题纷至沓来,不过她现在最好奇的是那些巨蟒究竟是怎样长那么大的?她知道最大的蟒蛇也不过海碗口粗,十来米长。可是他们见到的,最小也是水桶粗,而先前那条更是有将近一米直径,吞个人当吃面条一样。身上鳞甲坚硬无比……

  难道在这片丛林某个地方有可以让它们生长和变得厉害的宝物?梓箐心中不由得充满希望和冲劲。

  长久没有进食,让梓箐饥肠辘辘,在加上身上黏糊糊的十分难受,她迫切需要水和食物,以及好好的休息。

  丛林植被茂盛,种类繁多,即便以梓箐的阅历也无法一一分辨出它们的名字。

  不过她却可以根据自己的经验辨别是否有毒。

  收集了一些驱虫的植物浆液涂抹在身上,也找到一些无毒的勉强能入口的树皮草根果腹。

  只是让胃囊壁不用彼此摩擦产生痉挛,远远跟不上身体消耗所需的能量。

  穿越过沼泽地,拨开草笼,视线豁然开朗。

  只见面前出现一片足有两个足球场大的草地,中央长着一簇葱翠的芭蕉林。

  如同一簇簇孔雀绽开的尾羽,旅人蕉!梓箐心中大喜,旅人蕉的叶柄中存储丰富的清水,意味着她终于有水喝了。

  梓箐几乎按捺不住就要冲上去砍倒两根芭蕉树……

  不过最后还是理智占据上风,所有地方都是各种植物竞相争夺每一寸土地阳光和雨露,可是这里,一眼望去,空间开阔,天上阳光和煦,清风徐徐。

  太不对劲了。

  唰地抽出短刀横戒备,同时小心的探着步子向前。

  嘶嘶,一阵若有若无的风吹过,草丛西索做声,一根藤蔓匍匐在地面草丛里迅速朝梓箐靠近……

  梓箐蓦地跃开,反手一刀朝那藤蔓砍去。

  嘶嘶,藤蔓吃痛地飞快收缩回去,断掉的部分在地上抽搐一下不动。

  霎时,旁边一个碗口大的藤蔓直立而起,端部猛地张开,如同一张红色打伞,朝梓箐当头罩去。

  梓箐身体再次轻灵跳开,退到伞背,扬起短刀朝伞柄地方狠狠扎去直接将整朵红伞齐柄砍断,红伞掉在地上兀自抽搐片刻才停止不动。

  那巨大藤蔓吃痛之下飞快收缩了回去。(未完待续。)